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的女友是恶女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一脸沉痛


    私立大福学园还是很讲究的,为了让学生们过个好年,临近假期结束了才公布了考试成绩雪里果断又跪了。

    她耳朵被冬美扯得老长,弯腰走了一路,回到家就被冬美直接扔进了公共活动室,吸着鼻子,委委屈屈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冬美对春菜叫道:“去给我把她那根金属球棒拿来!”

    她这是准备新帐老帐一起算了不好补课,哭着喊着要去打棒球,要讲什么狗屁朋友义气,现在成绩下来了,今天我就把你当棒球打!

    春菜调头就要去二楼,而北原秀次一把拉住她,对冬美劝道:“有话好好说。”

    拿手打两下头就算了,这还要用金属球棒打也太过份了,敢情你圣诞节送她根金属球棒在这儿等着她呢?

    冬美斜了北原秀次一眼,毕竟目前两个人是准交往关系了,就等着和雪里谈完了看看谁上位,倒没再瞪他,也没喷他,只是转头望向铃木乃希冷笑道:“臭屁精,你怎么说?”

    铃木乃希端端正正跪坐下,看了雪里一眼,轻声道:“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但这次只是小考,希望可以再给我一点时间,由大考来决胜负!”

    她只算是给雪里补习了一个月的时间,确实也有点短,还不足以击碎雪里的花岗岩脑袋当然,再给她半年她也觉得够呛的,但雪里和她讲义气,要帮她实现“遗愿”,那她也就只能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以免雪里真被毒打。

    她也没想到的,她帮雪里猜了题,感觉平均分怎么也能涨个十分吧,谁知道更惨了。

    北原秀次也没什么可说的,雪里分数比上一次小考降了不少,也难怪冬美发火天天双人包夹补习才有这么点分数,差点直接又退回原始社会去了,换谁谁也火。

    对待雪里的前途问题,冬美还是非常上心的,盯着铃木乃希问道:“要是春假前的大考还不行呢?你要白白浪费她这么长时间吗?”

    铃木乃希想了想,春假前觉得没把握,但直接投降也不是她的风格,只能假装自信满满,强行笑道:“是到暑期大考决胜负,之前我会和雪里把春假、休息日的时间全部用来补习,这次一定可以提升成绩!”

    她一直觉得雪里上不上大学无所谓,她将来可以照顾雪里,但冬美信不过她,坚持要让雪里上大学,那她也不反对,所以提升提升成绩也没坏处。至于作弊,那太自欺欺人了,总不能高考时也一连串作弊吧?

    但雪里跪在那里猛然抬头,惊问道:“啊哩?!春假、休息日全部补习吗?”这不是又回以前了吗?

    铃木乃希转头对她安慰道:“假期是超越对手的最好时机,雪里酱前面的对手都是些弱渣,咱们没问题的。”

    雪里委屈地扁了扁嘴,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连声道:“我不能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我要堂堂正正打败对手!背地里学习那对他们不公平,我要公平至胜!”

    她真的不想学习了,那简直是在对她在用刑。

    “我让你堂堂正正!我让你公平至胜!”冬美给她气炸了,上前给了她后脑勺两巴掌后揪着她的耳朵,怒道:“不能再放纵你了,别再和我提什么义气,什么帮朋友,我早看出来了,你就是想玩!现在我告诉你,全科及格前你别想再玩一分钟!”

    雪里并不敢还手,被冬美拎着耳朵也不敢反抗,只能跪在那里拼命伸脖子,委屈道:“但我真的学不会啊,姐姐,你打我也没用……”

    “没用就当让我出气好了!”冬美看她还想装死狗,转头对春菜叫道:“给我拿棍子来!”

    她也算给北原秀次面子了,惩罚降了一级,但北原秀次还是忍不了了,主要是雪里的耳朵被揪得像兔耳朵一样,眼看就要被硬揪下来了不学习挨打没什么,但也不能打成了一只耳他连忙上前分开这对姐妹,同时转头对春菜吩咐道:“春菜,别去拿棍子,去泡茶。”

    他话音刚落,春织夏纱拿着棍子就冲了进来,直接往冬美手里塞,激动道:“大姐,是时候管教二姐了!”

    让你霸占了八狸,让你不给我们当骆驼,你敢坏我们的好事就别怪我们这些当妹妹的落井下石!

    但冬美抡起棍子就抽在了她们屁股上,气道:“你们两个也不是好东西!”

    夏织夏纱没想到冬美这么不讲理,还带殃及池鱼的,顿时又一起向门外滚去,大叫道:“打我们干什么,是二姐犯了错!”

    雪里已经趁机躲到了北原秀次身后,扯着他的衣角可怜巴巴哀求道:“秀次!”

    打夏织夏纱她是不心疼的,但下一个就是她了。

    北原秀次回头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上前从冬美手里夺过了棍子,把她按坐下,然后示意雪里和铃木乃希也坐到桌子对面,看了一圈这三个同级生说道:“好了,都别闹了,从现在开始有话好好说!”

    他说话还是顶用的,冬美歪了头抱胸开始生闷气,雪里脚丫子垫在屁股保持正座,保证态度端正,但还是一脸委屈,而铃木乃希也笑不出来了,捂着脑门子似乎有些头疼。

    北原秀次也坐下了,春菜送了茶来,先给他倒了一杯,然后依次上茶,随后出去打扫卫生去了,而北原秀次捂着茶杯暖了暖手,想了想先定了基调,说道:“雪里是必须上大学的!”

    日本是个拼学历的国家,而做为人,靠谁都不如靠己,雪里有个好学历,那将来无论怎么样,她起码不会挨饿或沦落街头学历这东西不会决定一个人的人生上限,但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人生下限,至少可以保证雪里不会沉沦社会底层。

    这道理铃木乃希和冬美都懂,一起点头同意,而雪里左右看了看,也委屈的点了点头。她是不介意以后打零工过日子的,但好像所有人都不同意,只能无奈屈服了。

    而北原秀次话音一转,又说道:“但雪里也大了,也该有一些个人时间,做一些她想做的事,这也无可厚非,所以……每天还是应该有一点自由活动时间的。”

    冬美想抗议,但看了北原秀次一眼,又憋回去了,准备等他说完再说,而雪里高兴的猛点头,连声道:“对,对!”

    还是那个讲义气的秀次!

    北原秀次没理她,又望向铃木乃希,说道:“至于雪里的补习,这种事不能拿来赌气,以后还是咱们一起给她补吧!”

    铃木乃希成绩好是因为天生脑子好,她有机械记忆能力和强大的心算能力,高一课程她随便翻翻课本,最多再看几本参考书,立刻就把同级生碾压了。她一直觉得学习是件超级容易的事,牛皮哄哄的信心十足,但她纯靠天赋,根本不会教人!

    所以这货指望不上了,但她想带着雪里玩也必须付出代价,也要参加补习,顺便占用她的时间,免得她闲着没事就想捣蛋。

    铃木乃希挑了挑细眉,虽然感觉被轻视了有点不爽但也无话可说主要是她也觉得自己搞不定了,不敢逞强,而冬美脸色好了不少,只是雪里又低下了头。

    现在要接受三人围攻了吗?比以前双人包夹还惨了!

    北原秀次安排完了,觉得暂时也就这样了,不然不是雪里痛苦的要造反,就是冬美气的要大义灭亲。他又问道:“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铃木乃希摇了摇头,雪里没动弹,而冬美抱着胸犹豫了一下,接话道:“雪里,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姐姐?”雪里还在痛苦中,感觉又要开始受罪的日子了铃木乃希给她补习,她又不怕铃木乃希,学着学着就睡着了,但冬美在一边盯着,她就不太敢了,又要开始长期生不如死的生活了。

    冬美望了北原秀次一眼,而北原秀次马上明白她想问什么了,也想听听雪里的真实心意,轻点了一下头,于是冬美认真问道:“雪里,不是学习的事,我是想问问……你喜欢他吗?”

    她并不避讳铃木乃希在场,交往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再说瞒也没用,铃木乃希现在长期在她家里吃白食,一天起码也要呆六小时以上,顶多是晚两天知道,差不了太多。

    雪里讶然抬头,看了北原秀次一眼,很痛快地答道:“喜欢啊,姐姐!”

    冬美追问道:“哪种喜欢?”

    雪里对冬美是有问必答的,仰脸看了一会儿天,犹豫道:“喜欢还分好多种吗?就是喜欢啊,姐姐!”

    她糊里糊涂说不清楚,反而问道:“姐姐为什么要问这个?”该不能把可不可以嫁给秀次和学习成绩挂钩吧?

    冬美脸上一红,一时觉的有些难以解释,而铃木乃希觉得不太对了,左右观察着冬美和北原秀次的脸色,有些惊疑的问道:“矮冬瓜,你们该不是……”

    发生了什么事?这两天只顾着向这小子的妈妈献殷勤了,没注意这两个家伙,难道在山洞里发生了什么特殊事件?这矮冬瓜平时装的不屑一顾,这是发动奇袭了吗?大意了啊!

    雪里不明所以,直接向铃木乃希问道:“乃希,出了什么事?”

    铃木乃希摸了摸鼻子,直接笑道:“雪里,我不方便说,让你亲爱的姐姐回答你吧!”

    好不脸的矮冬瓜,连妹妹的男朋友也要抢!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厉害啊!

    冬美横了铃木乃希一眼,然后把一切事情及打算向雪里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妹妹要是真喜欢,自己就让给她,要是纯粹是信了老爹的玩笑或是贪吃,那就自己替她。

    虽然这行为看起来很逗b,有种家庭伦理剧的风采,但确实不应该瞒着她的。

    冬美虽然害羞,但在这种人生大事上也不缺乏勇气,最后认真道:“雪里,我是希望你幸福的,就像刚才说的一样,你好好想一想,自己对他的真实心意是什么,由你来做选择!”

    福泽家已经欠北原秀次够多了的,别雪里现在吵着要嫁,过个三五年的懂事的又愁眉苦脸起来。

    雪里听完惊呆了,直接转头向北原秀次问道:“秀次,你终于出轨了吗?”

    北原秀次正心中忐忑,闻言愣了一下。咱们还没结婚吧?用出轨这个词是不是有点严重?

    他一时没接上话,而雪里问完后一脸沉痛,低声道:“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啊!”

    北原秀次更惊疑不定了你已经想过我婚后出轨的问题了?这种事你想的这么长远吗?

    但他看着雪里脸上的沉痛表情,心中感到十分亏欠。

    当初福泽直隆喝醉了说胡话,害雪里天天吵着要嫁给他时,他就应该严厉拒绝的,结果没有;当初夺了玉龙旗无良媒体硬把他们凑成一对cp时,他就应该公开声明那纯属放屁,结果他也没有;当初雪里天天中午来找他吃便当时,他就应该哄着她回去,结果还是没有。

    最后,就莫名其妙变成家庭伦理剧了,他觉得这都是他造成的。

    他端正了姿态认真说道:“雪里,一直我也没有问过你的真实心意,这是我的不对,但以后大家还要长期在一起生活,现在不问不行了……你要心里不舒服,我可以过会儿给你郑重道歉,但今天你真要好好想一想,毕竟感情不是儿戏。”

    雪里讶然抬头问道:“郑重道歉?给我吗?为什么?”

    北原秀次怔了一下,也有点拿不准了,疑惑道:“别人都以为你是我女朋友,所以……现在出了这种事,你心里不难受吗?”

    他和雪里不是正式交往关系,理论上是可以随意恋爱的,只是不忍心伤害雪里那份单纯,但他说着说着也有点懵圈了,你的沉痛呢?怎么你的反应和正常人不一样?

    雪里挠了挠头,仰脸看了看天,乐呵呵道:“我没什么感觉啊,不难受!”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友是恶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