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荆楚帝国 第三十五章 盟誓


    马上就要进入冬天,鸩拔迦一刻钟也没有耽误,与马拉坎达城的商人匆匆商议完毕,第二天他就冒着北风出城,前往苏对沙那(东曹国)、塔什干(石国),最要的是前往费尔干纳盆地的大宛。因为盆地富裕,大宛的畜养神马最多。

    风雪中一个冬天的奔波,当第二年枯草再次抽芽时,鸩拔迦勉强筹齐了一千七百多匹神马。与此前一样,这些神马都是去了势的公马,因为仓促,有三百多匹是年龄超过十五岁的成年马。在河中地区,这已经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战马,但东方,这些再过几年就变成老马的神马依然被东方帝王称之为千里马,鸩拔迦相信它们照样能卖一个好价钱。

    与担心生意相比,他更担心的是安全。渡过锡尔河后,大约还要走一万里才能抵达赵国的雁门郡。虽然沿途都很熟悉,可这一千七百匹神马无可藏匿,它们势必会引来草原部落的窥视和抢夺。商议犹豫了许久之后,八百多名希腊骑兵被编入了商队,凭着对萨咯人的熟悉,这支庞大的商队最终在初夏时节上路。

    “一切都必须小心。”八百多名希腊骑兵由总督攸提德谟斯的亲信、年轻的城守狄凯欧波利斯率领。渡过锡尔河之前,亲自率队的鸩拔迦不得不又一次的提醒。

    “萨咯人在哪里?”狄凯欧波利斯看着锡尔河对岸,有些警惕又有些茫然。

    从亚历山大征服索格底亚那开始,草原上的萨咯人就是希腊殖民者最可怕的敌人。他们的马匹非常出色,骑术同样如此。曾经有一次他们将希腊军队引入了沙漠,在沙漠里他们围着长矛方阵不断的兜圈子放箭,如果骑兵出击,萨咯人就不急不缓的逃跑,故意引他们追逐,其结果……,没人能防备他们突然地转身回射。

    狄凯欧波利斯从骑马开始就被父亲反复教导:如果战斗中萨咯人逃跑,千万不要追击,即使追击,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以防止他们突然回身射箭。

    亚历山大与萨咯人战斗的传说,儿时父亲的教导,还有一些道听途说不辨真假的故事,使得狄凯欧波利斯害怕遇见萨咯人,又希望遇见萨咯人。

    与他相比,坐在马车上的亚里士多德四世就轻松多了,他正在观察锡尔河四周的风景,并让随行的书记做一些记录——他相信东方之行会有宝贵史料的价值。在鸩拔迦回答前他就道:“如果记录没错误,这个季节萨咯人应该去了锡尔河的下游,或者回到黑海岸边,只要那些地方才有足够的水和草。”

    “真的是这样?”狄凯欧波利斯看向鸩拔迦,鸩拔迦严肃着脸,缓缓点头。

    和海上航路一样,陆上商路也是商业秘密。鸩拔迦并不希望带着希腊人前往东方,好在路程足够的长,沿途的部落足够的多、足够的复杂,他大致相信,即便自己带着他们走一遍,他们也会在大草原上迷路。

    绿意昂扬的初夏,仿若一支小型军队的商队渡过锡尔河,行向遥远的东方。而在满目疮痍的赵国,由败将杨端和率领的秦军又一次浩浩荡荡离开晋阳东出井陉,秦军试图在战略上再次将邯郸包围,并寻机与李牧所率的赵军决战。

    去年秦军大败,井陉以东所有的城邑都被赵军夺回,这次秦军与赵军就对峙在番吾(今河北平县山东南)。李牧还是此前的方针,不管秦军如何叫骂侮辱,就是坚守不出。番吾背靠着滹沱水,对面就是前中山国的国都灵寿,其南五十里就是井陉塞,扼守住这个位置,秦国或可东出,但粮道一定会被赵军切断。

    而要攻打番吾,这几个月十五万赵军没有歇着,在番吾城以南,赵军筑起了三道长墙,秦军必须一道墙一道墙的攻拔,才能夺下番吾这个遏制自己东出的据点。估计等夺下第三道长墙逼近番吾城下时,冬天又要来了。

    战争断断续续的进行了两年,秦军能攻下的城邑已经全部攻下了,没有攻下的城邑只能一点一点的啃、一日一日的拖,靠雄厚的国力将赵国拖垮。只是,各处的情报都已显示,韩国以外的各国正变得越来越紧密,虽然军事上还看不出合纵的苗头,但四国的钱币今年起已经可以通兑了,车轨也在改,还有楚国的飞讯站在其余三国遍地开花。

    秦国现在是一个人顾不过来,举国伐楚没有按住赵国,赵国一口气把燕国灭了;举国伐赵没有按住楚国,楚国又打了齐国一个冷不防,后胜死后门客尽逐,几十年的布局完全白费,齐国不再亲秦。每当听到、看到楚国如何如何的消息,赵政就隐隐有些后悔:两年前若是没有伐赵而是继续伐楚,天下局势恐怕不会崩坏如斯吧?

    天下没有后悔药。即便秦军去年大败了一次,秦国也只能继续伐赵,一条道走到底。不继续伐赵而改为伐楚,那些攻占的赵国城邑一定会像去年大败一样,被赵国复夺;若三年后、四年后伐楚也没有成功,那越来越强大的关东四国必然有一天会反噬秦国。

    或许是祖先的启示,隐隐中,赵政心中有这样一个感悟:天下大局将在这三四年内决定。如果秦国没有在这三四年内灭亡赵国,那么强大起来的关东四国很快会向西灭亡秦国。

    少年时生活在赵国质宫,加冠时嫪毐发动叛乱,还有六年前奔出大梁,他生平所经历的危险并不少。已近而立之年的他越来越能体会到自身这一生的使命,同时也越来越能感受到天下局势的悸动——楚国正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崛起,更可畏的是楚国正在征服其余三国,这不是合纵,这是合盟,一种谁也没有见过的合盟。

    四国的钱币相通、四国的飞讯相通、四国的车轨相通、四国的军制也越来越相通……

    同时楚国的海舟连通了中洲以西,印度、波斯的使臣去年秋天就抵达了郢都,最可怕的是波斯国向楚王敬献了十二匹八尺高的种马。

    八尺!这是周尺,换成秦尺就是六尺八寸,而秦国的马却只有五尺八寸,足足高了整整一尺。马对一个国家的意义毋庸置疑,赵政听到这个消息闷闷不乐了三天,唯一庆幸的是种马只有十二匹。楚军要想骑乘这些龙马的后代作战,最少要在十年后。而秦国去年也遣使西去波斯以求马,楚国能出的价钱,秦国也能出,波斯可献马于楚国,自然也能献马于秦国。

    *

    “臣虽然厌恶赵人,然每每念及邯郸总是惆怅,不知当年那些玩伴如今是否尚在。”正寝曲台宫,对席而饮的燕丹情不自禁说起了邯郸。当时他和赵政都生活在质宫,年岁又相仿,平时常在一起玩耍。所不同的是,他是燕王之嫡子,赵政当时仅仅是太子(秦孝文王)嗣子的之子。即便太子安国君即位,他也只是太子的儿子,两人身份上相差极大。

    “赵人多诈,且又奢靡,”出生于邯郸,在邯郸生活了十三年的赵政最了解赵人。“寡人入秦后从未想过邯郸。”

    “女闾的白狄若幽大王可曾想过?”燕丹笑着提起了一个人,“还有食肆御之妻,其常浴于滏水之滨,大王与臣知后曾一同观之……”

    “咳咳……”身侧只有忠心耿耿的赵高,听闻燕丹无礼的说起了少年时糗事,他当即咳嗽。赵政将他拦住了,很自然的道:“少年时于男女之事不解,奇之而已。今寡人嫔妃数十,郑卫之女、楚赵之优,虽非倾国倾城,亦是天下绝色。然寡人日夜政务,不得休息,少有恩宠。”

    少年时的荒唐事,长大了想想其实挺可笑。赵政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说完后话题很自然的转到了今日请燕丹对饮的目的。

    “去岁秦军大败,大将军蒙武死,秦卒亡十数万。今年再战,不得寸功,且秦军尤惧武安伯李牧,故而寡人寝不安席,食不甘味……”

    赵政说话的时候直看着燕丹,他相信燕丹能明白他的意思。要灭赵国,必拔邯郸,而邯郸以南是长城,一百多年营建使得防线极为稳固,最要命的是守城的是大将军廉颇。在这个连战神武安君都要设法离间、宁获罪致死也不愿与战的赵将面前,他寄予厚望的李信还是嫩了一些。

    相比于南路,中路的井陉才是打开僵局的最佳选择。这里没有像赵南长城那样的坚固工事,有的仅仅是李牧麾下的十五万赵军。

    “大王欲除李牧否?”燕丹嘴角浅笑了一下。

    “然也。”赵政道。他答应后也不说话,只等燕丹说话。

    “臣曾数刺李牧,不成也。”燕丹实话实说。

    “然寡人窃闻君已觅得神勇之士。”赵政含笑。‘当’的一声,燕丹手里的酒爵掉在了案上。“君欲复国,首诛李牧。若诛李牧,寡人必助君复国。”

    “真如此?”燕丹有些不敢相信。

    “寡人可于祖庙前与君盟誓歃血。”赵政斩钉截铁的道。


重要声明:小说“荆楚帝国”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