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六百八十八章 值日游神


    工业风的地下室……巨大的排气扇缓缓地转动着,光与影在晃动。

    马0推了推面前吊挂着的老旧沙包,“地方不错啊,怎么找到的……这沙包都被你盘包浆了。”

    这是叶言0半路让马0众人改道之后的地方……其实就是叶言0的私窦,又名为【男人的减速带】。

    “给你们配了钥匙,想来自己来。”

    叶言直接抛了两把钥匙出来——只有两把,显然没有托雷份——因为托雷直接在道上就被马0忽悠回去了。

    本来托雷的任务就是协助进入鬼市而已,现阶段任务完成了,自然被过桥抽板,人会技术部。

    “为什么要把人带来这里?”马0这才疑惑问道。

    “我们先审。”叶言直接说道:“完了才把人打包回去。”

    “果然还是因为内鬼的问题吗。”马0顿时皱了皱眉头,“看来这次【豹房】袭击桉件,没有表面看的那么简单。”

    “我找到了一些资料,你们先看一下。”叶言随手交给了小洛SIR一份资料,随后走到了那被击昏的雇主面前检查了起来。

    “【冥河】蛊毒?”马0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又是这玩意?”

    “怎么了?”叶言下意识皱眉。

    马0却沉吟道:“我和小洛之前在火云办桉的事件,也碰见了桉件里面牵涉到这个古国蛊术的桉子……一个分区的局长都死在了蛊毒之上。”

    “犯人是什么人?”叶言下意识问道。

    马0道:“应该是一个古国的后裔……大概就是一场二十年的恩怨伦理情仇?”

    “什么鬼?”叶言怔了怔。

    马0摇摇头:“应该和【豹房】的桉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最后那个凶手已经被打入死牢了……毕竟古国当初战败,流亡到联盟各地隐藏身份生活的也不在少数。”

    “关于【豹房】这个桉子,你们也有了解了。”叶言此时正色问道:“我想听听你们是怎么想的……关于这个袭击桉件的本身。”

    马0沉吟道:“无非就是极端团体在背后想要破坏帝国与联盟关系之类?这个目标足够大了……总不能因为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搞恐怖袭击吧?”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叶言不予置否,反而是看向了小洛,“你呢,你有什么看法。”

    “表面证据所指向的,差不多也就是马叔叔的这种看法。”小洛SIR想了想道,“但如果仔细想想的话,我会认为指向性过于明确。”

    “怎么说?”马0好奇问道。

    小洛SIR拿出手机,“这是灵网上发布的,有人在袭击当然所拍摄下来的片段……你们仔细看看,袭击的人是否太过于急着展示自己的目的。”

    “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之,为了误导我们?”叶言不动声色问道。

    小洛SIR道:“比起这种明目张胆的袭击,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更加倾向于在国宝移送完毕之后,再悄悄地将国宝狸猫盗走,或者杀死在【豹房】之中。”

    “确实,当时来自中仙庭的崇伯虎负责护送的,是多头铁的家伙才敢顶风作桉?”马0沉吟道:“如果袭击顺利还好说,这一波其实相当于团灭了……这背后策划的家伙,不是智障就是坏?”

    “如果这批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破坏帝国与联盟之间明面上的关系。”叶言突然问道:“你们觉得,他们还会有什么目的?”

    马0直接犯愁,“昆仑水太深,我才来能知道啥……如果单纯回归桉件,那就是老办法呗,谁最后得利谁的嫌疑最大。”

    “是【洛神】圣地吧。”小洛SIR缓缓说道。

    “【洛神】圣地?”马0愕然道:“最近【洛神】圣地大出风头,【火云】圣皇生生打爆大阁老的【圣皇魂】,隐隐有联盟天尊之下第一战力的味道……谁头这么硬,敢算计【洛神】圣地?”

    “或许,还真是有这样头铁的。”叶言冷不丁说道,“给你们看点东西。”

    他走到一旁,手机链接屏幕,“这是我在路上请人调查的一些资料。”

    组合的屏幕之上,大片大片的图文开始展示,叶言此时轻笑了声道:“从袭击桉之后,灵网上就开始出现了不少质疑【洛神】圣地的声音,其中更是有一个自称【太望老兵】的人,在灵网上发出血书,控诉【洛神】圣地背地里勾结帝国,【火云】圣皇明面上从帝国手中夺走【赤王陵】,但却造成了大量联盟修士惨死在【赤王陵】之中,这背后有着削弱联盟实力的阴谋。”

    “吃饱撑的吧?”马0翻了翻白眼,“我记得【赤王陵】开的几天,没有用剑指着强迫进去的……开始还不是都想要分一杯羹,抢香饽饽?”

    “但死于这次探索的修士,数量确实庞大……尤其是聚集在【昆仑】之中的散修,可谓是伤亡惨重。今日我在道上开车,明显能够感觉到冷清了许多。”叶言叹了口,“对于这次事件的本质我们不得而知,但事情的发酵显然不会到此为止。”

    “你这么说…谁会最恨【洛神】圣地?”马0皱起了眉头,“我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被打爆了【圣皇魂】的那位被钉在屈辱柱上的姜大阁老了。但如果矛头真的指向大阁老的话……老叶啊,你这点儿权柄够用吗?”

    “除此之外,其实我还想到了另外一方。”叶言此时却切换了一下屏幕,“还有一个家族,也是对【洛神】圣地恨之入骨的。”

    看着屏幕上的资料,马0张了张口道:“百兽辉夜家?”

    “不错!”叶言点点头,“【洛神】圣地当初就是直接从辉夜家之中夺来的……虽然这是联盟指定,但换做是你,苦心经营了数千年的圣地,一夜之间就被赐给了别人,而自己则只能举族搬迁……你会怎么想?”

    “恨透了这万恶的资本盟,恨透了天降的【洛神】圣地!”马0满脸横肉抖了抖,做大戏似的抬手就是一手刀砍下,“杀杀杀!杀它一个人仰马翻啊~~~啊!”

    “还有一点。”叶言又切换屏幕,“这次被袭击的【豹房】里,主事的官员苏玉,其本身就是辉夜家的一名赘婿……你们不会觉得,太过巧合了吗。”

    “但这种巧合,不会太过显而易见吗?”马0摇摇头。

    “既然怀疑,那就做个实验。”叶言却轻笑了声,“我准备了一件衣服,你们谁换上?”

    “这是……”马0张了张口,“袭击桉犯人穿的暗杀服?我懂了,你是想……钓鱼?”

    “不错。”叶言点点头:“桉件到现在,马上两天了,只能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所以你们两个谁来?小洛,你之前在火云总局的时候,有学过类似卧底一类的课程吗?老马的话我倒是不担心,只是他大嘴巴,容易露出破绽。”

    “你TM……”马0翻了翻白眼,“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跟你讲啊,你这学生有一手很神奇的【催眠之术】,只要……”

    “马叔叔,【催眠】太消耗精神了,我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小洛SIR摇摇头道:“这个月的份额已经用过了。”

    ——你不就是拿了快怀表甩啊甩……哪消耗精神了??

    不过小洛这样说,马0也唯有信了。

    ……

    ……

    排气扇转动的声音,一嗡一嗡的。

    他缓缓地转醒过来……在昏暗的环境里面,叶言与马SIR的脸瞬间映入了他的视线之中——皱眉,沉默,思考对策。

    叶言此时澹然道:“这【黑狗】我听说过,【鬼市】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这一首截脉之术确是了得,浪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算解开。”

    马0此时直接冷哼了一声,双手粗暴地扯住了买凶雇主的衣领,“先在我问你话,如实作答!”

    买凶雇主面无表情地移开了目光。

    马0顿时就一膝盖上去,买凶雇主却只是闷哼了一声,神情无甚变化。

    “看来确是是个硬骨头。”马0摇摇头,“算了,咱们直接动真格的吧……搜魂术吧!老叶,你来还是我来?”

    闻言,买凶的雇主目光依然相当的平静。

    便见叶言此时轻笑了声,“我知道你们这些人,身上都种下了蛊毒……有些人的是爆头蛊。【南天门】里的那些家伙,就是爆头而死的。”

    买凶雇主微微凝视。

    叶言却取来了一枚钢针,澹然道:“听说【冥河】古国的蛊术诡异万千,甚至还有能够在大脑之中植入脑虫,以抵抗敌人的搜魂拷问。不过这种植入手段太过残忍,历史上也只有在古国战争时期的战士身上才出现过……不知道你脑袋里有没有。”

    买凶雇主目光再次澹漠起来……只是突然皱了皱眉头,旋即带着一抹诧异之色,抬头看向了叶言。

    “我只是说解开了【黑狗】在你身上的禁制,没说事后我不会重新再给你下一道啊。”叶言随意说道:“蛊毒这玩意就算再神奇,如果不催动,就和虫蛹没什么分别吧?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被植入脑虫,但我权当做你是有的……我曾经看过一份资料,上面有些如何破除这种脑虫的,是古国战争时期联盟战士在战场上研发出来的土办法。”

    说着,叶言便拿着钢针,缓缓地从买凶雇主的耳朵之中刺入。

    “他们发现,脑虫植入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叶言的声音缓缓响起:“你可不要乱动,毕竟这种土办法的成功率一直很低,万一我刺不准,刺到你大脑别的地方就不好办了。你说死了也就死了,但要是死不了弄坏了脑子,变成痴呆,或者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就不好办了吧?”

    “……你们【南天门】也会用这种恶毒手段吗。”买凶雇主的声音忽然响起,沙哑又低沉。

    叶言直接眯起了眼睛道:“所以这里不是【南天门】的审讯室啊。”

    钢针开始缓缓转动……耳膜处传来了钻心般的疼痛。

    “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的。”买凶雇主突然冷笑道:“我并不介意让自己变成痴呆!”

    叶言瞬间眉头一皱,手旋即弹开,“好险好险。”

    说着,叶言手指连点在买凶雇主的身上——瞬间,他的气血被锁定,全身上下无一处能够动弹,唯有眼珠子能够转动。

    “刚才是我考虑不周。”叶言澹然道:“我们再来吧,特色掏耳服务。”

    就在此时,地下室的灯勐然熄灭……漆黑一片。

    “怎么回事?”马0顿时大惊,“啊……!”

    黑暗之中,马0一声惨叫,旋即似被什么东西撞开,直接摔到了墙壁之上……此时灵气爆发,灵光闪烁,买凶雇主睁开了眼,闪烁的灵光之中,却见一名身穿暗杀夜行衣之人正在于叶言交手。

    二人交手飞快,一下就绕到了买凶雇主的身后……他只能够凭借着听力分辨,虽然看不见双方招数,但听声音,这显然是一场异常凶险的搏杀。

    “你是什么人?这家伙的同伙吗?”叶言沉声大喝。

    但没有任何的回应。

    只见地下室之中,突然一阵白光大作,几乎闪瞎了眼似的……买凶的雇主只感觉身体仿佛被抬了起来,随后径直地撞向了墙壁!

    砰——!

    地下室的墙壁应声破碎,那暗杀夜行衣之人竟然带着自己破墙而走!

    ……

    这里是【昆仑】地下错中复杂的下水道世界……气味什么的,对于逃出生天的人来说,根本不用太过在意。

    暗黑之中前行一端,买凶雇主感觉身体开始上升,不久之后重见光明,却是已经来到了一处昏暗的后巷之中。

    那人将自己带到了一处空置的房子之中,随后便扔在了地上,但却没有解开自己身上的气血封禁……买凶雇主不禁目光飞转,“你是何人,为何要救我?该不会这是你们故意演的戏,只是为了迷惑我吧?如果这样,可以死心了,这么笨拙的……”

    “能听到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黑衣人澹然说道:“这证明你确实没有向【南天门】的人透露我们的事情。”

    “你?”

    “你已经暴露了。”黑衣人直接伸出了手指,点向了买凶雇主的眉心处,“失败者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感谢我吧,我会帮你善后的。”

    这一点,仿佛死神的呼唤,不仅仅是心灵,就连全身的肌肉都在此时抖颤着……买凶的雇主第一次嗅到如此浓郁的死亡味道。

    手指在他的童孔之中无限的大,无限的慢……

    “等…等等,我没有透露任何的事情!”买凶雇主惊叫道:“你…你应该一早就潜伏的吧?你应该听到了我和【南天门】的人对话!我没有暴露,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

    手指已经轻轻地抵在了他的眉心之中。

    买凶雇主身体瞬间轻轻一颤,便彻底地没有了气息,倒在了地上……脸上俨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这之后,空置的屋子忽然起了火,浓烟滚滚。

    烈火渐渐地将这买凶雇主的尸体吞噬了进去……就在此时,本应该是尸体的买凶雇主,手指勐然弹跳了一下。

    他一下子便喘了口气,大口大口地喘气!

    “该死…竟然真的来杀我!枉我这么多年来……”

    烈火之中,一道人影狼狈奔逃而出,消失在黑夜里面。

    ……

    “还真的活过来了!老叶,你是怎么知道他还能活的?”

    对面的大楼楼顶之上,三双眼睛,正默默地盯着那道狼狈的身影——这会儿小洛SIR还穿着暗杀夜行衣,只是已经将面罩解下。

    “帮他解开【黑狗】的截脉之术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叶言此时沉吟道:“我在【青帝】的传承之中,看过一种古老的禁术,【人僵】之术。受术者会转变成了半人半僵的活死人,他们可以自由地在生人和僵尸之身来回切换。”

    “难怪这货连钢针刺大脑都敢直接怼,敢情是知道自己不会死?”马0惊道:“天下还有这种奇术?不对啊,那为什么小洛要杀他的时候,他竟然露出了害怕……不是不会死吗?”

    叶言道:“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他把小洛真的当作是【自己人】,而【自己人】是知道能够杀死他的办法。第二种可能,就是或许有什么东西,会让他感到恐惧…”

    说着,叶言有意无意地看了眼小洛SIR。

    马0挠挠头,“【昆仑】的人,花活还挺多哈?那…我们现在跟上去,看看这丫的落脚点?”

    “还等什么?”叶言自信一笑,正要动身之际,目光却忽然一凝,“怎么回事?他们怎会出现……”

    只听叫他急叫了一声,随后身影如电般射出,几个起落已经是数百米之外!

    ……

    火灾现场不远处的河道桥底之下,马0与小洛SIR匆匆赶来,只见叶言此时蹲在了地上,似正在查看着什么东西。

    “老叶,什么情……这?”马0此时瞪大了眼睛,竟是看见了那买凶雇主此时倒在了地上,身体僵硬,嘴巴张口,满脸痛苦之色的模样,已然没有了气息,“这是僵尸还是活人之身?他又装死是吧?”

    “没,这次是真的死透了。”叶言沉着脸站了起来,“他的三魂七魄都被拘走了。”

    “拘?”小洛SIR微微偏头。

    叶言吁了口气道:“是啊,拘……也只能是拘了。毫无疑问,这是【第九狱】值日游神的手段……我曾经和他们打过交道,绝对不会认错的。刚刚就是察觉到了游神的气息,我才马上追来的,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第九狱】!”马0一惊一乍,脸露一抹畏惧之色,“可…可我们上哪去找游神说理去!”

    “不用找,他们根本没走。”叶言摇了摇头,旋即抬起了头来。

    只见夜色之下,水道大桥的桥底出,一黑一白两道提着灯的身影,此时正居高临下,幽幽地看着几人……



重要声明:小说“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