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剑出华山 第三卷 龙战于野 第五三一章 意外之喜


    夜色如盖,繁星闪闪。

    高达三十七重的崭新浮屠佛塔顶层,韦孝宽凭栏而立,俯视着整个长安城的无数灯火,慨叹道:“人间繁华之致,恰可与天上繁星媲美……可惜繁星恒古长存,千万年仅似一瞬,而人间繁华,往往百年数变,如梦似幻!”

    “难得孝宽你有此超脱世俗名利的感悟,可惜仍止于愚夫之见,泯然众人……”

    一身黑衣劲服的向雨田恍若从夜空里降临的魔神,带着难以名状的邪异气质,“一方天地既有始,亦当有终,更何况区区星辰?

    对于天地来说,长存千百万年的星辰与长存数十年的凡人并无丝毫分别,而对于参透永恒真谛的仙佛神魔来说,天地也好,繁星、凡人也罢,同样有始有终,生生灭灭,其实本无分别!”

    韦孝宽转身恭敬一礼,苦笑道:“师尊独步天下,真知灼见又岂是弟子这凡夫俗子所能企及?”

    “错了!”向雨田摇头失笑,“若是以前,你说我独步天下,以我的性子,也没有否认的必要,然而今时今日,我已非此世唯一仙神,可不能厚颜无耻地自吹自擂。”

    韦孝宽一怔,随即目露惊骇,“莫非除了师尊,还有另一人勘破那‘最后一着’?”

    “又错了!”向雨田再次摇头,“不是一人,而是两人,其中一人已确认无疑,另一人也只在模棱两可之间,随时可能达到这层次。”

    “怎么可能?”韦孝宽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这七十年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忍不禁内心呻**吟不已:什么时候,号称成仙成佛的‘最后一着’这么不值钱了?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面上苦涩不已当年他就是因为自觉才情稍逊于那些钟天地灵秀于一身的绝顶人杰,恐怕一辈子无望勘破那虚无缥缈的‘最后一着’,这才毅然决然地摒弃长生飞仙的幻想,投身于到世俗名利场,凭着作为向雨田不记名弟子时所学的韬武略,南征北战,无一败绩,终于位极人臣,名垂青史。

    然而这一切,又怎比得上成仙成佛,至乎跳出生死轮回的那‘最后一着’?

    若有可能,他当然更愿意选择成仙成佛的‘最后一着’,而非一死皆空的荣华富贵、千古英名!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寻,而他在三个月前,领兵击败尉迟迥的三十万大军,阵斩尉迟迥之后不久,其实寿数已尽。

    若非吴王裴矩赐予的那两颗血色药丸,他根本没机会与阔别了四十余年的师尊向雨田再次见面,聆听教诲!

    感慨丛生之余,韦孝宽忍不住问道:“不知是哪两人?”

    向雨田翻身坐在栏杆上,俯视着下方这得益于杨坚的大力支持而恍然一新的佛寺,淡然随意道:“那两人你也见过,裴矩和梵清慧……”

    “原来是他们!”韦孝宽惊叹一声,羡慕非常,“的确,此二人实有天人之姿!”

    向雨田转头看着他,似笑非笑,“说起来,你也真是机灵得很!当年在我座下学艺之时,放着

    的诸多绝顶魔功不学,只学了我搜集的杂派上乘武功,还自创了一门高不成低不就的

    ……

    学成出师之后,你又第一时间结交佛门贼秃,借助他们的暗助一路往上爬,若非你运势不好,未必没有称王称帝的一天!”

    韦孝宽的老脸难得尴尬一下,“弟子不是看师尊你没有振兴圣门,称霸天下的意愿么?否则借弟子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勾连佛门啊!”

    向雨田道:“所以说你很聪明啊,把我的性子都摸得一清二楚,出师之后既不在乎圣门不圣门,也不害怕我来清理门户,更从不以名利场的杂事来烦扰我……啧啧!我活了这么多年,或明或暗的弟子很是不少,你还是第一个如此明白我的!”

    韦孝宽正色道:“并非弟子聪明,而是弟子牢记师尊曾说过的一句话所谓积德行善,又或残害众生,均是下作者所为,从道者或从魔者,当到达某一阶段,均须超越善恶,明白真假正邪只是生死间的幻象。

    而弟子窃以为,师尊超凡入圣,已达无上层次,早已不把正邪之争放在眼内,所以弟子才从不以邪极宗门人的身份自居,更不参与圣门与佛道之争!”

    向雨田默然片刻,忍不住深深一叹,“你很好!可惜年轻时给功名利禄蒙蔽了心智,以致此生此世与那‘最后一着’无缘了!”

    顿了顿,又轻轻摇头道:“不过,无尽轮回固然苦海**,但从这个世界破空而去却也未必是福!”

    韦孝宽神色一奇,“师尊何出此言?”

    向雨田眼神莫名,“这正是我明明达到那个层次,更屡屡开启‘仙门’,却又踌躇不前的原因……罢了,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韦孝宽目现失望之色,强压下心头好奇,转念间又问道:“那么师尊此次插手世俗,莫非也是因为此中之秘?”

    向雨田罕有地表现出浓浓的期待之意,“是也不是……或者说,这只是我与他之间的一场小游戏罢了!”心里则暗暗补上了后半句:真正精彩的还在许久之后呢!

    韦孝宽道:“‘他’指的是裴矩么?可裴矩虽武绝佳,却远不如师尊你啊?”

    向雨田意味深长道:“此裴矩非彼裴矩,勿要混为一谈!”

    韦孝宽疑惑不已,但却没有多问,只因他深知向雨田指点弟子的习惯说话要么一言而尽,要么点到即止,至于弟子能否理解则全凭个人的智慧和悟性。

    毕竟韦孝宽的武功境界和感察能力堪堪达到寻常宗师初段的水准,最多看破一些宗师中段的虚实,对于宗师顶峰及以上层次根本无能为力,也就无法分辨出此裴矩和彼裴矩的差别,更难以想象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竟然一个是宗师顶峰,一个比大宗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时今日,裴矩的出身天下间谁不知道?河东裴氏西眷房,北齐太子舍人裴讷之独子,根本没有孪生兄弟!

    转念间想到吴王裴矩近来不温不火的模糊表现,韦孝宽若有所思,也只有媲美师尊这等层次的人物,才能压得住野心,保持绝对的理智裴矩既有吴王之大义名号,又实际占据了半个北齐的地盘,明明可以割据自立,角逐帝位,但他却按兵不动,坐视杨坚消灭尉迟迥,篡位登极!

    不错,杨坚在朝铲除宇氏诸王,在野击灭尉迟迥,基本肃清了反对者之后,于今日迫使小皇帝宇阐以他众望有归为名下诏宣布禅让,而他则故作姿态三让而受天命,自相府常服入宫,备礼即皇帝位于临光殿,定国号为“隋”,改元开皇,宣布大赦天下。

    更有甚者,韦孝宽身为杨坚的“铁杆支持者”,还知道一件“隐秘”之事数月之前,杨坚坐稳丞相之位后,立即以身作则,废除了宇泰赐予的胡姓“普六茹”,恢复了自己的本来汉姓“杨”,诸多北赐予胡姓的汉臣闻风而从,尽皆恢复了汉姓。

    随后杨坚更全力推行了定汉制、行汉礼、求汉书等一系列汉化政策,把那些顽固的胡姓反叛旧臣、豪强大吏、上层贵族尽数诛夷罪退,毫不手软,逼得那些人的残余势力暗中转移到尉迟迥的麾下,在尉迟迥兵败而亡后,他们又纷纷转投到吴王裴矩的麾下,而裴矩也对他们来者不拒,一副海纳百川、选贤任能的明君模样。

    知无不自以为深明裴矩之心,毕竟这些人能够逃脱杨坚大势在握的追杀,无论勇力还是智力,无不是上上之选,堪堪称为栋梁之才,足以让裴矩麾下的实力暴增不止一倍。

    然而就在这些人汇聚到吴王府,强烈请求裴矩起兵北伐,诛杀权臣杨坚的时候,裴矩忽然暴起发难,以“图谋造反,罪当伏诛”之名,把他们一网打尽,尽数诛杀,还派人把人头千里迢迢送来了长安,大表忠心。

    三日前,杨坚正因看到了这些人头,知晓胡姓顽固势力彻底完了,才最终下定决心篡位登极!

    韦孝宽之前还不理解裴矩此举的用意,现在听了向雨田的解密,终于恍然大悟裴矩既然达到了向雨田这层次,若想篡夺皇位,哪里还用得着起兵苦战?他只消寻个光明正大的机会来到长安城,出其不意一举制住杨坚,即可凭着更胜杨坚一筹的威望掌控朝野军政,届时是否篡位登极只在他一念之间罢了!

    至于杨坚会不会给裴矩这个机会?

    答案其实早已肯定!

    杨坚坐稳皇位之后,迟早会忍不住对裴矩这个大威胁出手,而铲除裴矩的最好方法,莫过于寻个由头宣召裴矩离开他自己的地盘,来到杨坚的大本营长安城。

    若裴矩抗旨不遵,杨坚自会以大义名分发兵征讨,反之,若裴矩遵旨来到长安城,立时陷入杨坚集合道佛高手和千军万马的陷阱之中。

    至于裴矩会不会遵旨来到长安城?

    似乎是肯定的!

    而最终杨坚和裴矩谁胜谁负?

    还要看双方的压箱底手段!

    恍惚间,韦孝宽眼前隐隐浮现出一场惊世骇俗的大厮杀,未必血流成河,但却绝对惊天动地,超乎人类想象!

    就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正在俯视着长安城众生百态的向雨田倏地神情一震,继而眼中精芒暴射,环视夜空,不知在寻找什么。

    同时喃喃自语着:“他又回来了!果然,他也发现了那个秘密,而且还成功避开了……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尽管自从他晋入那个境界之后,向雨田再也无法以精神感应锁定他的具体位置,不过凭着通天彻地的魔种灵力,向雨田仍可大略判定出他是否还在这方天地。

    韦孝宽欲言又止,满心满脸惊疑地看着向雨田,实在是从未见过似乎全知全能的向雨田陷入这种状态!

    片刻后,向雨田回过神来,蓦地跃出栏杆,从这二十四丈余高的浮屠佛塔上跳下。

    韦孝宽正欲开口,忽然耳中传入一段密语:“你可以暗中接受裴矩的招揽,真正为他效力……记住,不要自作聪明,否则你必定下场凄惨!”

    一时之间,韦孝宽面色变幻不定,最终化作长长一声叹息。

    ……

    就在向雨田神色遽变的那一刻。

    马鞍山深处,冰洞密室中央,厚厚冰层下的石之轩倏地睁开双眸,而半空处则不知何时多了一颗凭空悬浮的暗金晶球。

    紧接着,厚厚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下去,顷刻间便露出了石之轩的身体。

    起身取过晶球,石之轩头也不抬地向着冰洞出口方向迈步……

    下一瞬,“砰!”的一声轻响,石之轩的身形已消失不见,而竖在冰洞出口方向的那一面冰墙则多了一个大洞,外面震耳欲聋的瀑布声登时灌了进来,塞满冰洞。

    又一瞬,所有的冰晶地面、冰晶墙壁、冰晶顶盖一齐开始龟裂,冰晶碎渣不住掉落迸溅,整个冰洞眨眼间陷入了坍塌之中……

    瀑布前的小湖泊上,石之轩踏水而立,双掌盘抱蓄势待发,感到溶洞里的冰块坍塌得差不多了,双掌猛然对着洞口处虚虚推出。

    “轰隆!”

    瀑布水流蓦地扭曲,源源不断地灌入溶洞。

    片刻后,石之轩跃离水面,几个闪烁便消失在树林里。

    瀑布顿时恢复原状。

    “哗啦啦……”

    伴随着巨大的水流声,溶洞口处的瀑布流量大增,注入小湖泊的水流更夹杂着无数细碎冰晶,眨眼间就漂满整个水面,顺着水流向河流的下游而去。

    石之轩眸光闪闪,在黑暗里仿佛两粒永不熄灭的夜明珠,此时正一边向着东海方向全速飞掠,一边运转阳神施展

    ,宛如天地核心般疯狂攫取宇宙元力,补充他携带舍利晶球跨越时空通道所消耗的海量元气。

    没有人知道,在他阳神深处,正封存着一团气运本源和一柄淡金剑影。

    此行重回笑傲世界,收获之大超乎想象,除了计划之中的大华气运和天龙时代的时空坐标,那柄锋芒内敛、龙纹隐现的淡金剑影,堪堪凝成形体的紫虚宝剑剑灵,更令他喜出望外。

    “得此契合剑心的剑灵,我从前偶然萌生的斩杀元神灵体的手段再非妄想!”

    天龙与笑傲一脉相承,因此在笑傲世界,即使他获得了天龙世界的时空坐标,但若要直接进入天龙世界,无疑需要开启一个跨度达六七百年的纯粹的时光通道。

    这明显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不过,若是他返回了大唐世界,则只需根据天龙世界的时空坐标打通一个跨界通道即可,与之前重回笑傲的具体过程几无二致!

    但是,一向小心谨慎的他,尽管对自家太清罡气隔绝精神感应的效力非常自信,可他还是决定转移阵地,换一个隐秘之地去开始下一次“挺尸”。

    智者曰:爱国爱家爱师妹,防火防盗防师兄!

    向雨田和梵清慧虽非师兄,却胜似师兄!

    而石之轩随机选定的下一处地方,正是东海深处的某座荒岛。

    ……

    月余之后。

    马鞍山深处那瀑布前忽地现出向雨田的身影,但他凝视着溶洞洞口的位置,忍不住苦笑一下,“好像没必要再浪费精神了……”(未 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剑出华山”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