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琥珀之剑 第二卷 尘封的王国 第五百三十三幕 终焉之王座 X


    蹒跚的步伐一步步向前,弥漫的烟尘终于在眼前向两边分开,芙蕾雅咳嗽着抬起头来,她眯起眼睛,终于看清了矗立于远处的飞艇残骸。天籁小说|2

    那正是维托密号,那是欧汀伯爵的座舰。

    残骸四周散布着许多晶簇的尸体,芙蕾雅随手拾起一根断裂的长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也充作防身之用,然后缓缓向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但她才没走了几步,脚下就踢到了什么东西。芙蕾雅低头一看,才现那是一枚白狮勋章,她默默地停了下来,弯腰捡起了那枚勋章。

    抬起头,再远一些的地方,欧汀伯爵断裂的佩剑横在沙尘之中,伯爵先生的绶带还挂在剑柄之上。芙蕾雅静静地看了那把剑一眼,便越过它继续向前走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越靠近飞艇的残骸,地上零零碎碎的杂物便越来越多。

    有些是飞艇上的装置,有些是私人物品,芙蕾雅还看到了一些令人作呕的残缺不全的躯体,或者是还燃烧着火焰的炭化了的飞艇的框架。

    然后她看到了这一路走来最完整的一具尸体——一个水手长,脸上还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满是污血的手心中,似乎还紧紧地攥着什么东西。芙蕾雅低下头,蹲了下去,轻轻扳开对方已经冰冷僵的手指,准备将那东西抠出来。

    但正是这个时候,一个虚弱的声音却制止了她:“别动……”

    芙蕾雅蓦然一惊,她回过头,却看到不远处几块扭曲的铁板之下,一个满身是血的哈泽尔人躺在那里。一根弯曲的钢筋刺穿了对方的肺叶,他不住咳嗽,眼神中的光芒虚弱得近乎微不可见。

    芙蕾雅赶忙来到那人身边,下意识去去摸自己的药剂盒子,但却摸了一个空,才想起早在之前的战斗中用光了。她有些歉意地看着那个人,才现对方还是一个少年,一脸秀气与文静。

    “对不起,我……”

    但年轻的工匠却对她摇了摇头,虚弱地开口道:“……先关闭机锁……记得别触了锚定装置……”

    “你说什么?”芙蕾雅微微愣了一下。

    对方看了她一眼,几乎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重复了一遍:“……先关闭机锁,别触锚定装置。”

    芙蕾雅终于听明白了他的话:“那是空间锚定装置?”

    年轻的工匠有些灰暗的眸子里,仿佛回光返照般绽出一团明亮的光芒:“你认识?”

    芙蕾雅赶忙拿出自己的骑士章:“我是芙蕾雅,是埃鲁因方面的高级军官。”

    “很好……”

    年轻的工匠眼中闪了闪,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说道:“你,会飞吗?”

    “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会飞吗?”他只能勉力举起一根指头来,纤细的指尖无力指了指天空之上:“把它……送上去。”

    “我?”

    年轻的工匠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眼中的光芒,几近于涣散。

    芙蕾雅握住他的手,低声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可雅,可雅-法雅克,军衔下士。”

    “你是女孩子?”芙蕾雅惊讶地看着对方。

    只有一个几不可闻的声音轻轻地告诉她道:“我家,在哈泽尔……告诉我妈妈……好痛……”声音微弱了下去,芙蕾雅默默地放下她的手,她抬起头来,忽然感到鼻子有些酸。

    “或许,”她轻声回答道:“我想我会飞——”

    在她脚下,少女早已安然入眠。

    ……

    三道信息不分先后地传递到了密丝瑞尔的戒指之上。

    “可否记得四境之野的一战?”

    “有人在攻击克莱丝的本体——”

    “阻止她进行第二次传送,逃离海姆冥界!”

    所罗门,威廉,图拉曼。银龙女士银色的眸子里蓦然之间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她猛然张开双翼,向下一沉避开身后亚拉克的追击,同时在传讯水晶之中去同样一条信息:

    “怎么做?”

    只片刻,戒指上闪过一条信息。

    “密丝瑞尔女士,到我身边来。”

    芙蕾雅?密丝瑞尔微微一怔,她视野之中忽然升起了一团明亮的闪光。光斑一闪即逝,而那个位置,正是卡拉苏高原战场的最中央。

    戒指再一次闪烁了起来:“我有办法,阻止传送。”

    密丝瑞尔顿时不再犹豫,它马上一个横滚向下方飞去,展开的双翼翼尖在天空之中划过两条优美的弧线,这个优雅的战术动作立刻让龙群明白了她的意思:

    “金之裔,展开攻击队形,掩护我——”

    龙群齐齐出一声清越的长鸣,四散分开。

    远处的战场之上,芙蕾雅手中高举着那银色的戒指,眼噙欣慰之色看着天空中一道银弧缓缓划下。只片刻,巨龙张开的双翼便从她头顶之上飞掠而过,女骑士按住被风吹乱的长转过身去,向着密丝瑞尔降落的方向追了过去,银龙女士拍打着翅膀缓缓落在地上,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她:

    “芙蕾雅,你怎么还在这里?”密丝瑞尔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没和其他人一起撤退么,你刚才说你有办法阻止克莱丝传送是真的吗?”

    芙蕾雅用力点了点头:“这里是欧汀伯爵的飞艇的残骸,我在上面找到了空间锚定装置。”

    “空间锚定装置?”密丝瑞尔惊讶地问道:“还是完好的么?”

    芙蕾雅摊开手掌,露出手中构造精密的黄铜球体,她定定地看着银龙女士,说道:“我敢保证,它还是完好无缺的,甚至连机锁都是完整的。”

    密丝瑞尔心中微微一动:“你会用它吗?”

    芙蕾雅轻轻点点头:“安蒂缇娜教过我如何使用魔导装置。”

    “那好,”银龙女士狭长的眼睛里流过一道明亮的光芒,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到我背上来,我送你到传送门的中心区域。”

    说着她放下一侧尾巴,卷起女骑士,将她放到自己的背上。密丝瑞尔转过修长的脖子,看了一眼芙蕾雅,开了个玩笑道:“没有鞍座,你只能将就一下了,你可以抓紧我的鳞片,别怕,我不会感到痛。”

    “谢谢,密丝瑞尔女士。”芙蕾雅显然不太习惯巨龙们的玩笑,她略微有些拘束地回答道。

    密丝瑞尔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这应该是小型锚定装置,我们得穿过传送通道的外围,那里面布满了空间乱流,我可以用弦魔法来保护你一刻,但是我的魔力有限,所以我们最多只会有一次机会,你明白吗?”

    芙蕾雅缓缓点了点头。

    “你明白就好,”密丝瑞尔满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拍打着双翼缓缓离开地面,在低空盘旋了几圈之后,便开始向高空爬升而去。

    在两人的头顶,正盘亘着那巨大的黑色球体,仿佛一片低垂的乌云,笼罩在整个战场之上。

    数不清的晶簇像是一群群渡鸦,盘旋在那黑球之下,拱卫着传送门。

    芙蕾雅最后看了一眼地面,然后握紧了手中的铜球。

    一人一龙直插云霄而上,银龙女士通过喉咙深处出一阵阵低频的颤鸣,这样低沉的龙吟声在无风的情况下可以传达到了上百里之外的区域,但只有巨龙们才能够捕捉到。

    她正在向整个龙群传达命令:

    “金之裔,向我靠拢,阻拦亚拉克靠近——”

    龙群呼啸而下。

    而战场一侧,晶簇高阶领主亚拉克复杂的水晶复眼之中才刚刚注意到这个方向的异动,但它眼角余光一闪,却现云层之上忽然之间降下了数十点闪耀的光斑。

    金龙群。

    密丝瑞尔的背上,芙蕾雅也拿起了自己的传讯水晶,她微微停顿了片刻,然后轻轻开口道:“这里是芙蕾雅,白狮骑士团大团长——”

    ……

    “这里是芙蕾雅,我是白狮骑士团大团长——”

    托尼格尔人的旗舰阿肯那顿号上,舰长室内所有人都出奇地安静了下来,曼里克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指挥官佩剑,他回过头,静静地注视着正一明一暗出声音的传讯晶球。

    “重复一遍,这里是芙蕾雅,我是白狮骑士团大团长——”

    布加人,班西亚人的主力战舰之中,每一个传讯室内,每一盏传讯水晶球之上,一个同样的声音正在向所有人传达着一个同样的信息:

    “预计三分钟之后,我与银龙密丝瑞尔女士将抵达目标点,将锚定装置送入传送门——”

    “我请求掩护。”

    “重复一遍,我请求掩护。”

    班西亚人的帝国之辉号上,冈萨雷斯伯爵缓缓地转过身来。

    而阿肯那顿号上,曼里克已经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舰长披风,戴上了帽子。他拿起自己的传讯水晶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下达了命令:

    “全舰队听令,向六点钟方向转向,以雄鹰号位基准准备展开战列线。”

    天空之上,三支正在缓缓撤离战场的浮空舰队一支支停了下来。数不清的浮空战舰正在半空之中开始调头,但它们重新在战场之上组成三条横列之时,炮火的轰鸣之声再一次响彻了卡拉苏的天空。

    铁与火从天而降,爆炸的光芒点亮了整个高原。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吸引了高原之上的每一名联军士兵,人们纷纷停下脚步,有些疑惑地回过头来。不是已经开始撤退了么,这炮声又是从何而来?舰队在攻击谁?

    一片片火光在天空之上炸开。

    而在人们的目光之中,银龙女士张开的双翼在炮火之中穿梭飞行,优雅得像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而人们终于注意到了那‘蝴蝶’背上纤细的人影,战场之上忽然之间掀起了一片呼啸。

    那山呼海啸的欢呼之声最早从埃鲁因人的方向响起来,但很快,它就席卷了整个高原。

    “女武神!”

    “女武神小姐!”

    “她为什么在那里,生了什么事?”

    人们震撼地看着这半空之上的景象,而在他们的视野之中,那个细小的光点终于也接近了那黑色光球的边缘。那一刻,每一个人都握紧了双拳,白狮的骑士们更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每一个人都生怕看到历史再一次重演。

    那毕竟是他们的大团长啊——那位来自于埃鲁因的英雄女士。

    但奇迹生了,在一片片连绵不断的火光之中,在晶簇领主亚拉克愤怒的尖啸声之中,那细小的银色光点在最后的时刻忽然一个加,猛然扎入了黑球之内。

    战场上竟是一片静寂——

    但每个人都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剑,剑尖直指向天空,如同升起了一片明晃晃的森林。

    “为了沃恩德!”

    那是无声的呐喊。

    ……

    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芙蕾雅终于看清了前方的景象。天与地的界限消失了,一片漆黑的虚空之中,碎石、浮空战舰的残骸、碎裂的晶簇甚至是人类的尸体——猛烈的空间风暴从四面八方吹拂而来,席卷着一切来自于卡拉苏高原之上的事物,卷向那个黑洞的深处。

    空间是如此的广阔,而在那个黑洞的正中心,一个高大的——犹如巨人一般的女人正冷冰冰地看着她们。克莱丝就站在那虚空的中央,一头狂乱的长随风飞舞,她的一半躯体仍在黑洞之下,而另一半躯体则艰难地支撑在这片天地中,她的武器——名为法夫纳之毒牙的漆黑刃鞭,正紧紧地握在她的手上。

    女武神小姐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那就是一位真正的神祇。

    密丝瑞尔好像感受到了芙蕾雅心中的紧张,出言宽慰道:“小心,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芙蕾雅这才回过神来,坚定地点了点头,她咬紧了嘴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克莱丝恶狠狠地看着这两只闯入自己领域的虫子,但她似乎有些犹豫,始终没有出手。银龙女士只一看便明白过来,对方应当是在应付那攻击她本体的入侵者,无暇他顾——而这正是她们最好的机会。

    “芙蕾雅,”她小声说道:“一个好消息是,克莱丝正在分心,我准备直接切入到空间风暴的内环,你做好准备——”

    芙蕾雅缓慢地点了一下头。

    银龙女士忽然之间长啸一声,双翼一展一个变向便切向克莱丝的身畔。那位恶毒的女神在此一刻终于忍无可忍,忽然之间直起身体,扬起手中的长鞭便向这个方向挥来。

    但密丝瑞尔早已作好了准备,略微一侧身,便与巨大的鞭影错身而过。一道令人战栗的灵魂力量从两人身侧扫过,芙蕾雅只感到自己要立刻死去,好像要灵魂都要离体飞走一样,银龙女士见状高叫一声:“别刻意在意那东西,那是灵魂要素!”

    但她刚刚分神,便只感到左眼一阵剧痛,忽然之间永远地失去了一侧的视野。银龙女士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但她仍旧坚持转过身,将芙蕾雅保护在自己身后。

    “密丝瑞尔女士,你没事吧!”芙蕾雅在风中高喊道。

    “我没事!”密丝瑞尔强忍着剧痛回答道:“芙蕾雅,准备好!”

    长鞭终于与两人错身而过。

    而就是此刻。

    密丝瑞尔在半空之中翻转身体,芙蕾雅只感到自己眼前一亮,克莱丝那种巨大的脸庞便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中。但这一刻女骑士心中却沉稳至极,她在一瞬间解开了空间锚定装置的机锁,然后启动了上面的法术。

    “为了埃鲁因!”

    “为了沃恩德!”芙蕾雅高喊一声,用尽全身的力量将黄铜球丢了出去,“——可雅,请保佑我们!”

    黄铜球缓缓滑向了虚空的中央,时间缓慢得仿若停滞。

    但下一刻,芙蕾雅只听到一声仿佛天崩地裂的尖啸声,一片耀眼的白光袭来,她瞪大了眼睛,然后双眼一翻失去了一切的意识。

    ……

    克莱丝尖叫了一声,向后倒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

    当她的目光再一次恢复清明时,低头静静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前的圣剑奥德菲斯,看着金色的血液缓缓从长袍之下渗出,脸上竟浮现出一丝安然的神色。

    “做得好,孩子们。”

    她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安德丽格与墨德菲斯,轻声地说道。

    安德丽格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她张开的嘴巴,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墨德菲斯从后面走了上来,默默地用手遮住自己姐姐的眼睛,他别过头去,亦一语不。

    布兰多静静地看着这位将死之神。

    “女神大人——”

    但克莱丝轻轻摇了摇头:“这世界上早已没有神,而我们不过是留于此间徘徊的幽灵,与其行尸走肉般的存在着,或许消逝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她微微一笑,甚至还有心情和布兰多开了个玩笑:“只有圣剑可以伤我,你持它而来,或许正是命运的选择。”

    布兰多闭口不言。

    那是无数的时光以来,死亡的眷者,以安眠与黑夜笼罩这个世界,虽然是死者的神,但却象征着生命的希望。她手持镰刀立于埃琉德尼尔神国的大门之前,眷护着前来此地寻找永眠的亡灵。那是亡月的女神,她的神国,乃是一切死者安宁的故乡,但眷顾已失,或许神明们早已不再。

    墨德菲斯紧紧地抿着嘴唇,抬起头来。

    安德丽格低声地抽泣了起来。

    克莱丝的目光却显得十分的平静,她看着布兰多,轻声说道:“在许多的时光之前,我便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的到来,我从无数的光阴之中看到了你的面容,那么你又是为何而来呢?”

    “我?”布兰多沉默了片刻,然后才静静地回答道:“我为终结一切而来。”

    “什么是终结一切呢?”

    布兰多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却反问道:“女神大人,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众神离世,是谁打败了你们?”

    女神翩然一笑,眼中露出虚弱之意:“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布兰多默然不语。

    他回过头,看到了小母龙眼中同样的担忧。

    众神创造了它们,又遗弃了它们,却终因它们而死,一个时代,也因此而落下帷幕。而站在这里的自己,却代表着这个计划的另外一个部分,可众神与神民们,是否预料过他们的结局呢?

    布兰多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一时竟有些迷茫。

    女神轻轻合上了眼睑。

    她轻声说道:“孩子,这是亏欠,但也是希望。”

    没有青铜,就没有黑铁。

    克莱丝的身体终于化为了漫天的光尘,从她的王座之上缓缓浮起,最终消失于无形。一位神祇,就这样在她的神国之中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安德丽格终于泣不成声,倒在自己弟弟的肩膀上,失声痛哭。

    黑暗之中只剩下低低的泣缀声,片刻之后,茜才小声地问了出来:“领主大人,究竟是谁导致了众神的离世?是谁打败了克莱丝与其他诸神,让我们的时代再没有众神的光辉呢?”

    “是青铜一族。”

    “怎、怎么可能?”山民少女瞪大了眼睛:“是魔物击杀了众神?”

    “是弑神者,”布兰多轻声说道:“我早该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原来是青铜一族——众神创造了青铜的一代,又抛弃了它们,怀恨于心的青铜一族投靠了黄昏,但却又再一次背叛,因为它们所要的,不过是复仇而已。”

    他回过头,问道:“你们知道永恒者的传说吗?”

    除了小母龙阿洛兹,众人皆摇了摇头。

    布兰多看着他们,回答道:“因为它是越众神的存在,完美的产物,是这个世界上永恒不朽的生物。”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存在?”伊莲不解地问道:“那它岂不是黄昏?”

    布兰多摇了摇头:“因为它本来就是另一个计划的终极存在,神民们来对抗黄昏的最终兵器,是青铜一族的顶点,我竟一直没有猜到它的身份,明明那个提示已经如此的明显了。”

    “它究竟是什么?”梅蒂莎问道。

    小母龙阿洛兹向前走了两步,来到蒂亚的身边。而小姑娘手中的光球上,那道笔直的光芒,正指向圣殿的穹顶之上。布兰多的目光顺着那道光看了上去,两条世界树根在穹顶之上彼此交缠,向上消失在黑暗与迷雾之中。

    “看到了吗,”布兰多答道:“它就在那里,世界树根在下界的汇聚之处,这一世界的巅峰——翡翠之巅。”

    梅蒂莎轻轻地啊了一声。

    她忽然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开口道:“是不灭者,永恒的巨龙,苍翠之龙尼德霍格?”

    布兰多缓缓地点了点头。

    黑暗的深处,商人小姐的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注视着远处的一点光芒,而那里,正是埃琉德尼尔的神国。在她身后,呼啸的轰鸣已经越来越震耳欲聋,冥海之上忽然之间掀起了惊涛骇浪,冲刷着世界的根基,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在这波涛之下四分五裂。

    那仿佛是整个沃恩德丧钟,一声声回响在虚空深处,而混沌泯然的黑暗里,一头庞然大物正在缓缓苏醒。随着它意识的复苏,整个世界晶壁都出了支离破碎的声音。

    然后,一只金色的眼睛缓缓张开。

    它终于醒来了。

    罗曼轻声笑了起来,笑声在黑暗与空寂的迷雾之中回荡。

    ……


重要声明:小说“琥珀之剑”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