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琥珀之剑 第二卷 尘封的王国 第五百二十二幕 长夜之末


    “所以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三人席地而坐,布兰多开口问道:“为什么会突然要到银湾去,还有这又和那美尼斯你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是回圣银谷了么?”

    树林沙沙低响着,和熙的阳光透过枝桠,将斑驳的光点印在绿油油的草甸上。远处的密林深处,有一头幼鹿正警觉地竖起耳朵来,抬起头看着这边,森林的边缘有几只鲜艳的蘑菇,一条有环状斑纹的蛇正盘蜷在灌木丛中。

    茜跪坐在布兰多身畔,注视着这静谧倦怠的午后景色。

    那美尼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将解答问题的权力交给了夏尔。夏尔也笑了下答道:“只是心血来潮想寻找曾经的自己,你的祖父如此赫赫威名,而作为他的侍从巫师,过去‘夏尔’这个名字本身也一定有许多故事。当然更关键的是,毕竟梅蒂莎和希帕米拉小姐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传承,我总不能落于人后吧。”

    “这其中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每个旅法师的力量源泉都是与经历有关的,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经历,他在旅行中看到的那些世界,便形成了他所塑造规则的一部分。”

    布兰多见夏尔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谎,问道:“那为什么是银湾?”

    “我不知道,只是记忆中有模糊的印象,告诉我那里有自己寻找的东西。”

    “结果呢?”

    夏尔坐直了身体:“真让我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我发现我幼时曾在布加人门下学习,旅居过银湾地区相当长一段时间。”

    “在布加人门下学习?”

    “大人知道高塔巫师曾经是布加人的追随者,而原本我们在银湾地区建立了国度——所谓银湾,其实就是白银的海湾的意思。后来我们与布加人决裂之后,才跨海来到卡拉苏,再后来才与高地骑士结盟。但几百年来,出于传承相同的原因,我们始终和卡奈奇保持着联络,甚至每一批优秀的学徒之中,都有一些人会被选中送往卡奈奇学习。”

    布兰多点了点头,以夏尔的天赋与要素素质的优秀,在同济中也称得上天才,被布加人看中也并不奇怪。

    “我潜意识里对旅居银湾这段经历有深刻的印象,但却又总难记起一些细节,关于过去的记忆就像是零碎的片段一样令我烦困。直到我去了银湾之后,才真正记起了许多事情,甚至包括成为黑塔巫师之前的那些经历。”

    夏尔追忆道:“我记得自己懵懂记事起,就与家族一起从玛诺威尔搬迁到卡拉苏,母亲去世得很早,父亲是家族的主事人;在我记忆中,只依稀记得那位贵族先生的样貌,有些严肃,不苟言笑,是个很刻板的爵士。在我还十分幼小的时候,家中常常有一些奇特的客人,后来我才意识到那些是精灵,但并不是圣奥索尔的风精灵,它们有银色的头发,银色的眼睛,谈吐不凡,一举一动仿佛天生贵胄。”

    “白银之民,银精灵?”布兰多下意识地看了那美尼斯一眼。

    那美尼斯微微颔首。

    夏尔停了停,继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客人是我祖母一方的亲属,我的外曾祖父,据说曾经娶了一位身份不凡的银精灵女士为妻。从那时候起,我们家族就与银精灵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曾对于自己学习魔法的经历有一段深刻的记忆,在被送入阿贝利亚高塔之前,我记得自己就曾经与一个银精灵学习法术。在我记忆中正是那位尊敬的先生引导我走上巫师的道路,一直到名声鹊起为高塔巫师选中为止,但那之后,他作为我的启蒙老师便离开了卡拉苏,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这个人——”

    听到这里,布兰多心中重重地一跳,他抬起头来看着夏尔。

    夏尔微微一笑:“听到这里,想必领主大人应当已经猜出来了,因为后来我才在银湾结识了希帕德与博格,并在他们的介绍下成为了你祖父的巫师侍从。而博格先生,正是安蒂缇娜小姐的父亲,我们当时也是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才互相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博格正是我祖母的兄长那一系的后人,也就是我的远房表兄。”

    “这些都是你记起来的?”

    “还有一些细节,但不提也罢,我之所以能够前往圣银谷找到那美尼斯,也是因为记起了一些有关于白银之民的传承。事实上我的法师之路上最重要的一环,也就是那位引导我走上这条路的尊敬的老师,而关于他的记忆,恐怕也只有银精灵们才能告诉我问题的答案。”

    “那么你找到答案了么?”布兰多看着夏尔。

    夏尔则将目光投向一旁的那美尼斯。

    “维尔福先生与大公主殿下的事情一开始是为陛下所不知的,但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我们对于先君埃克的这一系后人是怀有愧疚的,当然一方面大家也急于找回离开圣银谷失踪已久的公主殿下,”那美尼斯答道:“教导夏尔先生法术的,其实正是梅蒂莎公主与提亚马斯大公主的弟弟,上一代的精灵王,可惜他已经在三十年前牺牲于元素疆界之外了。”

    树叶沙沙地响着,像是英雄远去的脚步。

    夏尔默默起托起一张蓝色的卡牌来,将这张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命运之牌,展示在布兰多面前。

    那就是他的一生——

    高塔俊杰

    从你的牌库当中挑选一张法术/异能牌置入手牌,然后弃一张牌。如果你的坟墓场中有三张或更多法术/异能牌,则放逐高塔俊杰夏尔,然后将他在其拥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战场且已转化。

    转化——

    高塔之王夏尔

    高塔之王夏尔进场时身上有5个魔力指示物。

    增加1个魔力指示物,使场上任一目标生物力量层次降低一个层级,如果目标力量层次低于要素以下,则消灭之。减少3个魔力指示物,在本回合中,你可以从你的坟场中施放任意异能与法术牌。如果该牌于本回合中将置入你的坟墓场,则改为将其洗入牌库。

    若此牌上有超过20个魔力指示物,放逐高塔之王夏尔,然后将他在其拥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战场且已转化成(高塔俊杰),旅法师获得当其进攻时目标生物获得一个负向等级之异能。

    当高塔之王夏尔身上魔力指示物为0时,放逐高塔之王夏尔,然后将他在其拥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战场且已转化成(高塔俊杰)。

    无法摧毁。

    ……

    冬日的寒雾笼罩着棕鸦要塞,这座刚刚竣工不久的要塞两侧高耸的塔楼矗立在大雾之中,监视着北方的法恩赞平原——那里原来是最繁华的地区,但现在早已渺无人烟一片死寂。雾中的森林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清晨的寂寥。

    城楼上的兵士赶忙放下吊桥,铁链哗啦啦升起,厚实的木板重重地撞击在干燥的泥地上,扬起一片灰尘。一个骑士从迷雾之中穿出,唏律律勒紧马缰在大门外翻身下马,一身湿淋淋也不知是汗还是露水;兵士们立刻迎了上去,接过马缰,递过去水袋,并马上牵来另一匹战马。

    那骑士却一刻也不停留,甚至来不及喝口水,便风风火火地翻身跨上另一匹马的马背,“开门!”他喊道,兜了一个小圈,要塞另一边的大门已经吱吱呀呀地打开,他快马一鞭,从那个方向冲了出去,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这样的场景正在阿尔卡什以北的每一座要塞之中上演。

    还不到春晓之年的十月,一个消息就在北地流传开来。

    北方的黄昏大军正在复苏,数以千万计的怪物在十城、艾尔兰塔东面与世界之环汇聚,浩浩荡荡向南而来。

    而在元素疆界之外,监视此地的布加巫师们也发出一道道讯息。

    黄昏之龙,正在苏醒——

    在五年之后。

    大地贤者所留下的最后封印,终于开始松动。

    而同一时刻在埃鲁因南方的高原之上,卡拉苏人正在迎接一场特殊的庆典。

    经过三年的重建,从迪兹、代林杰到银马城,这一地区早已形成了一条密布着要塞与卫城的牢固防线;而为了迎接那场即将到来的大战,平民们早已被疏散,世代久居于此的卡地雷戈人也第一次离开了他们的故土,前往玛诺威尔与维埃罗重建新的家园;现今留在这里的,只有各个国家的军人、冒险者、来自各地的雇佣兵与布加人的巫师。当然还有来自于后方的商人,这些商人自发地将物资从兰托尼兰、戈兰—埃尔森等地运到这里,已筹备这场人们期待已久的冬至祭典。

    这是一年一度卡拉苏最为传统的节日,而在埃鲁因大多数地区,也有着在冬至日狩猎与狂欢的习俗。

    它甚至可以说是这个古老王国度过旧的一年的重要标志。

    虽然留在这里的大大小小不同国家的军队,有一些来自于迥异的文化区域,例如风精灵们往往会在冬至日斋戒,以纪念他们在圣者之战中逝去的英雄与先贤。不过这一年中在这里,在这春晓之年的末尾,每个人皆不知明天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因此人们放下分歧,加入埃鲁因人的行列共同迎接这场盛大的狂欢活动。

    黑夜降临之后,在许多地区,篝火彻夜长明,远远看去犹如一连串星辰,点缀在黑暗的高原之上。狂欢上一切食物与酒水都敞开了供应,街上挂满了彩色的长缨与旗帜,人们纵情歌舞,并彼此祝福,希望能在这场战争之中幸存下去,来自不同地区的骑士们甚至展开了比赛,并一度发展到酗酒闹事,把场面搞的乌烟瘴气——但人们哈哈大笑,酒醒之后的闹事者也彼此握手言和,彬彬有礼地离开。

    对于下面发生的这些事情,贵族军官们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作没看到处理;因为城堡当中同样在进行着一场场宴会,觥筹交错,一声声希望旗开得胜的话语此起彼伏,唯一有些败兴的是没有漂亮娇柔的贵族小姐们助兴,只剩下一棒子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

    不过人们也明白所谓的狂欢不过是一种仪式,鼓舞士气,发泄一下连日以来心中的抑郁。他们知道或许明天太阳初升的那一刻,当每个人放下酒杯,可能就是要抛却一切踏上那个生死的战场。

    而那一天,已并不太远。

    这是埃鲁因的最后一个新年,或许也将是这个纪元的最后一个新年。

    充满了节日气氛的街道之上,黑暗之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一切。然后商人小姐站了起来,在自己的桌边留下两枚金币——她想了一下,又收回了一枚。然后背着手走入了人群之中。

    她会记得这段有意思的回忆。

    在她漫长的生命当中,这也许也是相当精彩的一段经历。

    但这一切,都终将走到尽头。

    罗曼嘿嘿地低笑了起来。

    远方的城头之上,值守的士兵们正在拉响警报——

    但并非黄昏的大军已至。

    而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出现在了地平线之上,散发着荧光的迷雾在夜色下是如此的显眼。

    大地军团与银精灵的联军,终于退到了这里。

    ……

    “找到了!”

    黑暗的深渊中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

    所罗门与矮人王卡里芬都向下看去,虽然说几年之前的那场大爆炸彻底改变了死霜森林的地形,在落针丘陵北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裂谷,甚至据说越过静风山脉,海水从北方倒涌入这个裂口之中,形成了几个连成一片的咸水湖与湿地。

    可以想象在潮汐力量的冲刷之下,不出几年这里旧日的模样就会彻底消失,成为瓦伦登北面一条面向黯星之海全新的海岸线。

    但幸运的是,他们还来得及在这一切改变之前找回那块石板。

    霜咏者辛娜在黑暗中散发着沉沉的光辉。

    几名骑士兴奋地举着那枚石板从下面攀附而上,那是一块相当古朴别致的石板,而也是七枚石板中的最后一页拼图。

    “总算赶在了一切之前,”矮人王卡里芬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希望还来得及,玛莎大人庇佑我们,让这个最后的希望真正成真!”

    所罗门点了点头。

    在他身后,阿佳妮已经对那些骑士吩咐道:“立刻带着它去冷杉领,找到炎之王阁下,还有,帮我们传一句话给炎之王阁下——”

    “大人?”

    阿佳妮回过头与所罗门对视了一眼,银色的眸子交换着那个眼神。最后巫师之王点了点头,矮人王卡里芬也重重地将自己的战锤放在地上,不等这位掌管着白银之火的女王再一次开口,他便粗声粗气地回答道:

    “去告诉炎之王阁下,一切都已经准备好,而每个人都已经在他们该在的位置上——”

    “去告诉他吧,大战,在即了。”

    ……

    :。:


重要声明:小说“琥珀之剑”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