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恶魔法则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美丽】


    第三百六十章 【美丽】

    “哼!”草原王忽然觉得很恼火。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股怒火从哪里而来。事实上对于草原上的这些贵族来说,所谓的女人,不过是玩物和财产而已。草原王从前也经常和自己的部下甚至是儿子交换女宠玩乐,甚至把自己的女人赏赐给部下或者自己的儿子。

    这样的习俗,在罗兰人看来无疑是“野蛮”和“不德”的。

    而此刻,草原王看着这个静静站在面前的女孩,忽然有了一种完全占有她的冲动!

    对,完全占有!完全的!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任何人都不许丝毫的觊觎!!

    所以,带着这一丝不满和恼火,他很快的挥手,让人把含月带了下去。当他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几个儿子的眼神,还恋恋不舍的盯着含月的背影的时候,草原王终于忍不住重重的把酒杯往桌上一拍。

    “哼!!”

    然后,这位草原之王,带着愤怒的表情,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出了宴会大帐,留下了里面面面相觑的众人。

    而唯独,萨拉丁,他脸上滑过一丝淡淡的冷笑。不过,为了掩饰这个表情,他赶紧端起了金杯,假装喝酒,挡住了自己的脸庞……

    草原王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推开了两边试图搀扶自己的美丽侍女这些女人都是他平日喜爱的,可是今天在他的眼里,却连一丝半点的魅力都没有。

    他几乎是一头撞进了自己的帐篷,然后就听见里面一声惊呼,那个美丽地少女转过身来,惊恐的看着自己。

    没有一句废话,草原王立刻飞快的撤掉了自己身上的铠甲。然后一个猛扑,就奋力的扑了过去,含月心里悲哀的叹息了一声,却很配合的顺势往地上一倒,然后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已经被草原王压在了身子下面。

    草原王感觉到了身子下面这个娇柔女孩子地颤抖,这种颤抖却更加激发了他心中的冲动,他抓住了含月的双手。然后用力的撕扯开她的衣服,当粗糙的手指终于触摸到少女娇嫩肌肤的时候,含月已经闭上了眼睛。

    嗤嗤几声,衣服已经碎裂,草原王剧烈的喘息着,而当他地手扼住了含月的脖子,仿佛抓住了一件什么东西。地上的含月忽然睁开眼睛,奋力的挣扎起来。

    她的挣扎不再是象征性地。而是拼尽了全力的挣扎,最后她终于如愿的从草原王的手里抓回了那一枚东西一枚温软圆润地珍珠。

    草原王并没有在意这个女孩为什么对一个珍珠如此看重,他的兴趣全部放在了她的身体上……

    很快,帐篷里传来了男人的粗重喘息,和女孩子的痛苦的低呼……

    这一夜晚。草原王仿佛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在这个让自己充满了欲望的女孩地身子上,他仿佛感觉到自己有使不完的精力和体力!整夜整夜,当这个女孩叫的声音越大。他就仿佛感觉到内心那种征服的欲望更强烈!

    一直到天亮,他自己都记不得自己一共蹂躏了这个女孩多少次。只是到最后,当他早上走出帐篷的时候,才感觉到双腿发软,眼睛里也有些眩晕。

    而旁边,几名守护在帐篷之外的王庭武士,看见他们的王走出来的时候,忽然人人都吓了一跳!更有人惊呼了出来。

    这……这是我们地大王吗?!!

    原本还保留了威武仪态地草原王。仿佛苍老了十岁,他的额头明显了出现了几丝皱纹,而眼神也不复从前地明亮,变得有些浑浊,而且……还夹杂了几丝暴虐和焦躁。

    草原王有每天早上骑马的习惯,可是今天早上,当他试图上马的时候,他却忽然身子变得蹒跚。几乎都无法骑上去。险些摔倒,还是在侍卫的搀扶下。他才勉强坐在了马上。

    这一切,让草原王的心里猛的一沉!!

    白天,金帐里的议事,人人都察觉了他们的大王的变化。人人都看出了草原王的疲惫和衰老……甚至他连议事的时候,都明显有些注意力无法集中,坐在那儿,仿佛昏昏欲睡的样子。

    而且,他出乎意料的变得狂躁易怒!当一个将军忍不住关问了两句的时候,这位王却忽然就爆发了怒气。他猛的拍了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对方大骂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老了!以为我不行了!以为我已经当不了王了!以为我镇不住你们这些混蛋了!滚!滚!给我滚出去!你这个混蛋!来人!给我把他拖出去!抽一百鞭子!一百鞭子!!!”

    随后,草原王身子摇晃了几下,重重坐倒,他喘息急促,胸口不住起伏。

    他看着下面众人惊恐的眼神,当他看见自己最喜欢的几个儿子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宴会里,这几个小子,看着含月的时候,那种贪婪的眼神……他心里陡然生出了一股极度的厌恶和愤怒!

    随后,他不理会众人的眼神,踉踉跄跄的重出了大帐,飞快的回到了自己帐篷里。用力推开了身边的侍女,然后飞快的闯了进去。当他看见了含月一身轻纱,正在用清水擦洗自己的身子,那娇嫩的肌肤上,还有不少地方淤青……正是昨晚自己的暴虐留下的痕迹。

    他的内心,陡然一把火苗就被点燃了!

    他感觉到自己很愤怒,很愤怒,非常愤怒!

    他需要发泄!

    所以,他再次扑了上去,一下就把含月压在了身子下面,尽管女孩在惊呼,旁边的水盆子被打翻了。都没有动摇他的冲动。

    只有压在这个女孩的身上,他仿佛才找回了自己的精力,自己的力量,自己的雄风!仿佛只有在她地身上自己才恢复了那么雄壮的草原王!自己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到了第三天,武士们没有看见他们的王从帐篷里出来,一直到了太阳升起到头顶了,帐篷里才传来了蹒跚的脚步声,随后帘子挑开。当大家看见了王的样子,所有人都惊呆了!!

    王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他的原本棕色地头发,都隐隐的泛出了苍白的颜色,两鬓斑白……哪里还有半点威震草原的王者的雄风?他仿佛就是一个虚弱的,衰老的老人!

    这次,他连马都上不去了,在几个武士合力的搀扶下。他勉强坐在了马上,身子却有些歪歪斜斜。

    这一天,在帐篷里,王地衰老,让所有人都惊讶了。这个老迈的家伙。甚至看见帐篷里空了一个位置,就大发雷霆:“怎么少了一个人!!王庭议事,居然有人敢不来!!”

    随后,旁边人小声提醒他。缺席的那一位,正是昨天被他下令抽了一百鞭子,正在家里休养。

    看着下面的人,对自己投来的那种疑惑地,甚至是不解的眼神,草原王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被深深的刺伤了!!他很愤怒,他心里更是惶恐,他心里也隐隐地感到了自己的衰老和虚弱。可是,身为一个力量为尊的草原的王者,他害怕被人说自己虚弱!因为那样,他将更加失去威严!!

    “越是虚弱的人,越会用虚张声势来强调自己的‘强大’。”萨拉丁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现在的背后支持者郁金香公爵,那个脸上带着温和地微笑。甚至有些阴柔的少年公爵。

    草原王愤怒!他非常愤怒!

    他自己都不明白。这种愤怒从哪里而来,仿佛这种愤怒尽情的吞噬着自己的灵魂。一把熊熊的邪火,燃烧着自己,让自己几乎要爆炸,恨不得立刻找到地方来发泄!

    终于,这一天的议事,不到一半的时候,愤怒的草原王,下令把一个近臣处死,只因为这个家伙对自己说话地时候,没有正视自己地眼睛!

    “你怕什么!怕我吗!!还是你心中对我不恭敬,所以不敢看我的眼睛!!”草原王几乎是暴跳如雷,然后他当着众人地面,跳了起来,拔出自己的弯刀,一刀就劈在了那个可怜的家伙的脑袋上,鲜血喷洒,热烘烘的血液喷在自己的脸上,草原王被这血腥刺激了一下,仿佛才终于得到了一丝发泄后的轻松。

    不过随后,他看着满帐里那些惊讶的目光,他心中再次涌起了无边的烦躁!

    这些家伙……你们,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还没老!没有老迈昏花!!!

    再一次,他仿佛逃跑一样的冲出了自己的帐篷,然后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他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帐篷,尽管他很想回去看看那个让自己疯狂的女人……可是,这一刻,他毕竟还是一个王者,他的内心,一种本能的警惕生了出来。他隐隐的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头,他需要仔细的想一想。

    终于他在王庭之外,徘徊了好久好久,那草原的风,似乎抚平了自己心中的焦躁,他决定回去看看,那个女人……难道她……

    当他烦躁的驱赶开了那些围在自己周围的侍卫,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帐篷,却远远的看见帐篷外,几个侍女,仿佛有些惶恐和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回来。他的心里忽然就隐约的猜测到了什么。

    果然,他愤怒的跑了过去,在外面,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男人的急促的声音和女人抗拒的低呼。

    含月的心里很冷漠,但是她的脸上依然表现得很惊慌。她坐在帐篷里,穿戴好了衣服,然后静静的等候着。

    果然,上午的时候,就有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含月知道,这是草原王的某一个儿子……至于是哪一个,含月并不关心。

    有什么区别吗?这些家伙。他们只会用贪婪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幻想着第一时间扯碎自己的衣服,然后把自己压在身子下面。

    这个男人进来地时候有些惊慌,不过当他看见自己的第一个瞬间,含月看出了他眼神里的欲望,随后,她立刻惊呼了几声,这更加刺激了对方。

    没有一句话。这个男人上来就要拉自己的手,仿佛想把自己带走,含月挣扎了几下,挣扎的过程里,她很巧妙的让自己的衣服被撕裂了,露出了她娇嫩有人的腿。

    她看见了这个男人用力地吞了几下口水,然后就不顾一切的压了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帐篷的帘子掀开了。草原王咆哮了一声。他举着弯刀冲了进来。那个年轻的男人立刻惊吓的颤抖起来,随后他仿佛兔子一样跳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躲开了弯刀的劈砍。

    不过含月这个时候,很巧妙的用自己地身体绊了他一下。

    “啊……”这一声短促的惨叫。

    很快,王庭外的武士们听见了这里的呼声。当他们围过来的时候,他们亲眼看见了草原王最喜欢地六王子从帐篷里一身鲜血的冲了出来,神色很是惊慌,而六王子的腿上。被砍了一刀,鲜血流淌不停。

    而草原王随后咆哮着冲了出来,他举着自己的金质弯刀,追在后面,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刀劈在了自己儿子地后背上!

    弯刀透胸而过,六王子连叫都没有来及叫出来,就已经倒了下去。

    这个时候。旁边的武士围拢掠了过来,有人试图去搀扶他们的王,有人则赶紧去看六王子的生死。

    “你们!你们也向反我吗!!”

    草原王的双目赤红,他飞快的一刀砍倒了身边一个试图搀扶自己的武士,这时候,就听见一声惊呼,他的另外一个儿子跑了过来,这是他地第十一个儿子。

    看见了这个家伙。草原王心中生出了狠毒的念头!

    “你!你也来这里干什么!你也想着那个女人。想来偷走她吗!!”

    他双目赤红,忽然就犹如一头狂怒的雄狮一样的跑了过去。这个年轻的儿子还没有来及叫出来,就被一刀砍在了脖子上,横着就倒了下去。

    他最后的一句话是:“父亲……我,我只是听见了惊呼,来看看……”

    “滚!滚!都给我滚!!!!”

    草原王用力扔掉了弯刀,他亮亮牵强的退后了几步,看着周围的武士,还有围拢过来地部将:“所有人,给我滚!这些尸体,放在这里!不许碰!谁都不许碰!!!!”

    他忽然一头跑回了自己地帐篷里,草原王看见了含月,含月正坐在那儿,她的衣衫破烂,修长地腿裸露在外面,而胸膛的衣襟敞开,露出了圆润的弧线。

    “你!你……都是你!都是你!!”

    草原王咆哮着,猛烈的扑了上去,同时狠狠的扯开了含月的衣服,用力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含月心中已经没有悲哀了,她甚至很冷漠的感觉到了草原王愤怒的进入自己的身子,然后,几乎是在第一时间……

    草原王感觉到自己的欲望阀门陡然彻底被打开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全身的力量,生命力,一切的一切,都飞快的泄了出去,他心里终于生出了一丝绝望的恐惧来!

    终于,他大吼了一声,在含月的身上,身子狠狠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软软的倒了下去,口里,鼻子里,眼睛里,都流出了鲜血!!

    含月默默的推开了这个死去的男人,然后坐了起来,她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她听见了帐篷外面的惊呼声和匆忙的脚步声。她并没有慌张,而是走到了帐篷里的一面镜子旁,她站立在镜子前,轻轻的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镜子里,自己依然美丽如昔,眼神依然如月光一样的恬淡。

    “我……我叫含月。”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公爵大人他说……他说,我很美丽。”

    最后,她的手指握着自己脖子上佩戴的那枚珍珠,然后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牙齿里藏着的那一粒药……

    王庭已经乱成了一团。

    大王最喜欢的两个王子被他亲手杀死,随后人们在王帐里,看见了死去的大王,和那个女人的尸体。

    除了极度的惊讶之外,还有一些头脑清醒的人,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迫切的问题!

    草原上的势力,要重新排位了!

    有三个王子,在得到了消息之后,立刻就跑回了自己的帐篷,然后忙碌的调遣兵马,而那些将军们,也飞快的奔波忙碌起来。

    兵戈声音,马蹄升,嘶叫声……

    讽刺的是,并没有人去管帐篷里的那两具尸体了。

    而就在这一片忙碌之中,并没有人发现,萨拉丁,这个大王最小的儿子,却悄悄的,带着他所有的人马和部下,在今天一早,就离开了王庭,远远的离开了。

    “杀吧!抢吧!等你们杀个够,杀得筋疲力尽,就是我再次回来的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恶魔法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