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七六章 广州的血


    大唐至德三年。

    广州大食胡商趁岭南经略使何履光率军北上参战之际作乱,广州刺史弃城而逃,大食胡商血洗广州,劫掠阖城财物后登船而逃。

    当然,这是原本历史上。

    原本历史上这个仇直到唐末才由黄巢来报。

    黄巢占领广州屠十万胡人。

    而现在这些大食胡商选了一个很错误的时间动手,正当他们在广州城内大开杀戒的时候,丝毫不知道一头就喜欢杀他们的霸王龙正悄然而来,缓缓靠近了广州城……

    广州城內。

    “杀,杀光他们!”

    来自汉志,已经在广州住了十年的大食商人赛义德亢奋地吼叫着。

    在他面前,数以千计的胡商,他们的家奴,商船水手撕下友好的伪装,身上穿着偷偷运来的锁子甲,拿着同样偷偷运来的刀剑和长矛,疯狂地杀戮着那些带着善意容纳他们居住在此的百姓。后者在他们的砍杀下哀求惨叫着,甚至叫着他们的名字,但可惜曾经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只有狰狞,曾经谦恭行礼的手中只有屠刀,这些善于表演的家伙此刻不再表演,他们毫无怜悯地砍下那些曾经和他们比邻而居的头颅。

    熊熊燃烧的火光中,不断落下的细雨中,他们那狰狞的面孔显得无比扭曲,滚滚的浓烟中那疯狂的笑声响彻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

    “我就喜欢这样!”

    赛义德不无得意地吼叫着。

    此刻这个平日和蔼可亲的胖胖胡商带着身上沾满的鲜血,拎着一把弯刀,随手抓住自己一个本地生意伙伴的女儿头发,在她的尖叫声中,看着她那惊恐的面容说道。

    “轰!”

    骤然间他背后一声巨响。

    他愕然转回头,就看见那两扇关闭的城门猛然打开,门栓折断的碎木打得城门后那些胡商一片惨叫,而就在这同时,那敞开的城门外,出现了一个低着头,外面罩一件黑色麻布长袍,头上罩着兜帽,手中拖着一个巨大狼牙棒的身影,在身后铅灰色阴云翻滚的背景上,伴着夹杂雨丝涌入的狂风,默默地站在那里,看上去仿佛带着来自幽冥的寒意。

    “杀!”

    城门內最近的一名大食水手吼叫着挥刀上前,几乎就在那弯刀砍中的瞬间,那人鬼魅般动了一下,避开弯刀的同时,左手抓着这名水手的面门一下子举起来,很随意地向旁边城门洞的青砖上一按,那水手脑袋就像被猛踩一脚的西瓜般炸开在青砖上,死尸缓缓滑倒瘫坐在墙根。

    城门內的数十名胡商和水手面面相觑,突然间同时大吼一声,各自举着武器一拥而上瞬间将其淹没。

    赛义德长出一口气。

    下一刻无数惨叫响起,那数十名胡商和水手,就像被一头狂奔的犀牛撞上般带着溅开的血光倒飞起来,一名胡商转眼到了他头顶,被撕开的肚子里内脏带着鲜血的腥臭从天而降,正糊在赛义德脸上。赛义德惊恐地尖叫一声,紧接着就尿了一裤子,他手忙脚乱地从头上摘下那些东西,刚把脸上的拿开,一个黑色的兜帽就出现在他视野,紧接着那兜帽下的脸缓缓抬起来,一张让他刻骨铭心的面孔如地狱的恶魔般近在咫尺,赛义德的腿一软直接跪下了。

    “看了上次还没教会你们在我大唐的土地上该如何做人啊!”

    杨丰叹了口气说道。

    “那也就没必要再做人了!”

    紧接着他说道。

    说完他的左手一下子掐住了赛义德的脖子,然后一脚踏住他跪倒的膝盖,大吼一声猛然向上一扯,后者的脑袋连同小一段脊椎,硬生生被他从那身体上扯了出来。

    紧接着他一脚将死尸踢飞。

    血淋淋的死尸坠落在那些已经停下屠杀的胡商面前。

    杨丰就像拎着一根血红色的鞭子般拎着那颗头颅,同时用森然的目光看着这些傻了一样的大食胡商和水手们,后者全都在不停地哆嗦着,甚至就连那些被他们屠杀的百姓也都傻了一样看着杨丰,看着他一手巨型狼牙棒,一手拎着带半截脊椎的人头的身影。在这个身影背后,珠江岸边那些大食商船的另一边,一艘水师的鸟船缓缓驶过,船上那些水军士兵不断向外射出一支支带火的利箭,这些利箭不停落在那些船帆上,然后伴随他们的前进,那些船帆全都熊熊燃烧起来。

    “快跑啊,是杨丰,是那魔鬼!”

    一个大食胡商骤然间发出惊恐欲绝的尖叫。

    然后他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

    紧接着所有看到了杨丰的大食胡商和水手们,全都同样尖叫着发疯般向前跑去。

    杨丰的名字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恶魔一样,这些胡商或许不一定见识过当年他端坐在尸山血海中喝茶的场景,但却都同样清楚他的恐怖,这可是攻破库法,把曼苏尔绑在库法城头活活烤死,将整个巴比伦尼亚杀得尸横遍野,让大食人的鲜血染红底格里斯河,让大食帝国分崩离析,至今还在混战不休,在巴比伦尼亚都能止儿夜啼的名字,无数大食人为之战栗诅咒却又无可奈何的,他甚至已经被那些长老正式归入魔鬼的行列。

    当然,同样也意味着大食的凡人肯定无法和他对抗。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逃跑了。

    “你们还在等什么?”

    就在大食人溃逃的时候,杨丰看着那些还在茫然中的百姓说道。

    “难道你们没有手?难道你们没有腿?此刻杀戮你们亲人毁掉你们家园的仇敌正在逃跑,你们为什么不追上去报仇?你们没有武器吗?菜刀,木棍,石头,粪叉,哪一样不是武器,就是一根绳子都能把敌人勒死,我不会再动手了,如果你们愿意这些仇人带着你们亲人的血,带着你们的财富就这样逃走,那么就随你们便!”

    杨丰紧接着说道。

    那些百姓面面相觑,紧接着几个青壮年吼叫着,捡起身边所有能当做武器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向着逃跑的大食人冲过去,其中最快的一个转眼间追上一名大食人,手中的石头狠狠拍在后者脑袋上,下一刻所有百姓全都疯了一样,如洪水般向着大食人汹涌而去,就像杨丰所说的,拿着木棍石头粪叉铡刀等所有能当做武器的东西,不断将一个个大食人砸倒,然后不停砸成烂肉。

    而此时的大食人已经顾不上和他们战斗了,杨丰的到来完全摧毁了他们的勇气,这个恶魔的种种传说让他们心中只有恐惧,他们全都在拼命向另一边的城门逃跑。

    这种逃跑就像瘟疫般,在正屠杀广州百姓的大食人中蔓延,随着杨丰这个可怕的名字从那些逃跑的大食人口中传出,所有正在屠杀和洗劫的大食人纷纷惊恐地逃向城外。然后越来越多的百姓也被南阳王这个大唐战神到来的消息所鼓舞,拿着所有他们能够找到的武器加入反击的行列,甚至一些女人都拿着剪刀捣衣棰冲上去为她们亲人报仇。说到底这座城市的百姓数量肯定远多于大食人,哪怕仅仅算青壮也不会比后者少,要知道广州还有两个府的府兵,只不过刺史先跑了,老百姓失去组织和大食人这种本身就有组织的没法比。

    但杨丰的到来改变了混乱,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也让那些百姓立刻镇定下来,然后在那些官吏和豪强带领下开始转换了状态。

    很快阖城被屠杀变成了阖城喊打。

    杨丰站在这座城市中心的鼓楼顶上,在阴云翻滚的背景上,肩扛着他那柄巨大的狼牙棒,仿佛一座神灵的雕像,此刻的他恍如正在释放出神灵的光辉,照耀着这座城市,赋予那些百姓无比的勇气,点燃他们复仇的怒火,让他们瞬间由被屠宰的羔羊化身为嗜血的猛兽,在一条条街巷激荡着将那些大食人砸成一大堆烂肉。

    不过绝大多数大食人依然纷纷逃出了广州城。

    毕竟他们想逃出去并不难。

    只是他们却已经离不开大唐的土地了,因为他们所有的船只都已经被那艘鸟船上的水兵点燃,这时候全都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炬,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先躲进山林,再寻找机会逃走,这时候广州并不大,基本上就是以南越国官署为核心那一小片,那里就是原本广州刺史府扩建的,而杨丰是从东门进城的,这些大食人向南过不了珠江,向西是平原人口聚集区肯定没法躲,那么留给他们的只有向北,出北门奔越秀山和白云山这片山区。

    至于逃到山区以后……

    这时候谁还管以后,不跑就是死路一条了,跑出去还有机会,哪怕没机会还能苟延残喘呢!他们可是很清楚已经不能指望广州百姓再以友好态度接纳他们了,好在这些家伙很多都是在广州住了多年的,对周围环境熟悉得很,实在不行就继续钻山,一直钻到那些溪洞夷獠那里去。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那是杨丰专门给他们留出的陷阱。

    (刚来电,还有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历史粉碎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