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庶子风流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期期不敢奉诏 (大结局)


    朱厚照一声大喊。

    那远处马上的骑士似是听到了什么,猛地抬头张望,接着长剑一指,带着亲卫的马队,便疯狂地往朱厚照的方向奔来。

    呼……

    叶春秋看着胡子拉渣的朱厚照,发自心底地呼出了一口气,总算这个家伙还活着……

    只是这家伙,面上看起来已经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虽还年轻,可是气质已是全然不同了。

    可是……叶春秋是不会被这孙子的外表所蒙骗的。

    他火冒三丈,身边的亲卫,已是驱赶了附近的法兰西人。

    叶春秋利落地下马,而近在咫尺的朱厚照没来由地感动了,在这里,居然见到了叶春秋。

    叶春秋又一次救了自己。

    仿佛这个人,命中注定就是自己的幸运星一般。这既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心口又有一股久别重逢的感动。

    他一下子要冲过去,想给叶春秋一个熊抱。

    谁料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拳头。

    叶春秋很直截了当地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

    朱厚照疼得龇牙咧嘴,拿手一揩鼻子,满手都是鼻血,脚下同时打了个趔趄。

    身边的禁卫,却是半分不敢上前,他们想了想,然后把目光别到一边去。

    当作没有看见吧。嗯,没有看见,没有看见……

    朱厚照看着手上的血,再看着怒气冲冲的叶春秋,心里浮起几分惭愧,又有几分惧怕。

    他尴尬地道:“呀,朕自出海西征,再带十字军东征以来,历经大小数十战,从未有伤,今日这第一滴血,便自春秋而始。”

    叶春秋显然怒气难消,厉声道:“陛下,闹够了没有。”

    朱厚照觉得面子上有些搁不下了,方才你揍了朕,朕给你一个台阶下,开了一句玩笑,你不顺坡下驴倒也罢了,居然还如此严词厉色?

    朱厚照咳嗽了一声,道:“应当叫以奉上帝恩典,全世界的救世主,全佛朗机的君父……”

    而这边,叶春秋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

    朱厚照看着依旧不改面色的叶春秋,越说,则越没有信心,以至于后头的话,越渐微弱,最终他把脑袋耸拉下来。

    叶春秋直直地盯着朱厚照,非常严肃地吐出了两个字:“够了。”

    叶春秋这一路上来,心里焦急万分,一肚子怨气,早就想好了无数呵斥的话,可这家伙说装孙子就装孙子,一点征兆都没有,不禁觉得肚子里还憋着的许多话一时间找不到了出处。

    最终……叶春秋叹了口气:“够了,过一些日子,就该回家了。”

    回家……

    朱厚照看着叶春秋,却是道:“春秋,你怎么在这里?”

    叶春秋显然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诚如他也不知道朱厚照为何在这里一样,而现在显然不是畅谈的时候,这种事,只能容后再说了。

    叶春秋没说话,朱厚照却又想起了什么,道:“朕现在还不能回去,朕还有两件事要办,第一,是非要宰了那法兰西国王,其二,朕要踏破伊斯坦布尔,这是朕唯一的夙愿。”

    叶春秋正色道:“传令下去,捉拿法兰西国王,格杀勿论!”

    朱厚照不禁喜悦起来,此时他浑身都是血,于是收了剑,听到四面八方的新军开始对法兰西人进行分割合围,知道大局已定。

    于是他豪气干云地道:“朕见了你,真是不知高兴得如何是好,可是……春秋,这一次你一定不要帮朕,朕说过,朕要亲力亲为地做一件事,立下一桩大功,权当是朕求你,你带着你的新军在此按兵不动,朕要召集各路的十字军,踏平伊斯坦布尔。”

    朱厚照显得很不自信,他觉得叶春秋绝不会再放纵他肆意胡为了。

    可是差一点,只差一丁点了啊。

    叶春秋沉默了。

    他似乎在考虑什么,最终他点了点头道:“好,陛下,这是最后一次。”

    朱厚照忍不住欢呼雀跃。

    营寨,总算是安顿了下来,法兰西国王的头颅,直接悬挂在了辕门。

    而朱厚照与叶春秋在大帐之中,各诉自己的际遇,二人都不免唏嘘起来,叶春秋自然而然将自己夺取了伊斯坦布尔的事隐去了。

    朱厚照吃着酒,面上带着醉红,他兴冲冲地道:“春秋,咱们真是想到一处了,目标都是伊斯坦布尔,当初朕看这万国舆图,便晓得这里乃是天下的心脏,朕故意没有谈及它,你道是为什么吗?怕的就是你先占了那儿,朕这不世之功,可就毁于一旦了。”

    叶春秋只是抿嘴一笑,继续喝酒。

    朱厚照又叹口气,道:“这一次,朕可是明言,你只能在一旁看着,你的新军,朕一兵一卒都不动。”

    “好。”叶春秋的回答,居然很干脆。

    朱厚照愿以为叶春秋一定会派出几千新军生员保护自己的,想不到答应得如此干脆,反而愣了一下。

    而后他试探地层层加码:“朕也不需要你的弹药补给,朕自有破城的办法。”

    “没问题!”叶春秋满口答应。

    朱厚照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从前的叶春秋,可从来不是这样的,今日怎么什么事都顺着他呢?

    可是一想到他带着兵杀上了伊斯坦布尔的城头,朱厚照便热血沸腾,此时酒气上涌,等他幻想消散的时候,侧目看了一眼喝酒的叶春秋,心里不禁一动,道:“我们兄弟,还能坐在这里喝酒,朕……真是想不到啊。”

    “是啊。”叶春秋笑了笑,欣喜直达眼底,道:“陛下到现在都没有变。”

    “你也没有。”朱厚照也跟着笑道:“还是那个让朕摸不透的家伙,朕总觉得你心里藏着什么,好吧,朕猜不出,那就不管了。”

    叶春秋不禁奇怪起来:“陛下自始至终没有问到太后与载垚,莫非陛下一丁点也不想念和担心他们吗?”

    朱厚照又笑了,只是显得有些没心没肺,道:“朕可真的一丁点都不担心,朕不是有你吗?有你在,朕就能放心,只想认认真真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叶春秋看着朱厚照,却没有诉责,只是笑着点头。

    兄弟间好不容易相聚,只是畅谈只能留待后头了。

    无数的十字军开始在城下汇聚,各部开始聚集,当佛朗机人们看到了法王的头颅,心里一切都明白了,而且这时候,这位皇帝陛下,已经多了一个头衔法国国王。

    而此时,朱厚照已经磨刀霍霍,誓要踏平伊斯坦布尔。

    叶春秋很守信用,下令新军在后队驻扎,而自己,只是跟在朱厚照身边转悠,却从不发表任何的意见,乃至于朱厚照制定军事计划的时候,他甚至连同意和反对都没有。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浩浩荡荡的大军至伊斯坦布尔数里之外,攻城之战,迫在眉睫。

    朱厚照带着叶春秋和禁卫们,在一处山丘上预备观战,他的心已跳到了嗓子眼里,手持着望远镜,观摩着城中的动静。

    他忍不住意气风发地道:“朕这一次,势在必得,为了这一战,朕已经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春秋,你瞧好了吧。”

    叶春秋很有职业道德地道:“陛下威武。”

    朱厚照的表情有点怪异起来,他怎么都觉得怪怪的,这不是叶春秋的风格啊。

    不过现在朱厚照也没心思深究了,攻城的军马已经到达了指定的位置,朱厚照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正当他准备下令攻城。

    可诡异的事却出现了。

    就在这个时候,伊斯坦布尔的城门开了。

    朱厚照的眼珠子都差点要落下来了,举着望远镜,口里大叫道:“见鬼了啊这是,刘瑾,刘瑾,你得再进城一趟,让他们关门,关门!”

    朕在攻城,你们开什么门!为了破门,朕可想了无数个计划,现在眼看就要实践了,你们开什么开……

    恰在这时,城中走出了人来,这些人,手里都没有带任何的兵刃,出来的人越来越多,而有一队骑士,已经骑马抵达了攻城的前队,似乎在和他们交涉。

    朱厚照冷笑道:“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一定是的,哼,奥斯曼人真是狡诈,看朕怎么破你们,嗯,莫非是空城计?”

    再接下来,那一队骑队,便在前队佛朗机骑士的带领下,居然朝着朱厚照的方向奔来。

    骑队为首之人,穿着苏丹的衣帽和袍子,正是沙欣。

    沙欣这个‘苏丹’,脸色凝重地到了山丘下,远远的便拜倒在地,他的身后,是奥斯曼的王公贵族,此时也随之统统跪倒。

    朱厚照脸都变了,气急地厉声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沙欣道:“久闻万王之王,至高无上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陛下文成武德,乃是上帝之子,而今陛下兴兵而来,下臣不敢抵挡,特此率领奥斯曼文武,特来乞降,还望陛下留我等一条狗命,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说的……居然是汉话。

    显然是紧急从通译那儿学来的。

    朱厚照的脸色已僵住了。

    就这样……破城了?

    身后的叶春秋,差一点没笑喷,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

    朱厚照则是急得眼睛都红了:“不,不能啊,你们要有一点骨气,还没打呢,怎么能降?快,快回你的城中去,咱们打一场再说。”

    顿然间,所有的人的表情都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沙欣觉得这位伟大的君王,一定特么的是在糊弄和试探自己,自己如果真的回到城中去,肯定会被咔擦掉,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很努力地摆出自己的诚恳之色,道:“下臣不敢,下臣久仰陛下威名,如雷贯耳,不敢对抗天兵!”

    朱厚照打了个冷战,原是满腔的热血,只成了苦笑不得。

    此刻,晨曦的阳光洒落,留下了他不知所措的背影。

    而在他的身后,叶春秋只是抿着嘴,露出笑容。

    站在这里,有两个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可是叶春秋心里想,只怕后世的史官,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复述和还原今日所发生的事,可是……这些对于叶春秋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是史官们该去伤脑筋的事,而自己,是该享受当下了,这天地如此辽阔,实在有太多太多东西,自己不曾去体验。

    朱厚照这时侧过脸来看着叶春秋,哭丧着脸道:“春秋,你得帮朕劝他回去,朕非得打一场不可。”

    叶春秋想了想,凝视着朱厚照,一字一句道:“臣……期期不可奉诏!”、

    说着,他按剑,直接下了山丘。

    “喂,给朕一点面子嘛,朕好歹也比你年长两岁,是你的兄长。”朱厚照朝叶春秋背影喊。

    叶春秋没有回头,却是抛下了一句话:“天王老子来了,也没面子可讲,臣要入城了,先入城者,谁便是伊斯坦布尔之主。”

    卧槽……

    朱厚照一下子龙精虎猛起来,这敢情好啊,却是咒骂道:“你作弊啊,你现在才马……”

    叶春秋已先一步翻身上马,直朝着那宏伟的世界中心,绝尘而去。

    (大结局。)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重要声明:小说“庶子风流”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