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寒门状元 第一七五〇章 飞上枝头的麻雀


    乾清宫寝殿,朱厚照睡得正香,被人叫醒很是着恼,起来便呼喝那些服侍的太监和宫女。

    就算知道是沈溪求见,朱厚照也没有好脾气,嘴里骂骂咧咧。刘瑾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故意让沈溪来碰硬钉子,让皇帝对沈溪增添几分厌憎。这种负面情绪积累下去,久而久之,师生之情便会慢慢耗光。

    “……陛下,沈大人不知是出了什么事,非要进宫面圣,怕是有什么要紧事,老奴也不知具体发生什么,一路上问他的话,他也不肯回,要不您亲自问问?”刘瑾面对朱厚照的诘责显得很无辜,好像这件事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朱厚照怒道:“就算沈先生来,不能等朕睡醒以后吗?刚才进去叫醒朕的几个奴才,朕都打了板子,你刘瑾是不是也想挨揍?”

    刘瑾一听,赶紧解释:“陛下,叫醒您可不是老奴的主意,应该是沈大人在宫里认识什么人,陛下要好好查一查,或许可以发现端倪……”

    任何时候,刘瑾都不遗余力中伤沈溪,他知道这是打压沈溪的最佳时机,过了这村儿就没那店儿,趁着朱厚照心情不好的时候攻击沈溪最为有效。

    朱厚照来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刚穿戴好的龙袍,皱着眉头道:“请沈先生到前面大殿面圣吧!”

    刘瑾见朱厚照没邀请沈溪到寝宫,说明非常不满,对自己阴谋得逞无比得意,出去跟沈溪一说,沈溪默默跟在他身后进入乾清宫大殿。

    朱厚照一脸困顿地到了龙案后坐下,君臣相见,全无之前那种融洽的感觉。

    沈溪走上前行礼:“臣参见陛下。”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然后不耐烦地对沈溪道:“沈先生,朕知道你劳苦功高,对大明做出不少事情,但你不能另外挑个时候来见朕吗?朕正在休息……嗯,昨日休息得不好,正在午休,沈先生是否可以体谅一下朕的辛苦?”

    沈溪抬头打量朱厚照一眼,心想:“你可真能豁上这张脸,体谅你辛苦?有什么辛苦可言?是去吃喝玩乐,还是夜夜笙歌?”

    沈溪平静地道:“臣有要事奏禀。”

    朱厚照听沈溪公事公办,更加不满了:“朕说的话,看来沈先生没听进去,有什么要紧事不能等明日?”

    “沈先生,之前朕安排你主持国策推行,可结果呢?银子划拨给了兵部,没听见个声响……你根本什么都没做!这些日子朕很想得到好消息,现在你却说有事来奏,早干什么去了?”

    刘瑾见朱厚照如此态度,内心窃喜,因为这意味着沈溪跟皇帝间出现嫌隙,他得意地帮腔:“是啊,沈大人,陛下一直等候您的好消息。”

    沈溪正色道:“臣今日正是为此而来。”

    刘瑾突然有些紧张了,开口问道:“沈大人,您有了什么准备?还是说有什么好建议,要上呈给陛下?”

    “朝中之事,素来都是有了结果后再上呈,陛下给了您一些权力,您大可先把事情办好,再来奏禀。”

    沈溪道:“臣今日前来奏禀,军事学堂已筹备完毕,请陛下前往视察。”

    饶是刘瑾已有所准备,内心还是“咯噔”一下,心想:“果然不能小觑沈溪这小子,短短半个月时间,甚至没听到他那边有什么动静,突然间就把学堂给办好了?不用说他是暗中行事……派去盯着沈溪的那些人真是该死,对此居然没有丝毫察觉!”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一摆手:“建好就建好吧,朕有时间过去看看!没别的事的话,朕先回去休息了,沈先生请回吧!”

    因为困倦至极的缘故,朱厚照对军事学堂的兴趣减低不少,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事能吸引他的注意。

    刘瑾看到朱厚照如此反应,彻底放下心来。

    就在朱厚照准备起身离开时,沈溪突然道:“陛下,臣刚得到情报,说是鞑靼人兵犯宣府,臣希望陛下对此能高度关注!”

    “什么?”

    就算朱厚照昏昏欲睡,听到这消息后,也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霍然站起,好像瞬间有了精神,“沈先生,您没开玩笑吧?鞑子竟现身宣府?”

    刘瑾知道皇帝好战的性格,见朱厚照如此强烈的反应,马上紧张起来,道:“沈大人,您最好别信口开河,如今国泰民安,九边未曾有战报传来,您这消息怕是假的吧?”

    沈溪眨了眨眼睛,侧头问道:“刘公公的意思是,本官在陛下面前假传西北战报?那可是欺君之罪!”

    朱厚照小眼睛瞪得圆圆的,怒视刘瑾:“对啊,刘公公,你不知道情况别插嘴,让沈先生继续说下去!”

    刘瑾支支吾吾:“陛下,这……”

    被朱厚照又瞪了一眼,刘瑾剩下的话只能先咽进肚子里。

    朱厚照对别的事情或许不那么上心,听说自己的地盘被鞑靼人侵犯,心中那口气绝对不能忍。

    当他知道如今鞑靼人犯边时,小眼睛锐利如鹰眸,刘瑾看了也要胆寒几分。

    朱厚照道:“沈先生,您先把事情说清楚,鞑靼人果真到宣府来撒野?”

    沈溪正色道:“千真万确。”

    “气煞朕也!”

    朱厚照一拍桌子,将旁边刘瑾吓了一大跳,就听朱厚照嚷嚷道,“大明江山社稷,可不能毁在朕手里,朕要亲自领兵打退鞑子!”

    刘瑾心里琢磨:“事情哪里有那么凑巧,鞑子说来就来,就好像跟姓沈的小子配合无间似的,这可能吗?我就不信这邪,定是沈溪故意虚张声势……他掌握陛下软肋,知道陛下听到有战事就会激怒的公牛一样,精神百倍,我该如何阻止?”

    刘瑾道:“陛下万万不可,如今鞑子犯边之事尚未得到证实……老奴并未怀疑过沈大人,只是鞑靼人动向需要详细调查,如此才能确定是否合适陛下御驾亲征!”

    朱厚照厉声喝问:“怎么,刘公公认为朕不该御驾亲征?朕以为,鞑子犯边乃是对朕的极大挑衅,如今乃正德元年,国丧刚过,他们分明以为朕好欺负,沈先生,您马上去安排兵马,朕准备跟您一起……往宣府去!”

    沈溪尚未应允,刘瑾已跪下叩请:“陛下,您的安危系着大明社稷安稳,在不知己更不知彼的情况下,切不可贸然领兵出京,就算真要前往,请由老奴代劳,绝对不能让您出事!”

    朱厚照一脚踢在刘瑾身上,但刘瑾不依不挠,仍旧执意跪谏。

    沈溪此时却出面说情:“陛下,刘公公所言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朱厚照原本打算继续对刘瑾饱以拳脚,听到这话,抬头看着沈溪,问道:“沈先生想帮刘公公说话?这狗奴才,每天都在朕身边唠唠叨叨,就跟晚上的蚊子似的嗡嗡嗡吵个不停,说话做事很不得朕心意!”

    刘瑾哭诉:“陛下,老奴一心为主,绝对不是出自私心,呜呜呜……”

    沈溪看出来了,刘瑾演技浮夸,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他的忠心,为此甚至不惜忍受皇帝的怒火。

    关键在于刘瑾牢牢地把握住了朱厚照的心态,就算皇帝一时恼恨他的劝阻,却不会将其怎么样,反而会觉得他很有责任心。

    朱厚照性格极为复杂,内心情感不是普通人能够明白的,刘瑾算是把握住了朱厚照行为习惯非常到位的一个人。

    沈溪道:“陛下,鞑靼人犯境宣府虽然已得到证实,但如今鞑靼人只是在正北和西北一线犯边,并未影响宣府腹地,未对各城塞发生实质性威胁。依臣之见,如今当以大批斥候前去刺探,若鞑靼人有进一步出兵迹象,陛下御驾亲征为上,否则此去就没有必要,或许行军途中鞑靼人便已撤走,只能无功而返。”

    “是这样吗?”

    朱厚照稍微琢磨了一下,点头道,“沈先生在应对鞑靼事务上,经验最为丰富,朕相信先生判断,这样吧,由先生统筹调查情报,同时负责准备朕御驾亲征事宜,最迟明日……算了,给三天期限吧,调查清楚后,朕再决定是否御驾亲征,届时朕会在朝会上公之于众,若非朕御驾亲征不可,沈先生不能在朝会上唱反调!”

    或许是知道自己亲自领兵得不到大多数朝臣的赞同,朱厚照只能让沈溪出面支持。

    朱厚照对自己有几斤几两非常清楚,知道自己没有实战经验,只能依靠沈溪帮忙,所以不会自负到直接领兵,而是要依赖沈溪,这样他可以当个名义上的主帅,过一把领兵征讨的瘾。

    沈溪领命:“臣遵旨。”

    刘瑾还在那儿哭诉:“陛下,您御驾亲征的事情……怕是跟大婚有冲突,这件事先得跟太后商议。”

    朱厚照不以为然,道:“大婚的事情很着紧吗?朕可不这么认为。大明江山安稳才最重要,列祖列宗知道外族犯边,也一定会跟朕一个心思……对了,刘瑾,这事你不得告知太后,在有结果之前,朕不希望被太后阻挠,谁泄露出去我惩罚谁!”

    沈溪自然俯首领命,刘瑾则叫苦不迭。

    刘瑾很清楚这会儿朱厚照不能随便离开京城,若沈溪真把朱厚照带走,看起来京城一切都是刘瑾做主,但其实失去皇帝为靠山,很多事情刘瑾都玩不转,因为朱批的权力也会跟着朱厚照銮驾转移西北。

    ……

    ……

    朱厚照出来见沈溪的时候哈欠连天,就像个垂暮的老人,回去时已经是个精神抖擞的小伙。

    沈溪见目的达成,目送朱厚照消失在侧门后面,这才离开乾清宫大殿,他人刚出乾清宫门,后面刘瑾小快步追上,行路间气喘吁吁。

    “站住!”刘瑾喝斥一声。

    但这一声,并未让沈溪的步伐出现一丝停顿。

    沈溪能猜出刘瑾心中恼恨,根本没把对方的话当回事。

    刘瑾在后面喊了几声,不见作用,直接小快跑超过沈溪,伸手拦住沈溪去路,脸上憋得通红,显然心中满是火气。

    沈溪停下脚步,好整以暇地问道:“刘公公是什么意思?为何要阻拦本官去路?”

    “明知故问!”

    刘瑾面容狰狞,喝问,“姓沈的,你要打击报复,只管朝咱家来,何必让陛下御驾亲征犯险?你可知你一手将大明江山社稷置于险地?如今陛下尚未大婚,更没有子嗣留下,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那大明江山由谁来继承?”

    沈溪眯着眼打量刘瑾一会儿,最后竟然点了点头:“刘公公忠君体国,本官佩服!”

    刘瑾愤怒地一摆手:“少拿这些话来搪塞咱家,咱家现在就想问你,你可知如此做的后果?”

    沈溪道:“刘公公好像指责错人了,本官不过是将所知情况告知陛下,属份内之责,至于带本官去面圣之人,还是刘公公你,难道这就忘了?”

    “嗯?”

    刘瑾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意之下让沈溪给利用了。

    沈溪再道:“至于御驾亲征之事,系由陛下亲自提出,本官并未作任何指引,甚至本官还帮刘公公你劝阻,你不会忘了吧?”

    刘瑾怒道:“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你明知陛下脾性,知道有这种事,自然会提出御驾亲征,你没有全力阻拦,那就是你的过错。”

    沈溪摊摊手:“是否有错,不是由你刘公公来界定!刘公公若认为本官做事不妥,大可去有司衙门告状,或者直接跟太后说及,看看太后怎么认定此事!”

    “你!”

    刘瑾怒从心头起,之前朱厚照严令不得告知张太后,而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三人,一旦泄露出去,必然是沈溪和他之间有人泄露,调查面实在太窄,他可不敢随随便便说什么。

    指望把这件事栽赃沈溪很困难,因为张太后长居深宫中,说是沈溪透露给张太后知晓,朱厚照定然不会相信。

    甚至刘瑾还要防备沈溪趁机把这件事告知张太后,若张太后找朱厚照问责,朱厚照肯定会怪罪到他头上。

    不管刘瑾怎么想,这件事的主动权都在沈溪身上,他感觉自己非常被动,想继续说什么,沈溪却懒得理会,径直往奉天门去了。

    刘瑾没有死心,一路追着沈溪骂,就好像泼妇骂街,刘瑾心里有小算盘:“我就这么骂,说不定路上有大臣听到,把消息传出去,那时只能说是我跟姓沈的小子交谈时不小心被人听到,那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沈溪好像知道刘瑾的心思,加快脚步没有跟刘瑾多作纠缠,刘瑾一路从乾清门骂到午门,说来奇怪,一路上一个大臣都没遇到。

    刘瑾这才想起,当天没有午朝,大臣中只有六科、詹事府和内阁大学士有可能在宫中,但这会儿是下午不着饭点时,没到散工时,皇宫内怎可能会有大臣来回走动?

    骂得累了,刘瑾又“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沈溪用体谅的口吻道:“刘公公可真是好耐性,居然一路都在言语,放本官身上,本官可做不到。”

    刘瑾骂道:“你个猴崽子,生儿子**儿……咱家骂你个没娘养的东西,在咱家面前装什么孙子?”

    沈溪听到这些骂人的言语,不由笑了笑,无奈叹息:“宫人始终是宫人,想生儿子都没办法。就算飞上枝头,还是麻雀,始终成不了凤凰!”这话说出来,带有极大的挑衅意味。

    刘瑾怔了怔,随即怒从心头起,忍不住扑上前,要跟沈溪掐架。

    不过正好是过宫门,那些御林军侍卫见到如今皇帝面前最得宠的两人要动手,赶紧上前劝阻。

    在侍卫劝架下,刘瑾总算没能把沈溪怎么样。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重要声明:小说“寒门状元”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