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寒门状元 第一七四三章 联手


    乾清宫朝会散后,朱厚照兴冲冲到寝宫休息。

    昨日朱厚照喝了不少酒,沈溪走后他又玩了半宿,这会儿很疲倦,带着兴头想好好歇息,做一个带兵打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美梦。

    而刘瑾则满肚子怨气,陪同朱厚照到了寝宫外,本想跟朱厚照说一些“贴己话”,但未料朱厚照对他不理不睬,他始终找不到机会开口。

    等朱厚照在近侍陪同下进入寝宫,刘瑾知道,自己没机会跟朱厚照诉苦了。

    “……沈溪这小子,老是坏咱家的好事,咱家好不容易在朝建立起来的大好局面,他刚回来就给破坏了!”

    刘瑾怒火中烧,但却对沈溪没辙,他原本就没多少见地,平时所做之事无非靠阴狠毒辣和不择手段,而平时那些看起来高深莫测的计谋,除了少部分属于他灵光一现,其余多出自张文冕和孙聪的手笔。

    一时间对沈溪推行的基本国策没有任何应对良方,刘瑾只能回家找张文冕和孙聪商议。就在他准备从东华门出宫,人来到宫门前时,有人从背后追了过来。

    此人的出现,让刘瑾颇感意外……正是跟他平时没什么冲突,却因为争夺皇帝的宠信有极大矛盾的张苑。

    “是他!?”

    刘瑾见到张苑,寻思其主动来寻的目的。就本心而言,刘瑾不太想跟张苑闹得太僵,因为这是宫里少数几个不受他威胁之人……张苑看起来不得朱厚照欢心,但平日朱厚照对张苑依然信任有加。

    朱厚照虽然好耍成性,但有一颗念旧的心,对东宫老人非常照顾,张苑曾为朱厚照常侍,服侍起居多年,朱厚照现在便给予张苑梦寐以求的富贵荣华。

    “刘公公,这要出宫?”张苑笑盈盈凑过来打招呼。

    刘瑾虽然不知张苑跟沈溪是什么关系,但他知道张苑跟沈溪走得很近,之前刘健、韩文弹劾内廷太监,他跟张苑命悬一线时,正是张苑及时拿出沈溪提前准备好的锦囊,才保得一命。

    虽然张苑说那是城门送别时沈溪所留,但刘瑾并没有完全相信。

    刘瑾挥挥手,让身后跟着的几名太监走得远远的,这才对张苑道:“张公公,你不在乾清宫伴驾,到这里作何?咱家要去何处,跟你何干?”

    张苑对刘瑾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并不着恼,笑着说道:“刘公公不必抱有如此大的敌意,您在宫里和朝堂地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鄙人对您没有任何威胁,您不必将鄙人当作对手看待。”

    “如今沈尚书回朝,对您的威胁……怕是比我们这些宫人大得多,难道您就不想集合所有力量,对抗沈尚书?”

    刘瑾冷笑不已:“同为朝廷做事,沈尚书一心为国为民,咱家为何要跟他对抗?你张公公说话最好小心些,否则咱家要到陛下面前告你一状!”

    张苑有些惊讶,随即和颜悦色道:“刘公公不必对鄙人抱有太大敌意,这么说吧,鄙人前来,是想跟您商议如何将沈尚书扳倒,还朝廷一个清静!”

    刘瑾对张苑没有好感,不认为对方带着善意而来,当即出言拒绝。

    “你要扳倒沈尚书?哼,你可知道这话被咱家告知陛下,陛下会如何对你?张公公,咱家不想跟你一般计较,这话就当咱家没听到,你若执迷不悟,莫说咱家跟陛下奏禀,到时候有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

    张苑一脸惊愕,心里嘀咕:“为何刘瑾对扳倒沈溪之事漠不关心?对了,一定是他不信任我,不过我今日先跟他表明态度,若回头他有了想法,必然会来找我,那时我再跟他商议扳倒沈溪之事……我一定要让你刘瑾万劫不复!”

    其实张苑想针对之人并非是沈溪,而是刘瑾。

    不过他显然自作聪明,以为跟刘瑾表明“心迹”刘瑾便会接纳,大可来个“身在曹营心在汉”,假意与刘瑾联手,但其实背地里掏空刘瑾的老底,再给其致命一击。

    毕竟沈溪跟他没有利益冲突,张苑目的明确,就是取刘瑾而代之。

    张苑行礼:“看来鄙人错估刘公公了,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开。

    刘瑾看着张苑的背影,若有所思:“似乎天下人都知道沈溪回朝要针对咱家,连咱家这个老对头也想跟咱家联合……难道要对付沈溪这小子,真的需假借他人之手不成?”

    刘瑾带着满肚子火气,离宫回到自己临近豹房的私宅,刚进大门,便见张文冕和孙聪等候在院内,他尚未开口,孙聪便迎上来:“公公,锦衣卫镇抚江栎唯回到京城,投递拜帖求见,不知您准备如何处置?”

    刘瑾正在生闷气,突然听到另外一个刺耳的名字,顿时火冒三丈,道:“他投递拜帖作何?难道也是来投奔咱家?”

    孙聪诧异地看了张文冕一眼,回道:“公公,正是如此,此人投递拜帖时,顺道送来一万两银子,说是要孝敬公公您。”

    “据说他在西北的差事没完成,寿宁侯让他跟沈尚书联络,联合起来对付您,但此人却因私仇,选择设计陷害沈尚书,回来后他不敢去见寿宁侯,而是躲了起来,现在要投奔公公麾下。”

    刘瑾皱眉:“此人跟沈溪有仇?而且为了报仇,不听寿宁侯吩咐?”

    刘瑾感觉事有蹊跷,思索了一下,道:“此人虽然有一定作用,但不能留……炎光,你认为呢?”

    张文冕被刘瑾点名,显得颇为谨慎:“公公,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自古以来皆如此,这江栎唯固然是势力小人,但他为仇恨甚至连主子都能背叛,这样的人若是利用得好的话,或许大有助益!”

    孙聪怒视张文冕一眼:“你别忘了,此人曾加害公公,难道让公公不计前嫌?”

    张文冕道:“如此落水狗,失去国舅爷庇护,屁都不是,公公要杀他随时可以,现在将其除掉,除了能让公公心里好受些,能有什么助益?等将其利用价值耗光,公公可轻易剥夺其性命……而他之所以杀公公,不过是出自国舅爷安排,听命行事罢了!”

    “你!”

    孙聪指着张文冕,完全不能接受这个说法。就在他准备跟张文冕争辩一番时,刘瑾一抬手:“你们别吵了,炎光说得对,跟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计较,完全没必要……咱家要全力对付姓沈的小子,他回到京城便摆了咱家一道,现在无论是谁,只要能帮咱家的忙,咱家一定要好好利用。”

    张文冕恭维道:“公公公私分明,让人佩服。”

    刘瑾脸色阴冷:“今日朝会上,姓沈的不但让陛下定下攻伐鞑靼之基本国策,还要建什么军事学堂,请问目的何在?”

    张文冕和孙聪对视一眼。

    沈溪可说是刘瑾眼前的最大对手,除了沈溪外,朝中无人能跟刘瑾抗衡。

    孙聪道:“公公,你乃司礼监掌印,手握朱批大权,无论沈尚书要做什么,只要您以不变应万变即可。”

    张文冕笑道:“我看并非如此……沈之厚用意,说白了就是要在朝中建立一支以他为首的势力,他年轻气盛不得那些顽固的老迈文官赏识,所以干脆从武将着手,若是他将军队掌握手中,就算公公在朝再如何呼风唤雨,又如何能伤其毫毛?”

    孙聪打量张文冕:“炎光,你应该很清楚,沈尚书乃文官,怎会从军队着手?这不是自甘堕落吗?”

    张文冕道:“那可未必,沈之厚一直顶着文官的名头,做的却是南征北讨的差事,若是换作太祖时,以他的功劳怕是早就封王封侯,但可惜如今太平年景,他取得再大功劳,也不过是兵部尚书。即便如此,他还是能通过蛊惑君王而得到军队的掌控权,陛下对他非常信任。”

    刘瑾握紧拳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咱家未想到这一层,他拉帮结派,准备以军事学堂笼络一批将领,难怪会如此急切,居然首次以兵部尚书之身参加朝会便提出建议。”

    张文冕见刘瑾采纳他的说法,继续推波助澜:“公公还是要防备沈之厚一下,他若是跟寿宁侯等人暗中联络,如今国舅爷正设法扳倒公公您,两者联合,怕是对公公您在朝中地位,有极大影响。”

    刘瑾点头:“说得是,之前张苑来找咱家,说是要跟咱家联合,这件事你们如何看待?”

    张文冕又抢先一步:“公公,这是国舅爷主动对您示好……张苑张公公一直都是国舅爷的人,若是您可以跟国舅爷合作,乃当前最好选择,您不可能跟沈之厚和平相处,他的目的跟那些文官一样,要将您置之死地!”

    孙聪道:“两位国舅爷似乎也不想让公公安生。”

    张文冕笑道:“孙兄怎忘了一件事?无论沈之厚再怎么折腾,他只是臣子,一旦失去陛下信任,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但两位国舅爷却不同,他们是皇亲国戚,如今陛下年少,且太后正当盛年,此时要扳倒两位国舅爷,实在困难重重。”

    “既然两位国舅爷想要跟公公您合作,公公以后将部分利益分润给他们便是,就此去掉一大劲敌岂不美哉?公公何必跟两位扳不倒的人斗法呢?”

    刘瑾吸了口气,显然他也想到这一层,当即对孙聪道:“你有时候想事情,也综合考虑一下,炎光想的比你周到多了。”

    无论孙聪再怎么偏帮文官集团,刘瑾这边也没失去对孙聪的信任,因为他知道孙聪的能力,而且孙聪跟他是姻亲,能让人放心。

    孙聪发现自己的地位逐渐被张文冕取代,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多做评论。

    张文冕道:“之前公公想借沈之厚之手除掉江栎唯,此时应巧妙利用,不如把之前沈府失火之事栽赃给外戚,如此让沈之厚仇视两位国舅爷,就不用担心外戚跟沈之厚合作,而公公却可趁机拉拢国舅爷,让沈之厚的国策不了了之!”

    “嗯。”

    刘瑾点了点头,但他同时抬手阻止张文冕继续说下去,“现如今尚不知姓沈的小子到底能掀起多大波澜……走一步看一步吧,若他真把事情搞大了,咱家会想尽办法让其死无葬身之地!”

    “如今最重要的还是看陛下态度,若陛下过几日便对那国策失去兴趣,就不用太过担心了,咱家犯不着向外戚低声下气,自贬身份!”

    跟张鹤龄所想一样,刘瑾也觉得朱厚照很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并不会长久对一件事专心致志。

    除非吃喝玩乐,朱厚照对大多数事情只能保持几天热度。

    张文冕道:“那公公是否接见姓江的锦衣卫镇抚?”

    孙聪道:“公公不宜与之相见,有什么事让人吩咐一声即可。”

    这次刘瑾采纳了孙聪的观点,点头道:“嗯。这件事便让炎光去做……炎光,你好好利用这个江栎唯,等事成再将之除掉,咱家不想看到这种让人恶心的无耻之徒留在世上。”

    “是,公公。”

    张文冕行礼领命,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江栎唯能一次拿出一万两银子贿赂刘瑾,那意味着此人身家不菲,与之接洽有大把银子入账。

    这对于一直藏身幕后,没什么机会敛财的张文冕来说,乃是一桩美差,刘瑾给了他一条财路,他自然欣然接受。


重要声明:小说“寒门状元”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