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寒门状元 第一七三五章 杀回京城


    沈溪表明态度,想借李频之口把他的意思带跟刘瑾。

    如果这件事完全不追究,那不是他沈溪的风格,自己家宅被烧,如果什么都不理会,既让人生疑,还会显得他怯弱怕事,让人看不起。

    既然这个局已经布下,不可能如此轻易放过,适当地表现出“就事论事”的态度,反倒可以安刘瑾之心……我不冤枉你是幕后元凶,我追究的是证据,要是调查清楚事情真的跟你有关,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李频离开后,沈溪立即回房写奏本,他人在居庸关,但必须把自己的态度向朝廷表明。

    现在谢迁因此事而振作精神,不再打算告老还乡,甚至帮他到皇帝面前“申冤”,那下一步,他就要自己对朱厚照发难,让皇帝盯着案子不放……相信谢迁会叮嘱三司彻查,沈溪有自信查不到自己身上。

    沈溪把奏本写好,然后来到隔壁房间,叫醒一路旅途奔波正在补觉的熙儿。

    之前他在居庸关停留十几日,这会儿正好趁着家宅被烧返京。刘瑾焦头烂额,在其把一切事情理顺前,绝对想不到沈溪会在这时候突然杀回京城。

    熙儿会先一步带着奏本离开,而他自己则会带着王陵之和马九等心腹,紧随其后赶回京城。

    熙儿领命离去,沈溪刚回到房间,王陵之气呼呼而来,显然已知道沈家被烧之事,一见面便扯着嗓门喊:“师兄,听说有人在你家中放火,到底谁干的?咱们应该即刻返回京城,追杀凶手,将其碎尸万段!”

    沈溪打量王陵之,皱眉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现在还不知是谁做的,等调查清楚再说。”

    王陵之一脸愤恨之色,问道:“那咱们几时回京?这段时间在居庸关这鬼地方,都快闷出个鸟来了。”

    “就今晚吧。”

    沈溪道,“我稍后会让人跟隆庆卫指挥使打一声招呼,让他的人打开南口城门,我们连夜出发,应该可以在明日天黑前回到京城。”

    王陵之握紧拳头:“贼人太可恶了,简直无法无天……你可是兵部尚书,统领全国军队,这些人竟敢在你家里放火!”

    王陵之觉得沈溪官已经做到顶了,升无可升,却没想到家里依然会被人放火,这不禁让对他朝廷的典章制度产生了一抹怀疑。

    沈溪这边庆幸没把事情散播开,否则光是身边人就难以应付,关于沈家着火的真相,他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对王陵之和车马帮的人说明,就让它成为永久的秘密。

    ……

    ……

    沈溪突然决定起行,李频这边得知消息时,正在会见刘瑾派来的太监。

    沈溪是兵部尚书,官位远在李频之上不说,还是全国所有军队名义上的顶头上司,沈溪说要离开居庸关回京,那些守关的将领根本不敢拒绝,因此沈溪只是象征性地向李频知会一声,此时人已经离开居庸关好一会儿了。

    受命而来的太监顿时坐不住了,他们弄清楚了沈溪的态度,需要马上回京复命,一行人简单商量后便决定也连夜出发,却比沈溪落后足足半个多时辰。沈溪这边却是日夜兼程,比之刘瑾派来的人快了许多。

    刘瑾遣使前来居庸关,所问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法使用驿站以八百里加急传递消息,这使得沈溪回京一事,暂时无法传递到刘瑾手中。

    这会儿刘瑾无论如何也想到沈溪会突然杀回京城来,在他想象中,沈溪躲在居庸关不肯回京,是因为怕他,而这次沈家着火间接让沈溪找到更充分留下的理由——

    我家里被人放火,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所以先留在居庸关内等候一段时间看看风向再回去。

    却不知沈溪正要趁着这件事对朱厚照施压,一路轻车简从,火速回京,从居庸关回到京城只是旦夕间的事情。

    京城谢府书房,谢迁正在会见屠勋。

    此时谢迁高调返回内阁,主持事务,并且打着彻查沈府纵火案的名头,直接在自己府宅会见朝臣。

    屠勋原本不想过多理会这桩案子,但谢迁催得急,他只能勉为其难派人调查,但取证非常困难,因为沈溪派去放火之人来无影去无踪,甚至还有沈家内应配合,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明确的指向。

    谢迁气呼呼地责备:“屠尚书,给了你两日时间,都未查清楚事情真相,难道认定此案乃刘瑾所为真有那么困难?”

    屠勋无奈地道:“于乔,听你意思,此事一定系刘瑾所为,而不能是旁人犯案?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判断,但一切都要讲究证据,现在连一个案犯都没拿到,罪证全无,匆忙下如何定案?”

    谢迁道:“已经确定有兵丁参与,京城人马就那么几路,包括京营在内,哪些人跟刘瑾关系密切,难道不是一清二楚的事情吗?刘瑾曾执掌三千营,从这点着手调查便可!”

    屠勋非常无奈,现在谢迁认定是刘瑾派人纵火,这让他这个刑部尚书非常难做。

    “一切还是要讲究证据,于乔,你最好放下执念,心平气和待之,如此才不会被仇恨蒙蔽眼睛。”

    “你可有想过,你即便拿到证据,也无法让刘瑾服罪,毕竟没有人员死伤,很难将之绳之以法。”

    谢迁满面愠色:“一个内监,不过四品官,居然敢派人对朝中二品大员家宅纵火,如此还不能定罪?如今便是市井三岁孩童,也知是刘瑾所为,你为何如此执着,非要以证据办事?”

    屠勋苦笑道:“就是因为世人都知道是刘瑾所为,这件事才显得蹊跷,如此做法不是让天下人都怀疑他?堂堂司礼监掌印,会做出此等不智之事?”

    谢迁咬牙切齿:“或许这与其飞扬跋扈惯了有关,根本就不惧朝野抨击……你忘了他是如何为难我等文官?他现在行事早已不择手段,甚至可说无法无天,此番若无老夫入宫面圣,或许又要被其逍遥法外。”

    “老夫绝对不会让此等权阉继续为所欲为,老夫要让他知道,朝中自有清流在,不会让他的野心得逞!”

    屠勋叹道:“于乔所想不过是借助此事将刘瑾扳倒……不是我有意说丧气话,你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以陛下对其宠信,无凭无据的,根本伤不了其根本。若是沈之厚能及时回京,事情反而容易些,这件事始终需要他这个苦主出面才好。”

    谢迁骂骂咧咧:“这小子,人躲在居庸关不敢回来,越是天下人瞩目,他越是喜欢当缩头乌龟。”

    屠勋苦笑一下,没再就沈溪的事情做任何评价。

    谢迁一时间气愤难平,不停对屠勋指手画脚。屠勋碍于情面,只是倾听,没有出言指责和纠正,现在谢迁肯留在朝中继续担任首辅,在屠勋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这把火烧得正是时候,终于把谢于乔的斗志激发出来,以后文官集团不至于处处被动了。”

    ……

    ……

    沈家老小此时也是一片焦头烂额,家中有三分之一的地方被火势波及,这把火最大的影响不是死伤多少人,而是沈家上下俱都惶恐不安,因为这是人为纵火,很可能随时会有第二把火到来。

    家里一些贵重的东西,都被迁到原来的谢府老宅去了。

    谢韵儿对于这场大火的内幕完全不知情,沈溪只是让朱鸿和朱山兄妹跟朱起联络,但不许将事情告知谢韵儿,目的是最大程度保守秘密。

    周氏天天到沈家大宅这边来,朝廷又调拨下一万两银子,这笔钱一部分会被用来购买府邸周围的院子,顺天府会作好原来院子主人的安抚以及搬迁工作,等府邸重建好,规模会比现在大上几倍,她想亲眼见证一切。

    谢韵儿不知周氏真实想法,以为婆婆是为家里担惊受怕,于是出言安慰:“娘不用担心,这把火没损失多少东西,至于是谁放火已经不重要,陛下已经关注此事,相信没有谁再敢来行凶!”

    “而且,相公很快就会回来,那时娘就能彻底安心了。以相公兵部尚书之尊,只要他在京城坐镇,没人敢对我沈家有所冒犯。”

    周氏不满地道:“我还以为咱们家有多光彩呢,结果火都烧到门楣了……听说是宫里一个老太监指派人干的,这天杀的阉狗,我看他是活腻了,咱家在朝中有人,憨娃儿是兵部尚书,还有谢大学士这样的姻亲……甚至皇帝也是憨娃儿的学生,有这么多厉害的靠山,谁敢惹咱们!最好让那天杀的狗太监千刀万剐!”

    谢韵儿没有太关注这场大火,虽然她不知具体情况,但以家中着火前就开始有意疏散人群看,她意识到这场火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或许另有隐情。


重要声明:小说“寒门状元”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