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寒门状元 第一七三一章 面见太后


    坤宁宫内,谢迁终于见到张太后。

    原本朱厚照登基后,张太后就应该迁居永寿宫或者是慈宁宫,但因皇后一直未定,再加上张太后一直把坤宁宫当成自己的家,故此没着急着迁移宫殿。

    当然如此行事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朱厚照十天里倒有九天不在宫中过夜,回来那一天也是夜宿宫市所在的撷芳殿,只有白天才会到乾清宫睡觉。

    作为内阁首辅,谢迁要进入坤宁宫还是有些麻烦的,好在张太后对皇帝大婚之事非常关心,再加上谢迁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过内宫,张太后便让谢迁和王鏊一起去坤宁宫相见。

    谢迁本以为自己行事神不知鬼不觉,结果到了地头才发现,刘瑾居然先一步赶来。

    谢迁一直以为自己行踪隐藏,到了现在才明白,皇宫内处处都是刘瑾布下的眼线,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从谢迁进宫,刘瑾便意识到他可能要去见张太后,于是便提前备好礼物送到坤宁宫来。

    谢迁和王鏊进了坤宁宫,发现刘瑾正在那边献宝,乃是一些产自南洋的五颜六色的宝石,还有珊瑚、玉石等物,这些东西基本有价无市,属于稀世珍宝的范畴,而刘瑾却用他手头的权力轻易便搜罗到……其中有部分是地方官员进献给皇帝的,却被他以权谋私克扣下来,转而送给张太后当人情。

    女人,尤其是像张太后这样死了丈夫的寡妇,天生没有安全感,对这些亮晶晶价值不菲的财宝非常在意,张太后看得眼花缭乱,一时间心花怒放,几乎快忘记接见谢迁这件事,拿着宝物端详个不停。

    “臣参见太后。”谢迁进去后,发现自己不被张太后正眼打量,不得不自行上前行礼问安。

    张太后这才意识到谢迁来了,侧目看过来,笑着招呼道:“谢阁老,之前您一直患病在家休养,如今身体可好转了些?”

    嘴上关心谢迁的病情,手里却依然把玩刘瑾送给她的礼物。

    谢迁恭敬行礼:“回太后的话,老臣身体不支,之前已向陛下递交辞呈,希望陛下恩准,让老臣可以回乡颐养天年。”

    听到这话,张太后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不见,皱眉问道:“这样啊……皇上那边可有同意?”

    最后这个问题不是问谢迁,而是问刘瑾,其实这些奏本朱厚照根本看不到,全部都是由刘瑾代劳。

    刘瑾笑着回答:“回太后娘娘的话,陛下尚未做出决定……这几日陛下操劳国事,尚未问及官员请辞之事,不过以老奴看来,陛下多半不会让谢阁老这样的得力老臣辞官回乡。”

    说着,刘瑾似笑非笑地看了谢迁一眼,好似在说,想走吗?没门儿!我不让你走,你就得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在朝中当个傀儡也好过让你回余姚老家享清福。

    张太后也盛情挽留:“谢阁老,你看到了,满朝上下都看重您的能力,如今皇上登基不足两载,您就这么退下来,实在不合适。”

    刘瑾跟着笑,笑容让谢迁心情越发沉重。

    谢迁心灰意冷,自己前来觐见张太后如此私密的事情都能被刘瑾提前获悉,而且还被其抢先一步赶来送礼,分明是在向他示威。谢迁觉得这个首辅当得忒没有意思,就算明知道自己走后沈溪回朝孤立无援,还是决定要告老还乡。

    这是文人的通病,少有能委曲求全的,说什么“不为五斗米折腰”,显得气节有多高,却在奸臣当道时直接撂挑子走人,把朝堂留给奸佞把持……从这点上说,谢迁跟刘健、李东阳等人没什么区别。

    谢迁道:“请太后见谅,老臣实在力不能支。”

    张太后见无法劝回谢迁,不再就这个问题说事,转而道:“这件事容后再议……谢阁老,您今日前来不会是专门来找哀家说这个的吧?可还有别的什么重要事情要说?”

    谢迁看了刘瑾一眼,他原本是找张太后告刘瑾的状,但现在刘瑾就在旁站着,他当面指责的话无异于跟刘瑾撕破脸皮,况且有些话他说不出口,毕竟之前他对刘瑾服软才换得那些下狱的朝臣平安无恙。如果此时他当着刘瑾的面告状,有背信弃义之嫌。

    谢迁不能直纾胸臆,有些不甘心,只能以隐晦的方式,借着自己退休之事,对张太后进行提醒。

    “太后明鉴,陛下登基一年有余,朝中老臣基本致仕归乡,老臣再留在朝中不太合适,只能请求归田。不过老臣离开朝堂前,有些事不放心,想跟陛下说,却多日未曾有跟陛下当面彻谈之机会,只能向太后进言。”

    张太后微微蹙眉,没说什么,刘瑾却笑盈盈道:“谢阁老在太后面前,可要谨言慎行啊,很多事您说出口,怕是不太合适。”

    谢迁被刘瑾威胁,不为所动,嘴里继续说道:“陛下不思朝政,一心沉迷逸乐,实在有失仁君典范,甚至朝臣想见陛下一面都难,以至于先皇励精图治每日不辍朝的传统就此打破,老臣实在无比痛惜。”

    这话说出来,张太后眉头皱得更深,摇头道:“谢阁老,哀家知道,皇儿登基后是有些荒唐,但始终能恪守帝王本分,朝臣对他的评价也很高,怎到了您这里,对皇儿的看法如此之低呢?”

    谢迁毕竟是在攻击她儿子,张太后听到后心里不爽,直接出言质问。

    刘瑾在朝不但把持朝政,还收买拉拢张太后的身边人,以至于张太后对朱厚照的情况了解不多,尤其涉及朱厚照吃喝玩乐之事都被刘瑾有意弱化,刘瑾甚至让人不断地在张太后面前说朱厚照的好话,让张太后以为朱厚照只是稍微有些胡闹,未让朝堂陷入混乱。

    至于什么阉党把持朝政,张太后一概不知。

    要说张太后稍微明白一些的便是朱厚照喜欢民间女子,再就是朝堂上的事情由刘瑾这位“能臣”尽心辅佐,旁人对刘瑾的评价很高。

    但现在张太后从谢迁这里听说的事情,明显跟平时得到的讯息不同。

    刘瑾在旁帮腔:“谢阁老,您也是,陛下如今做事勤恳,就算不是每日上朝,但基本朝事都有过问……您如此说陛下,那就是您的不对了!”

    在张太后面前,刘瑾表现出一副力挺皇帝的姿态,看起来忠心耿耿,但实际上这一切始作俑者根本就是刘瑾本人。

    谢迁没为自己的话做出解释,继续说道:“太后或许有些事情不是很明了,老臣只能将自己所知,一一呈奏。”

    “老臣之前曾试图觐见陛下,却是久不得恩旨,陛下已有一个月未曾临朝……还有,陛下在宫外建立豹房,宠信市井小人,甚至与之同吃同睡,有失帝王体面。老臣走之前,只能将事实告知太后……”

    张太后见谢迁说得心灰意冷,心中一阵迷惑。她知道谢迁不会造次,如果别人说这些,她早就发怒了,但唯独谢迁说出来,她愿意倾听。

    张太后一直对谢迁怀有感恩之心,要不是谢迁,弘治帝当年至少也会纳几房妃嫔,而不会跟她一辈子相敬如宾。

    她感觉事情应该跟刘瑾有关,而刘瑾跟谢迁前后脚到来,其中必然存在什么猫腻。

    张太后虽然看起来什么事都不管,但不代表她一点头脑都没有,否则她也不可能让弘治帝三千宠爱集于她一身,张太后很聪明,没贸然评价这件事,而是叹息道:

    “阁老既然要离开朝堂,想来思量已久,哀家身居内宫,不适合过问这件事,还是让陛下亲自挽留吧,哀家就不在多说了。至于谢阁老所说之事,哀家会转告皇儿,平时也会多提点,让皇儿勤勉政务。”

    谢迁听到这承诺,没太当回事,但他内心有种“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剩下的事情我不再管了”的释然,好像已经完成离开朝堂前的所有准备。

    刘瑾见气氛有些不太对劲,灵机一动:“太后娘娘,老奴听闻,谢阁老的孙女婿……也就是新任兵部尚书沈大人即将要回京了。”

    虽然沈溪的事情在朝堂上传开了,但并没有传到张太后这里,张太后听到后,不由灿烂一笑:

    “当真如此?那可真是有趣,谢阁老眼光不错,这位沈状元,当初哀家便觉得他有几分本事,先皇对他称赞有加,一路破格提拔,小小年纪便官至二品,在朝名望卓著……未曾想如今他已贵为兵部尚书。”

    谢迁听到这话,认为刘瑾这是在威胁自己,但他面不改色,只是向张太后恭敬行礼,关于沈溪的事情,他一句都不想听。


重要声明:小说“寒门状元”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