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寒门状元 第一六九五章 核查


    一顿午饭过去,焦芳就改变了主意,因为刘瑾召见他并作出指示。

    在焦芳看来,帮刘瑾查京城周边土地欠税一事因波及面不广,问题不大,于是便按照刘瑾吩咐,擅自更改与谢迁商议好的结果,按照刘瑾的意思拟写票拟,然后将票拟递交司礼监,最终这件事朱厚照没过目便由刘瑾直接朱批通过。

    正德元年,大年初二。

    谢迁正在府中享受天伦之乐,王鏊气喘吁吁地前来登门拜访。

    王鏊在内阁轮值时听说朝廷要追查京城周边地主欠税一事,觉得事关重大,必须跟谢迁商议。

    谢迁在自己的书房会见王鏊,听到这消息,显得很惊讶,因为年前他跟焦芳商定的票拟结果并非如此。

    谢迁道:“刘瑾这厮,居然背着内阁擅自更改票拟,难怪兵部突然对京畿之地的田税重视起来,感情是刘瑾在背后捣鬼。”

    王鏊不解地问道:“谢少傅,在你看来,司礼监掌印跟兵部尚书合谋,究竟在图谋什么?”

    这问题把谢迁难住了,琢磨一下,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太合符逻辑,兵部奏请清查京城周边土地欠税情况,怎么会跟刘瑾扯上关系?若是刘瑾主导,这么做除了得罪官绅,没什么好处。

    这个时代皇权不下乡,朝廷仅能管辖到县一级,乡村基本为士绅控制,可以说士绅控制了舆论,一旦跟士绅闹翻,问题很严重,这也是谢迁想不通的地方。

    “管他作甚,多半是借机敛财吧。”

    谢迁随口道,“不过这件事不能任其蔓延,若事态扩大,京畿之地怕是不得安宁。顺天府之稳定乃大明国祚稳定基石,不可疏忽大意。”

    王鏊点了点头,心中带着几分担忧,与谢迁一起进宫面圣。结果二人在乾清宫外等候一个多时辰,愣是没见到朱厚照的面,反倒是把刘瑾招惹来了。

    刘瑾似乎早就知道二人会来面圣,一现身便用阴阳怪气的腔调问道:“哟,两位阁老,这大过年的宫里没有赐宴,什么风将你们刮来的?”

    谢迁对刘瑾没有好脸色,冷冰冰地道:“老夫是来觐见陛下……敢问陛下现在何处?”

    刘瑾笑了笑,道:“如此朝中各衙门多数官员已休沐,九边也平安无事,陛下有什么理由留在乾清宫里等着你们上门?若什么事都需要面见陛下解决的话,那要吾等臣子作何?”

    谢迁恨恨地道:“刘公公,老夫不想跟你计较,但之前关于清查京畿周边田亩税赋之事,内阁所拟票拟乃不宜处置,为何到了你这儿,却成了即刻处置?你可是想要令京畿周边不得安宁?”

    刘瑾道:“此乃陛下亲自做的决定,若谢阁老有异议,等见到陛下后问询陛下为何如此做吧!”

    说完,刘瑾昂着头,得意洋洋离去。

    刘瑾走后,王鏊带着几分为难看向谢迁:“谢少傅,你看当如何处置,继续等下去吗?”

    谢迁摇头:“看来今日想见陛下已不可能,甚至陛下是否在宫内都是个未知数,守在这儿也是徒劳,不如回去后再行商议,看看此事如何处置。”

    王鏊道:“谢少傅,我看这件事先放着不理会,就算朝廷清查京畿周边田亩税赋又能如何?这京畿之地的主人非富即贵,交税的田地少得可怜,还不如趁机梳理一番,清理出部分土地来为朝廷增加收入。”

    谢迁思量一下,嘀咕道:“若只是如此,倒也说得过去,就怕刘瑾那厮背地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既然今日见不到陛下,那来日再求见,我就不信到上元节前,见不到陛下一面。”

    二人商议后,决定先回去等待,也就是暂时把事情放下。

    ……

    ……

    就在京城周边开始一场大规模的田税核算,导致许多人倾家荡产时,西北之地同样面临一场清查。

    进入正月后,沈溪终于知道朝廷派来的钦差是一个老朋友,跟他有过不少交集的兵部郎中王守仁。

    刘健、李东阳在位时,王守仁如鱼得水,因为他父亲王华差一点做到内阁大学士,他自己又是进士出身,因而早早便凭借强硬的背景晋升兵部郎中。一切顺利的话,再过个几年便可出任六部侍郎,跟沈溪相比也不遑多让。

    但在刘健、李东阳失势后,处处被刘瑾针对的王华也在年前致仕返乡,王守仁的官路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

    这次奉命到西北清查钱粮亏空,本来不干兵部的事情,但谢迁念着老友情义,有意予以提拔,再加上王守仁跟沈溪是同年进士,之前关系也不错,谢迁便做主派王守仁前来西北。

    谢迁觉得王守仁很有能力,能够帮上沈溪的忙。

    王守仁于腊月中旬出发,算日子,要到正月中旬才能抵达榆林卫城,这还是路途顺利的情况。

    毕竟西北连续大雪,很多路段已封闭,难以通行,就算沈溪对王守仁再有信心,也估计其抵达的时间最早也是在正月初十前后。

    以沈溪对王守仁的了解,这是个做事一丝不苟之人,明德致远笃行务实,就算王守仁是他的同年,也不会偏帮偏信。

    沈溪对王守仁有着足够的了解,而三边这帮文官武将,乍一听朝廷派来的钦差只是兵部郎中,都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觉得朝廷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视,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或许可以浑水摸鱼。

    榆林卫城里的文武官员对于王守仁的情况知之甚少,了解到的消息无非是此人乃前礼部侍郎、翰林学士王华之子,且跟沈溪是同年,之前一直在六部供职,学问不错。

    当然,就算如此,这些文武官员也不认为可以通过贿赂、威胁或者是别的方式将王守仁打发走,于是筹划如何跟沈溪打好关系,因为他们想明白了,此番既然是内阁首辅谢迁主导彻查钱粮亏空,派来的又是沈溪同年,跟着沈溪走必然没错。

    ……

    ……

    年初这两天到总督府送礼的人比比皆是,作为三边最高军政长官,沈溪原本就地位超然,再加上很多人要靠沈溪化解灾难,趁着新春佳节,很多人想通过孝敬来拉关系,大箱小箱的礼物送来,甚至很多不经沈溪同意便已送入库房。

    总督府衙门许多属官都是历经几任总督的旧人,他们觉得当官收受礼物天经地义,礼物送来就该送进库房。

    马九带着担心,把情况告知沈溪。

    “……大人,这几日前来送礼的人实在是多,之前您让人赶走一批,但他们不屈不挠,转而借助您手底下那些个属官之手将礼物送进来,堂而皇之送进库房……”

    马九对于官场陋习了解不多,沈溪一向不贪,他便觉得官员都应该清正廉明。

    沈溪道:“朝廷审查钱粮积欠的钦差即将到来,这样送礼不是明摆着害人吗?连同年前送来的那批礼物,明日一早悉数送还各家,就说他们的心意本官心领了,目前局势危急,他们想通过送礼方式获得我庇护,想法很好,但没用,还是早早争取向我坦白,换取宽赦的机会!”

    马九抱拳:“是,大人,小的这就去安排。”

    待马九离开,沈溪抚着下巴沉思,这时云柳匆忙而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沈溪皱眉:“来得真够快的,果然是个做实事的人才,可惜啊……”

    云柳问道:“大人,该如何接待?”

    沈溪道:“该怎么接待就怎么接待,就算他跟我是同年,也不是说每件事都要由着他来,公事公办,安排他住进驿馆,回头我会亲自前往拜会。”


重要声明:小说“寒门状元”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