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银狐 第四十四章走上正轨


    第四十四章走上正轨

    胡鲁努尔在监牢中与丁度铢锱必较的商讨卖身钱,嘎嘎带着彪悍的部下在外面毫不留情的消灭着胡鲁努尔最后的心腹。

    看起来各取所需,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即便是王德用这样的老臣,在得知哈密国放弃了胡鲁努尔庞大的家财之后,也就对嘎嘎在东京的屠杀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六天之后,丁度无意中破获了一个坐地分赃的贼窝,从里面起出银钱两万六千四百余贯,堪称开封府立府以来缴获的最大一笔贼赃。

    相比尉迟文,丁度果然不愧君子之称,第七天,憔悴不堪的胡鲁努尔走出开封府的时候,就看到尉迟文摇着一把折扇,笑吟吟的邀请他进马车一叙。

    胡鲁努尔一言不发走进了马车,从手指上褪下一枚戒指递给尉迟文。

    尉迟文接过戒指瞅了一眼,掀开戒指上那个小巧的盖子,找了一张纸用戒指在上面按了一下,上面出现了一个清晰地鼎泰丰印鉴,又从怀里取出一张带着印章痕迹的纸对比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把手摊开伸向胡鲁努尔。

    胡鲁努尔苦涩的摇摇头道:“浮财给了丁度,家财给了你,我如今就剩下几座宅子,再无长物。”

    尉迟文笑道:“宅子已经归属长丰农庄,已经属于哈密王世子的私人财产,我现在要的是你剩余的钱财。”

    胡鲁努尔平静的摇摇头道:“没有了。”

    尉迟文把扇子一收轻轻拍打着手心道:“你会有的。”

    说完话,他们乘坐的马车就迅速的离开了开封府。

    送胡鲁努尔出来的胥吏亲眼看着他被尉迟文带走却没有阻拦,直到马车走远了,才进门向丁度禀报。

    在他看来,胡鲁努尔死定了,只要这个人死了,就没人知晓府尊曾经用了什么法子才不名誉的得到了那么多的钱财。

    赵姝来东宫还礼的时候,正好看见前厅的空地上挺着十余辆马车,一群壮汉正在费力的往下搬东西。

    全是厚实的樟木箱子,两个壮汉需要倾尽全力才能把箱子提起来,这让赵姝非常的吃惊。

    樟木箱子一般是用来存放银锭的。

    在大宋,银子依旧不是一般人能使用的,只有在商铺与官府进行大额交易的时候才会用银子来结算。

    陪她来的伊赛特人铁扫笑嘻嘻的道:“大王给世子送家用来了。”

    赵姝不好在前厅多停留,在嬷嬷的陪伴下沿着长长的回廊去了中厅,她很羡慕世子有一个有钱的父亲。

    铁喜皱着眉头看着嘎嘎很没形象的坐在一颗五百斤重的没奈何银球上,等嘎嘎欢喜够了才张嘴道:“这东西应该放库房里,不该放在书房里。”

    嘎嘎笑道:“这些钱是大王给世子用来修东京到洛阳之间的铁路的,没有这些银疙瘩,谁会相信世子有能力修通东京到洛阳的铁路?”

    铁喜看了一眼手里的账本叹口气道:“即便有三十四万贯,还是不够修铁路,连一半都不到。”

    嘎嘎笑道:“大王说了,这是你启动工程的钱,剩余的就要靠世子继续想办法了。”

    铁喜将账本重重的摔在桌案上怒道:“父王豢养胡鲁努尔这么多年,就指望他给我们赚钱呢,这家伙十余年的收益居然翻了两倍,真是该死。”

    嘎嘎蹲在银球上无奈的道:“已经很难得了,你要考虑到他是一个胡人,大宋没人愿意跟一个胡商做真正的大生意,再说,他已经死了。”

    “死了?”

    “对啊,这一回尉迟文让人把胡鲁努尔的脑袋剁下来了,真的没办法再复活一次。

    不说这事了,大王让我告诉你,拿到钱之后就赶紧开始操作铁路修筑事宜。

    你这一直居住在皇宫里,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正好借着修路的机会,好好了解一下大宋社会。

    一旦铁路修好,让宋人真正享受到了铁路带来的便利,这就会变成世子的功绩。

    我跟尉迟文过来,清理东京密谍司只是一方面,接下来就要全力帮助世子修好这条铁路,打开大宋这个闭塞的世界。”

    铁喜点点头,惋惜的瞅着书房里的十二个大银球,小声的道:“要是再多些就好了,我不喜欢求人。”

    两人正说着话,侍女禀报说北海郡王家的郡主来了,正在中厅等候。

    嘎嘎一听,两眼冒光,一下子从银球上窜起来,急不可耐的拉着铁喜就要去中厅。

    “你去干什么?那是女眷!”铁喜大急,赵姝不过是自己无奈之下的选择,如果让嘎嘎这个大嘴巴看见了,那么,铁丫姑姑就会知道,铁丫姑姑知道了,基本上全哈密勋贵圈子里的人都就知道了。

    “我是长辈,去看看侄媳有什么不对吗?”

    “谁告诉你这是侄媳?我都不知道呢。”

    嘎嘎哈了一声,用力的拍着铁喜的肩膀大笑道:“不错,不错,十一岁就知道找女人,比你姑父我强,我十二岁的时候还正在被你爹用脚踹来踹去的。”

    铁喜用力的挣脱嘎嘎的手,自顾自的去了中厅,嘎嘎见铁喜实在是不愿意带他,只好重新安排好了东宫的守卫事宜之后就回到了铁家小院子。

    “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去见一个十岁的小姑娘,你觉得这中间可能发生什么香艳的故事吗?”尉迟文觉得嘎嘎非常的无聊。

    “西域国十二岁成亲的人多得是。”

    尉迟文瞅瞅嘎嘎满是黑魇魇胸毛的胸膛,嫌弃的道:“你十二岁就长毛,那些西域小子也是,十一二岁就长成了牲口,世子是纯粹的汉人,不是你们这样的野兽。”

    晚饭的时候,尉迟文跟嘎嘎两人难得的做了两个好菜,弄了一坛子酒就坐在大月亮底下对酌。

    哈密国留在东京的污秽已经全部清洗干净了,现在留给世子的是一个毫无瑕疵的一股势力。

    这股势力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登上东京这座巨大的舞台。

    清洗只是两人来东京使命的一小部分,剩下的修铁路,才是他们将要面临的真正问题。

    大宋这个国度或许风平浪静的太久了,人们似乎不是很喜欢有过多的变化,这股浪潮从民间到朝堂上都是如此。

    自从哈密开始修铁路,大宋就嚷嚷着也要修铁路,可是啊,哈密国清香城到哈密城的铁路已经开始运营了,东京到洛阳的铁路至今还停留在口头上。

    现在,需要有人打开这个僵局,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铁心源选定了自己儿子成为这个吃螃蟹的人。

    就在尉迟文与嘎嘎两人酒意浓厚的时候,铁喜送走了赵姝,他特意多留了赵姝一个时辰,直到天黑才放赵姝离开。

    这样做对赵姝来说自然是非常不合适的,还没有出闺阁的女子,这样做非常的不妥。

    不过,赵姝依旧沉浸在铁喜书房里那十二个巨大银球带来的震撼之中。

    铁喜的目地也就在于此,他需要有一个靠谱的人把他有钱的消息传遍东京。

    消息传播的很快,快到铁喜都预料不及的地步,第二天清晨在陪皇祖父吃饭的时候,皇祖父看他的眼神就非常的奇怪,而皇祖母脸上却一丝表情都没有,直到铁喜有些发慌了,皇帝夫妇才猛地大笑起来,笑的毫无形象。

    “乖孙,你要那么多的钱作甚?该不是把你哈密的银库搬来东京了吧?”

    铁喜红着脸摇头道:“这些钱都是家父十余年前留在东京的。现在拿出来准备修铁路。”

    赵祯楞了一下奇怪的道:“你父亲十余年前就有这么多的钱?”

    铁喜就把父亲豢养胡鲁努尔的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赵祯听得苦笑连连。

    对皇后道:“这个胡商先是落在了丁度手里,丁度费尽了心机才从此人手里抠出两万多贯钱,就这,还作为开封府历年来最大的缴获上奏于朕,还要朕为开封府颁赏。

    现在听小喜儿一说,丁度这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今日早朝定要申斥一下才成。”

    皇后连忙道:“丁度迂腐不是一日两日了,您用的不就是他的这股子迂腐劲头吗?

    敲诈勒索的本事丁度可没有,却是您女婿跟孙儿的老本行,自然就高下立判。”

    赵祯点点头道:“还真是这样,不过啊,丁度实在是没有包拯明察秋毫的本事,他的长处在工部,让他就任开封府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

    赵祯说完话瞅瞅假装吃饭的外孙,特意压低了嗓门问道:“乖孙,你告诉皇祖父,你到底有多少钱?够修路所用吗?”

    铁喜摇摇头道:“只有四成!”

    赵祯皱眉道:“缺口很大啊。”

    铁喜推开窗户指着东京城熙熙攘攘的人群道:“有这些人在,四成足够了。”

    赵祯狐疑的瞅瞅外面,再看看自己的外孙道:“真的够吗?”

    铁喜挺直了胸膛道:“如果让孙儿来主持修建这条铁路,钱财是整个工程中最小的难题!”

    赵祯拍拍意气风发的孙儿大笑道:“这假话说的实在,怎么,你是在打你小媳妇家的钱财。

    乖孙啊,你可能要落空了,你小媳妇家估计没几个大子,把他家卖了也凑不够修路的钱。”


重要声明:小说“银狐”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