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银狐 第三十九章茶壶带来的震撼


    第三十九章大茶壶带来的效果

    在大宋这个宗族社会里,想要快速把东西卖出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必须有一个德行高洁的推销员。

    欧阳修,刘攽就是推销员最好的人选。

    倒霉的苏轼在黄州夸奖了一下没人愿意吃的猪肉,然后,红烧肉就变成了东坡肉名扬四海。

    欧阳修的名气要比苏轼大的多,刘攽也不遑多让,这两位老先生一个以憨厚著称于世,一个以诚实受世人追捧。

    如果铁心源在不知晓铁路后面背负的重任,只要欧阳修说一声铁路是一桩好买卖,他一定会跟进,哪怕不大量跟进,绝对会跟进一小部分。

    因为,这两位是真正的好人,真正的君子,要他们说瞎话,比让他们去死还难。

    事实上,铁路确实是一桩很好地买卖,就清香城到哈密城之间的铁路收益来预测,十年之后,将会全部收回成本,剩下的就是赚的,而且每年赚的钱很多。

    铁路由国家来运营,而东家却是出资人,出资人除了不能控制铁路,随意命令铁路乱跑之外,还能确定修建新铁路的线路。

    这样一来,河北的财阀就能在河北修建铁路,东南的财阀就会在东南修建铁路,关中的财阀自然是要将铁路修建在关中的。

    没有那个朝代的人比宋人更加知道货通天下的意义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铁路对宋人来说就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

    王安石苦苦追求的商业变革也会在铁路建成之后迅速的成为现实。

    一旦南北货物可以得到有效的流通,已经渐渐进入暮年的大宋将会重新焕发新的生机。

    大庆殿里,赵祯放下手里的放大镜,敲着巨大的皇舆图叹息一声道:“朕,恨不得再活五十年!”

    皇后曹氏连忙道:“官家春秋鼎盛,正当其年,何苦说这种让人心酸的话儿来。”

    赵祯苦笑一声道:“都说天子万年,又有哪一个天子能活万年,有百年光阴的都没有。

    朕不是惜命,是可惜现在的好时光来的太晚,太迟,哪怕十年前来临,朕也有信心搏一把。”

    曹皇后小心的看了一眼皇舆图上的那几条红线低声道:“这么说,铁路对社稷很有帮助?”

    赵祯坐了下来指着皇舆图道:“有了铁路,东京捧日军两日可达雄州,三日可抵雁门关,十日之内,五万雄兵可聚河北大名府,二十日之内,只要大宋任何地方有变,大军先头就已经可以抵达。

    哼,如果侬智高叛乱之时,朕的江山上如果有一条直达柳州的铁路,那里容得那个贼子在西南座大!“

    曹皇后沉吟一下道:“可是靡费……”

    赵祯摆摆手道:“如果这个目的达到,靡费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只要铁路修筑完毕,我大宋的版图即便是再扩大,实际上也是在减小,以前需要两月路途才能抵达的地方,有了铁路之后十日就能抵达。

    梓潼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朕对天下的控制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三十里一座驿站,每座驿站都必须养马,全部下来怕不得五十万匹马?

    这么多的马,大宋恐怕无力支应。”

    赵祯喟叹一声,靠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大殿的顶,好半天才起身牵着皇后的手向偏殿走去。

    曹皇后虽然与皇帝有肌肤之亲,却从未被皇帝牵过手,虽然年纪不小了,见识过的风浪也数不胜数,被皇帝牵着手的那一刻,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苍白的脸上莫名的浮起两片红晕。

    大庆殿的偏殿自然也非常的宽大,如今,诺大的一座偏殿里却摆着一大片纵横交错的铁路网。

    铁喜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正在王渐的配合下向一个茶壶一般的东西里面灌开水。

    茶壶下面还有个小小的炉子,炉子烈火熊熊,火焰虽然不大却极为猛烈。

    开水被灌进大茶壶之后,王渐就扭上壶盖,很奇怪,随着白色的蒸汽喷出,一根细细的铁轴来回伸缩,这个大茶壶就慢慢的开动起来,最后带着长长的一列火车也跟着移动,随着蒸汽喷涌的越发厉害,火车跑的也越来越快……

    赵祯一言不发,曹皇后惊愕的合不住嘴吧,至于铁喜跟王渐依旧痴迷的瞅着火车模型在小小的铁路上狂奔,眼睛一眨都不眨。

    小火车整整跑了一炷香的功夫,因为火炉里面的火焰逐渐减弱,茶壶也不再冒蒸汽,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官家,这是何物?”曹皇后舍不得松开赵祯紧握着的手,轻声问道。

    赵祯刚才有些失神,过了片刻才道:“名曰火车!”

    “此物不须骡马牵引?”

    “不需,只要有煤石与水就能自己奔行。”

    “怎么可能!”

    赵祯松开皇后的手,指指眼前的大茶壶道:“已经出来了,据说还在改进,现在只需要一些时日修正,一旦修正实验完毕,铁路上跑的都将是这些东西。

    他们不需要吃草,不需要休息,只要煤石跟水不断绝,他就能不知疲倦的日夜奔跑……”

    “何人大才如此,制出如此神器!”

    赵祯一脸失望的道:“哈密将作营!”

    “啊?”

    在皇帝与皇后说话的功夫,铁喜与王渐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行礼。

    赵祯换上一张笑脸对铁喜道:“送这些模型的人可在东宫?”

    铁喜躬身道:“哈密工部员外郎尉迟文,兵部清吏司铁嘎如今正在宫外,静候皇祖父召见。”

    “尉迟文?”赵祯略一思索就看向曹皇后。

    曹皇后叹口气道:“当初铁心源在东京,就是冒这人的名字。”

    “于阗皇族?”

    “正是,据说还是于阗仅有的直系血脉,也是铁心源的弟子。”

    “铁嘎呢?”

    “西域野人,自小为铁心源收留,师从孟元直,誉为哈密国三十年后军中第一人。”

    赵祯哑然失笑,指着铁喜道:“我还以为你父亲不担心你在东京的处境,现在终于肯把真正的人手派来东京了。”

    铁喜笑道:“在东京有皇祖父在,孙儿何需父亲照拂,如今,尉迟文,铁嘎进京,更多的是为了哈密国事,而非为了孙儿。”

    “哈密国在东京也有必须处理的国事?”

    铁喜躬身道:“祖普国!”

    赵祯笑道:“你父亲终于看那个由强盗组成的祖普国不顺眼了?”

    铁喜道:“修建铁路的劳役不够!”

    赵祯对于铁喜的解释一笑而过,只是命铁喜三日后带尉迟文,铁嘎两位哈密国后起之秀来大庆殿见驾,就与皇后继续携手离开,他刚才看到皇后被自己牵手之后露出的小儿女模样。

    头发稀疏,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单远行躺在一张干净的白布单子上,稍微一活动,黄色的脓疮就在白色的布单子上留下一片片黄色的痕迹。

    他的脸上更是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的皮肤,鼻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两个恐怖的黑洞,幸好,那双眼睛依旧在转动,让人能感受到他依旧还活着。

    尉迟文一身青衫,头上的进贤冠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两梁,昭显着他两千石官员的身份。

    单远行说话已经非常的艰难了,因此,尉迟文也没有多说话,掏出一张黑色的诏书念道:“王曰:卿本非将种,又非豪门。斛决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终。开朱门而待宾,声闻于竹帛,岂非大丈夫也。

    加封单远行为哈密国密谍司左都督检视,着进贤冠,三梁!”

    尉迟文念完诏书之后就把诏书拿给单远行亲自过目,等他看完,就将诏书收在一个精美的檀木盒子里放在单远行的身边道:“恭喜都督,三梁进贤冠已经官居二品,诺大的哈密国官职在都督之上者,唯有六七人而已。”

    “找到我的孩子!”单远行瞪大了眼睛,嘶声吼道。

    尉迟文笑道:“令爱十四年前随夫张磊迁居扬州,夫家张氏,在田子坊世居六十四年,子张尧十四岁正在扬州府学进学,次子张丰十二岁不喜进学,随父经营家中棺材铺,长女张美芳龄十一待字闺中。

    已经有使者去了扬州,想必不日就会携令爱一家来东京与都督相会。”

    单远行破烂的身躯抖动了一下,然后死死的瞅着尉迟文道:“我知道你!”

    尉迟文笑道:“这是晚辈的荣幸。”

    单远行吐掉一口浓痰道:“许东升给我说过你,他说如果有一天他突然死了,一定不是大王下的手,只可能死在你的刀下。”

    尉迟文淡淡的笑道:“晚辈本为大王门下走狗,为大王分忧自是应有之事。”

    单远行咧嘴笑了一下,不小心扯破了嘴角刚刚结痂的溃烂之处,一股鲜血渗出让这个笑脸显得狰狞至极。

    “大王除了给我加官进爵,对你还有别的指示吗?”

    尉迟文郑重的摇摇头道:“没有,你也应该知道大王的性子,他干不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

    晚辈就不一样了,既然大王将东京密谍尽托我手,我自然不会让东京密谍司出半点差池。”

    单远行点点头,即便是笑的狰狞,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幸福意味,费力的拉动大床上的一个小手柄,贴靠墙壁的一张巨大书橱就向两边滑开露出一间密室。

    “这里面是东京密谍司这些年所有的收获,老夫全部交出,没有半点的藏私。”

    尉迟文没有看密室,而是继续盯着单远行看,半晌,低声道:“都督还有什么要求,晚辈一定全力满足!”

    单远行疲惫的道:“将我全家送去清香城见大王,我想用这具破烂的身子,给我的孩子向大王求一个百年富贵。”

    尉迟文冷峻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意,郑重的点点头道:“如您所愿!”


重要声明:小说“银狐”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