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银狐 第三十六章万世功业


    第三十六章万世功业

    哈密国并没有要求大宋现在就开始铺设铁路。

    也不准备现在就让大宋感受到哈密国的霸道。

    因此,铁喜只负责把一桩隐秘的事情说出来,至于如何取舍,他毫不关心。

    他觉得自己还小,未来的时间还很长,现在过多的关心政事会让皇祖父受到威胁。

    皇帝很敏感……就像一个抱着桃子的孩子,看着谁都像是想要抢他桃子的强盗。

    铁喜手上推着火车在铁轨上乱跑,脑子里想的却是那个叫做赵姝的小姑娘。

    他很得意,觉得自己扮演了一回上帝,这一次一定能把那个可怜的小姑娘从糟糕的生活环境中解脱出来。

    陪皇祖父用完晚饭,他就匆匆的回到了东宫,等着铁蛋叔叔来告诉他去北海郡王家的结果。

    “人家不喜欢你,还说你的眼睛长在脑门上,尾巴翘在天上,尾巴翘起来之后,就会露出丑陋的**,连要害都暴露在人前的家伙,基本上没什么前途。”

    铁喜的眼珠子瞪得如同铜铃……

    “蛋叔,说原话!”

    “原话的意思和我刚才说的差不多,人家说了,铁家门第赫赫,风卷王旗有金戈之音,赵姝弱质女流不堪填补虎门中馈,盼王世子另选雌虎……意思是没看上你。

    嗷,对了,礼物和侍女,嬷嬷人家可没退,原话是,王者赐,不敢辞!

    意思是你肉包子打狗了,并且欢迎你继续用肉包子打她!”

    “全他娘的是套路!”铁喜白皙的额头上青筋都爆起了,全然没了人前的温文尔雅,连父亲教给他的俚语都喷出来了。

    伊赛特人不出哈密王室这是规矩,不论送出去多少,最后都必须全须全影的重归哈密王室才成。

    这是哈密王跟伊赛特人定的约定,她们只愿意伺候哈密王室,也可以说,哈密王宫就是伊赛特人的家。

    “扫帚跟掸子必须要回来!”铁喜说这话的时候都已经站在椅子上了。

    铁蛋笑道:“你还是沉不住气啊,铁扫和铁掸不急着回来,北海郡王府也没有那个胆子敢伤害她们。

    大侄子,说句实话,你把事情做的也太霸道了,看样子人家要是不愿意你就打算去北海郡王府抢人是不是?”

    铁喜咬牙道:“抢了又如何?莫非她认为我不敢?”

    铁蛋笑道:“要是你真的干了,蛋叔一定会佩服你,至少像你老子,你本来就是马贼的儿子。”

    铁喜摇摇头道:“不成啊,我爹总说他是铁匠的儿子,后来成了马贼,我既然是马贼的儿子,自然是要成为皇帝的,既然要当皇帝,这种事就不能明火执仗的干。”

    铁蛋摆摆手道:“其实不用,那个小丫头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现在把她抢来干嘛?暖被窝?你们两还小点吧?

    我记得你可是把皇后派来的教养嬷嬷撵走的人。”

    听了铁蛋的问话,铁喜有些茫然,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给赵姝送礼物,还很没脑子的把扫帚跟掸子送去了赵姝那里。

    听到赵姝拒绝的话,又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铁蛋嘿嘿笑了一声低声道:“人家拒绝你才是对的,要是不拒绝才是蠢材。

    记住了,下回给女人送礼物,记得先下聘,要是没打算娶,就直接给钱,抢走也成,就是别干这种没脑子的事情。”

    铁喜瞅了一眼铁蛋道:“我下令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现在说有什么用。”

    铁蛋瞪大了眼睛道:“你是王世子,又是储君,你只要下令了,我们所有人就该听,然后按照你的吩咐去干,包括你蛋叔。

    当时你下令下的无比迅捷,蛋叔哪有机会阻拦?只能先干了再说咯!”

    “我还是个孩子!”

    “你爹在你这岁数的时候已经带着我们为杨怀玉谋武状元了……在更小的时候就驱赶一群猪把祸害你家汤饼铺子的一座高楼给弄塌了,还把一个王子弄傻了……

    大侄子,说真的,岁数说明不了什么,什么都说明不了,你吃瘪纯属你自己不小心。”

    铁喜是一个从善如流的孩子,听了铁蛋的教诲,认真的点点头道:“我以后会小心的,下一次,那个臭女人没机会再对我说三道四了。”

    铁喜下午干的事情,晚上的时候赵祯就知道的清清楚楚,甚至知道里面的每一个细节。

    为此,赵祯龙颜大悦了整整一晚上。

    他喜欢看到自己的外孙笨拙而霸道的办事样子,更喜欢看他出丑的样子。

    在仔细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心情愉快的赵祯甚至在睡前喝了一杯鹿血酒。

    此时,在广袤的西夏土地上,到处都是狼奔豕突的西夏流民。

    他们或者遁入深山,或者藏入地下,或者结伴自保,或者麻木的留在家里等候最后的命运审判降临。

    失去国家的保护之后,他们就是猎物,就是牛羊,不论是宋人,契丹人,哈密人,阻普强盗都扮演着猎人的角色。

    即便是契丹人与宋人相遇,他们也会很自觉的相互避开,继续搜寻自己的目标。

    这是一片很大的猎场,能容下所有的猎人。

    孟元直跳下战马,皮靴踏破了酥松的盐碱壳子。

    黑山已经在望,他的军队不能再继续前进了,契丹人的哨探已经成群结队的出现在视野之中。

    再继续前进的话,一场冲突将不可避免。

    吐掉嘴里的盐碱沫子,孟元直对一名校尉道:“打着我的旗子去见萧孝友,告诉他,他手里的西夏人我全要了,让他出个价钱。”

    校尉应答一声,就举着孟元直的大旗带着三十个骑兵就向远处的契丹游骑跑去。

    孟虎勒住战马缰绳不满的道:“父亲,能抢为什么要用钱?”

    孟元直看了子一眼叹口气道:“能用钱解决的,就不要出兵,哈密国的军卒训练不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轻用。”

    “父亲,当兵就是要打仗的,否则,要我们何用?”

    孟元直看着远去的校尉教导儿子道:“保国,平叛,开疆拓土,军人自然不得惜命。

    现在,不过是捕捉劳工而已,能不用将士们拼命,就尽量不要用。

    等你有一天明白了袍泽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之后,就离将军这个位置不远了。”

    孟虎点点头,马上又不服气的道:‘我们要这么多的劳工做什么?就为了铺设那条路?”

    孟元直笑道:“大王高屋建瓴,正在行前人从未做过的事情,一旦这条路修建完毕,西域与关内就再也割舍不开了,也就是说,哈密乃至天山南北将永远属于我们汉人。

    这是旷古之伟业,一旦功成,堪与长城,运河比肩,大王也会因为这条铁路名垂青史。”

    长史韩宫笑着接话道:“最妙的是如此浩大的工程,还不用驱使我们自己的百姓,也自然就免去了因为繁重的劳役造成江山动荡的危险。

    西夏国危害大宋五十年,五十年来对大宋的戕害罄竹难书,数百万大宋百姓因为西夏国的存在而埋骨黄沙。

    党项一族想要继续苟延残喘,唯一的出路就是修筑好这条前所未有的铁路。

    如此,才能赎清昔日造下的无边罪孽,这条铁路是党项一族的地狱,同时也是他们救赎的明灯。”

    孟虎不耐烦的道:“就是说我们需要非常多的劳役是不是?”

    韩宫笑道:“自然是越多越好,如果能在大宋,河西走廊,哈密三处地方全都找到合适的铁山,三处都建造巨大的铁厂,只要分段施工,不出十年铁路必成。

    只是需要的人手会更多。”

    孟虎大叫一声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继续去捉,不使一个西夏贼子逃脱惩罚。”

    说着话就磕一下战马的肚子,带着部属飞一般的下了高坡,向西面那片密集的树林狂奔而去。

    他刚刚发现,那座林子上空的飞鸟在惊慌的盘旋,久久不敢入林,只能说,那片林子里面有人,而且数量不少。

    修建铁路对哈密国来说并不难。

    这样的铁路在哈密国很多,最初的时候出现在黄金谷,而后就出现在玛瑙滩,后来又出现在哈密渡口的货场上,现在,联通哈密城与清香城的复线铁路已经正式开始运行,每隔一柱香的功夫,就有一对由六匹马拖拽的巨型马车从两地相对出发。

    清香城与哈密之间的一百二十里道路,一个时辰就可轻松到达。

    昔日梦想中的场面,现如今成了现实。

    对于这条铁路,铁心源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精力,当初把这东西的雏形教给将作营之后,他就知道这种简单的东西还难不住将作营里的那些能工巧匠。

    果不其然,十年试验,十年试探之后,终于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运输体系。

    从哈密到大宋之间的铁路,与哈密城到清香城之间的铁路区别不大,只是路途远了一些而已……

    相比这些,他开始为杳无影讯的李巧担心了。

    瞎毡的人头已经摆在他的桌案上,叛乱部族首领的人头也挂在青唐城的城墙上。

    王胄冷平搜索了整个高济原,全然不见李巧跟卓玛的踪影。

    鉴于塞尔柱,喀喇汗,西域佛国以及数不尽的部族势力正在向逻些桑耶寺靠拢,吐蕃高原上的吐蕃部族一个个风声鹤唳的封锁了所有道路。

    为了不至于引起吐蕃人的强力反弹,王胄,冷平不得不收缩大军,由冷平亲帅一千悍卒,由雪山小路悄悄地向逻些进发。


重要声明:小说“银狐”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