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五行天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召集


    明秀织坊,郁鸣秋正在抽丝剥茧,他脸上布满汗水,浑身雾气蒸腾,眼睛一眨不眨。

    “论起抽丝剥茧,还是师弟的水平最高,这方面我都远远不如呢。”

    明秀对师弟艾辉的夸赞,简直是随时随地,郁鸣秋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说实话,郁鸣秋对艾辉小子还是非常欣赏的,也知道明秀和艾辉姐弟情深,没有丝毫男女之情,但是架不住女神天天夸赞啊。

    嫉妒,日益高涨的嫉妒!有句话什么来着,嫉妒是万恶之源。

    嫉妒使他元力分解!

    嫉妒使他面容丑陋!

    嫉妒使他五行不循环!

    嫉妒使他拉弓没有箭!

    嫉妒使他背诗如背屎!

    郁鸣秋简直双目充血,不能忍!不就是剥丝抽茧吗?来来来,让才高八斗的鸣秋大大,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上能背诗八百首,下能抽丝三千茧”的男人!

    该死,断了!

    郁鸣秋看着手中断裂半截丝,脸颊抽搐。

    “鸣秋哥进步很大哩。”

    明秀的声音,立即让他快要扭曲的面容变得舒展,所有的怒火立即烟消云散。他轻咳一声,故作矜持道:“还要努力,正所谓,单身不努力,婚后徒伤悲!”

    明秀莞尔,其他织女无不掩嘴轻笑。

    郁鸣秋看了一眼时间,知道到了要走的时候,很是懊恼:“走了走了,明秀明天见,大家明天见。”

    “小秋哥明天见!”

    时间,在织坊过得总是溜得那么快,真希望它能慢点走。

    郁鸣秋踏出织坊,数步之后,脸上、身上的汗水便一扫而空,恢复淡然的神情。

    忽然,视野内的景色以肉眼可见的变白变亮,令人心悸的元力波动在头顶上方遥遥传来。那么一瞬间,整个翡翠城陷入安静。

    郁鸣秋脸色微变,猛地抬起头。

    天空原本一大一小两个太阳,如今那小太阳缩小得像针尖一般大小,看上去就像一颗星辰。但是它散发的光芒如此强烈,连一旁的太阳都被压制,黯然失色。

    结果要揭晓了吗?

    郁鸣秋心中闪过一丝担忧,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对自己的老师,他信心十足,哪怕乐不冷成功踏入宗师之境,那也不是老师的对手。

    老师晋升宗师多年,这些年又怎么会在原地踏步?

    很快,郁鸣秋注意到,许多道身影从元上宫向四方激射而去,都是老师身边的侍卫。

    他立即意识到有大事发生。

    一名侍卫看到郁鸣秋,连忙道:“明秋公子,宗上有令,召集各家入宫商量要事,公子速去,卑职还要通知其他人。”

    郁鸣秋点头:“好,我知道了。”

    他看了一眼头顶炽亮的光点,收回目光,朝元上宫方向飞去。

    高空深处,岛屿般的火球,如今已经缩小到不过十丈方圆,颜色也从之前的金色变成炽白。

    炽白的火球之中,赫然可见一个漆黑如墨的身影。

    耀眼得连太阳都黯然失色的炽白,深沉得仿佛能够吞噬所有光线的漆黑,两者反差是如此强烈,构成一幅妖异的画面。它有着难以形容的诡异美感,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令人心神不自主沉迷其中。

    恐怖绝伦的波动形成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缓缓向四周扩散。

    元力波动扫过时,令人窒息的威势,就像宣告神祇的降临。

    元上宫往日里十分幽静,岱宗不喜欢有人打扰,也不问俗事,深居简出。

    只有陆辰、郁鸣秋寥寥数人,才有进出的资格。

    当郁鸣秋抵达的时候,发现终日紧闭的元上宫大门此时敞开。

    来者络绎不绝,十分热闹。

    不断有重量级人物,朝元上宫而来。他们在几个街区之外,便悄然落地,徒步而行。他们彼此熟识,见面忍不住窃窃私语,神情疑惑,讨论岱宗如此大动干戈召集大家所为何事。刚才恐怖的波动,也让大家猜测纷纭,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气氛凝重而压抑。

    当元上宫爬满绿藤鲜花的宫墙遥遥在望,大家不约而同噤声,脸上浮现恭敬,落脚的力道都要轻许多,好似唯恐惊扰这片宁静。

    大门之内,宫殿安静幽深,透着肃穆。

    跨过大门,一股沁人的凉意扑面而来,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泰。宫殿内木元力比外面浓郁数倍,而且异常柔顺,无论修习的何种传承,都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许多人第一次进入元上宫,不由好奇地四下打量。但是很快他们就有些失望,元上宫幽深如谷,绿意盎然,各种奇花异草数不胜数,但是却算不上华美壮丽。

    传言帝圣的宫殿,富丽堂皇,大气磅礴,身居其中,顿感自己渺小若微尘。论起奢华程度,比起他们家族的居所,元上宫都远远不如。

    然而实力精深的木修,神情却是异常凝重。他们能感受到,元上宫的木元力,和他们以前接触的木元力都完全不同。宫殿一草一木一山一石,看似简单,却暗含玄奥。元力流淌循环之间,有着难以言述的微妙。

    而来过元上宫的人,则在心中暗自凛然,元上宫之前木元力同样浓郁,却是澎拜汹涌,怒涛如聚,如今的木元力却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恍若弟子要拜见老师。

    海清笑吟吟地立在长廊之前:“岱宗在大殿等候各位,请。”

    他一身藏青长袍,十分朴素,发髻上插着一根没有花纹的木簪,笑容和气,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仆人。

    然而面对这位翡翠森的实权人物,大家不敢怠慢,纷纷上前行礼。海清侍奉岱宗左右数十年,深得岱宗的信任,这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元上宫的大殿名叫荷令殿,这还是荷令殿第一次启用。

    和帝圣宫殿的大气巍峨相比,荷令殿素雅得就像小家碧玉。大殿正中央,是一片方正而巨大的水池。水池向大殿深处延伸,桌子大小的王莲整齐漂浮在水面两侧。每一片王莲之上,摆放着一个白色蒲团。

    水池中央,莲花盛开,幽香扑鼻。

    水池的四周,细细水帘垂下,其白如雪。

    大殿的穹顶是一块完整的翡翠,晶莹剔透,水润欲滴。水池中的水光,倒映在穹顶,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水池上方水帘之后,隐约可见一个身影端坐。

    岱宗!

    大家连忙收敛心神,步伐加快,朝水池走去。水帘自发分开,宛如有一双无形之手轻轻拨开一般,众人举步踏上王莲莲叶上,落座蒲团。

    郁鸣秋走到岱宗下方第二个蒲团处,向老师行礼:“老师!”

    岱宗朝他微笑:“坐吧,你师兄也快到了。”

    郁鸣秋老老实实应是,心中却是暗自咋舌,看来老师这次是动真格啊,连大师兄都喊过来。大师兄陆辰性情淡泊,不问俗事,一般的事情绝对不会理会。

    过了一会,陆辰果然抵达大殿,坐在郁鸣秋身旁。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在两人看来,就算是乐不冷晋升宗师,也不至于弄出这般阵仗吧?

    很快,大殿就坐满,许多人不得不站在水帘后的长廊。

    大家的脸色十分凝重,有的甚至忧心忡忡。翡翠森几乎所有的大人物全都被召集,倘若说郁鸣秋出现不让人惊奇,那么素来不问世事的陆辰也出现,则可谓少见。各大豪门世家家主都赫然在列,陆家、端木家、权家等等。

    如此阵仗,在翡翠森从未有过。

    难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大家在心中暗自猜测,有些忐忑不安。

    上方水帘缓缓张开,露出岱宗的身影。

    众人齐齐起身行礼:“宗上万安!”

    岱宗微微欠身回礼:“各位安好。”

    待众人重新落座之后,他才微笑开口:“很久没有和大家见面了,看见大家气色不错,甚是开心。此次召集大家,也没事先通知,打乱了大家的行程安排,还请各位见谅。”

    岱宗的声音温润和气,令人如沐春风。

    众人连说不敢。

    岱宗接着道:“此次召集大家,是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一二。正好又有前方战报回传,还有诸多重量消息,虽然是天外天和神之血之战,我翡翠森偏安一隅,也难逃牵扯,”

    他微微叹息:“翡翠森自从自立之后,可谓平和安宁。看大家气色,日子都过得不错。可眼下乱世,一时之安,如何长久?我亦不想搅了大家的兴致,然时局之变,今日不同往时,索性让大家一起听听。”

    众人闻言,无不凛然,纷纷挺直腰背,正襟端坐。

    岱宗神情自若,道:“权会长,向大家汇报一下,最近发生的时事吧。”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权惟德身上。权惟德是深海商会会长,消息渠道众多,大家心中大为好奇,能够让岱宗觉得需要召集大家,最近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吗?

    珍珠风桥防线之战,在翡翠森颇有流传,茶余饭后大伙也津津乐道,但是许多地方要么语焉不详,要么支离破碎,要么前后矛盾,难窥其中真面目。

    权惟德会长所知,一定更为详细真实。8)


重要声明:小说“五行天”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