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俗人回档 第1409章 自己的因果


    男同学偃旗息鼓了。

    同学聚会上的风流一向是一拍即合,没有强拉硬扯。

    樊青雨既然明确暗示拒绝,再纠缠下去,不仅应有的调调没有了,还可能引发反感。

    男同学混的不赖,人也不蠢,他看得出来樊青雨身上的气质不是装出来的,而且包房里几个在燕京工作生活的同学偶尔看向樊青雨的眼神都很耐人寻味,所以他理智地放弃原本的套路,一本正经起来。

    樊青雨不关心身旁男同学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要对方不再骚扰她就好。

    没错,她就是把男同学刚才的表现视为骚扰。

    如果放在两年前,面对男同学刚才那番话,樊青雨不会欣然上钩,也不会视作骚扰,心里呢,说不定还会对自己依然有魅力而暗暗窃喜。

    现在不同!身为“男神背后的女人”,虽然樊青雨衣着配饰上有所收敛,但她心里“我很贵”的意识已经扎根,她看不上低层次男人的追捧,同时她也清晰知道“禁脔”的含义。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樊青雨正为闺蜜阮敏的突然失联而隐隐不安。

    知道的几个联络方式全都联系不上阮敏,一点音讯都没有。

    于是樊青雨来参加同学聚会,她想找阮敏的亲戚黄茵当面问问阮敏的近况。

    樊青雨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如果能从黄茵嘴里问出阮敏的去向和联系方式,则是自己多疑了。而如果什么都问不出,那就肯定有问题。

    来之前,这次聚会的联络人跟樊青雨说联系了黄茵,黄茵确认会来。同学群里,也有人说一周前在国内见到过黄茵。

    结果……

    黄茵没出现!

    席上,一个跟黄茵相熟的女同学给黄茵打了两遍电话,第一遍通了没人接,隔十多分钟,打第二遍通了。

    听见手机里的声音,打电话的女同学立刻表情一凝,起身向包房门口走去,边走边问:“什么情况?黄茵你怎么了?”

    两分钟后,女同学开门走进来,坐回椅子上,面对一屋子好奇的目光说:“黄茵家里出了点事,来不了了。”

    “出什么事了?”一个在学校时就很八卦的女生抢先问道。

    想了几秒,打电话的女同学咂嘴说:“黄茵哭了,好像在吵架。”

    哦……

    家事!

    解释理由一出,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兔死狐悲。

    论年纪,包房里的人全都即将步入中年,虽然还差那么几年,虽然有富有穷,有人得意有人失意,但家庭、事业、健康等中年危机同样蠢蠢欲动。

    在座的,无论衣着多么光鲜,喝酒多么爽快,说话多么大声,可是自己快乐不快乐、开心不开心的实情冷暖自知,于是气氛稍稍有点冷。

    然而酒桌毕竟是酒桌,几杯酒下肚,不高兴的事儿统统滚蛋,包房里很快就再度热闹起来,没有人再关心黄茵哭或笑,来不来。

    只有樊青雨关心。

    黄茵不来,她没法判断阮敏是什么情况,不过经历过跳楼事件后,女人的直觉告诉樊青雨,阮敏的事情似乎不简单。

    可就算猜到不简单也没什么用,她现在就是一只金丝雀,没有鹰的尖嘴,也没有鹰的利爪。

    更关键的是,就算猜到阮敏可能有问题,樊青雨也不能说。

    因为如果阮敏是边学道派来的,边学道肯定不想听她说。而如果阮敏是别人派来的,边学道知道后,又会怎样想她这个被人盯上的“弱点”?

    一瞬间,坐在喧闹嘈杂的包房里,樊青雨感觉自己跟周围人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不止这些人,包括父母,包括兄弟,以及三天前跟樊青舟一起到燕京的姜莱,身边所有人都觉樊青雨发达了,可是真到困难时,却没有人能帮上忙,全都靠她自己扛。

    樊青雨正出神想着,酒桌上的话题不知何时跳跃到了眼下大热的综艺节目《中华好声音》上。

    聊《中华好声音》就不能不提有道集团,聊有道集团就不能不提老总边学道,聊边学道众人就八卦开了,从传言中的沈馥暂别音乐圈是为了安心产子,到法国的红颜容酒庄一直由一个亚洲女人主持,再到中欧商学院2009年高级总裁班吸引一堆女明星想尽办法去当边学道的校友……

    大家聊的火热,樊青雨一句都没有参与,不过她眼睛亮亮的,毕竟让大家羡慕、嫉妒、佩服、想巴结又够不到的主角是她的男人。

    同一时间,时代公寓。

    公寓空间有限,樊青林把原本他和张丽住的卧室让了出来,给樊青舟和姜莱住。

    既然已经认准了樊青舟,跟樊青舟一起来燕京投奔男朋友有本事的姐姐,姜莱也没矫情,在樊家跟男友同居一室,表明了打算结婚长相厮守的态度。

    卧室里,洗漱完的姜莱关上门,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看着靠在床头上看书的樊青舟说:“你问没问你姐,能不能去她那边住段时间?”

    樊青舟没抬头,看着书说:“还没问。”

    “你打算什么时候问?”姜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认真的问男朋友。

    等了几秒,见樊青舟不吭声,姜莱走过来坐在男友腿旁,柔声说:“我不是逼你,可你也看见了,这里住着你爸和你哥,每次用浴室卫生间大家都感到不方便。你姐那边房子大,而且她也是女人,更方便一点。”

    见樊青舟有点意动,姜莱趁热打铁:“而且咱俩过来想站住脚主要还得靠你姐,住的近,才好处感情,有些话也才有机会说,不然像现在这样,下一步怎么办?你跟这儿一家公司签了意向书,我可是放弃了沪市的工作机会。”

    姜莱说完,樊青舟叹了口气说:“其实想想,咱俩有点莽撞……”

    “你什么意思?”姜莱板起脸问道。

    “你听我说完。”樊青舟接着说:“我的意思是过来前没跟我姐沟通……”

    “现在说也不晚啊!你是她亲弟弟,以她的能力,给你安排个工作不难。”

    “这里是燕京啊!”

    “就因为是燕京,机会才多。”

    “好吧……我先去问问我妈?”放下手里的书,樊青舟说。

    厨房里。

    听小儿子说想带女朋友去姐姐家住,樊妈妈嘴上没说心里一紧。

    自从跟老公偶然撞见女儿送那个姓边的年轻富豪出门,樊妈妈已经有阵子没睡好觉了,最开始几天她是不能接受女儿这个身份,后来她觉得女儿这个样子不是长久之计,等到最近半个月,随着学会上网的老公在房间里不断把有关边学道的报道念给她听,樊妈妈开始变得患得患失。

    来燕京有一段日子了,帝都的繁华和诸般好处樊妈妈也已经见识到了,她开始渐渐明白女儿青雨找的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巨子,开始明白边学道之于他们樊家原本是多么的高不可攀,她甚至隐隐明白,只要女儿跟边学道的关系不断,樊家一家都会过上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然而就像女儿叮嘱的,现在最关键的是不能破坏女儿跟边学道的关系,而如果让樊青舟和姜莱住到贡院六号,很明显会产生一些不方便。

    想到此处,樊妈妈看着小儿子说:“这事你再等等,我先问问你姐再说。”

    家里最小的樊青舟从小在家受宠,他搂着妈妈的胳膊说:“姜莱住在这边真的不太方便,我俩过去还能帮我姐做做家务,收拾收拾屋子。”

    “就你?”樊妈妈斜睇着小儿子说:“你先别着急,这事得你姐答应才行。实在觉得不方便,我和你爸给你拿点钱,你俩出去租个小公寓。”

    一听出去租房子,樊青舟泄气了。

    在家老妈管三餐,去姐姐那边如果姐姐不做也肯定带他和姜莱出去吃,可要是跟姜莱出去住,自己做不好,出去吃又是一笔开销。

    卧室里。

    见樊青舟蔫头耷脑地走进来,姜莱起身把门关上,关心地问:“怎么样?”

    樊青舟摇摇头:“我妈说她去问问我姐,不行就让咱俩出去租个公寓。”

    姜莱听了,脸上露出思忖的神色:“怎么会这样?上次来还让咱俩去住过呢!”

    樊青舟忍不住说:“上次是临时住几天,这次是长住,我姐说不定觉得不方便。”

    姜莱点点头,又摇摇头:“难道你姐交男朋友了?”

    樊青舟一愣:“我没问。”

    一个小时后,去厨房倒水的姜莱路过樊爸樊妈门前时,听见两人在门里说话,她放轻脚步,走近了一点。

    “他爸,老三刚才在厨房跟我说想去青雨那边住,让我挡回去了。”

    “挡的对。”

    “我寻思着,实在不行,让老三和姜莱出去租个小公寓。”

    “行,花点钱租房子总比让他俩撞见姓边的强,二丫肯定也不能答应。”

    说到这儿,樊妈妈没来由地叹了口气:“那姓边的一年到头去不了几趟,青雨岁数也不小了,就这么陪他干耗着……”

    “行了!”樊爸爸打断说:“还想过好日子,还想什么都遂心,天底下哪有那样好的事?要怪只能怪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

    听完这句,门外的姜莱水也不喝了,轻手轻脚地退回去,轻轻开门,闪身进卧室。

    “一年到头去不了几趟!”

    “就这么陪他干耗着!”

    听上去怎么感觉像是被包养?!

    不过看樊青雨不工作却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确实有点像。

    还有……

    那个人姓边!

    边是小姓,国内姓边的富豪应该不多,其中最有钱的应该就是有道集团的边学道。

    不过边学道……呵呵……不可能!

    在姜莱眼中,樊青舟这个二姐身材气质虽然不错,但要说她征服“男神”边学道,姜莱那是一万个不相信。

    躺在床上,姜莱心里浮起一丝悔意。

    原以为樊青雨有什么大本事,没想到还是老套的傍大款。

    姓边的大款,唉,要真是边学道该多好?

    好吧,那是不可能的!

    窗外,整个燕京城全都笼罩在浓浓的夜色中。

    同学聚会终于结束了,樊青雨待到最后,找机会跟给黄茵打电话的女同学要到黄茵的电话号码,然后与老同学告辞,开车离开。

    开了一段路,把车停在路边,她拿起手机,先找出阮敏的号码拨过去,依然还是关机。

    再输入黄茵的号码,按下发射,结果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

    坐在车里,放下手机,默默看着前方路口变换的红绿灯,樊青雨面容平静。

    富贵荣华,有因有果。

    自己的因果,自己终究逃不脱。

    ……

    ……

    墨西哥城。

    于今言而有信,确认消息后,约钱虓见面拿钱。

    会客厅里,艾峰打开一个小号密码箱,把箱子放在钱虓面前的茶几上。

    看了一眼箱子里的美钞,钱虓看着于今说:“谢谢。”

    于今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客气。”

    聊了几句,钱虓拎着箱子告辞。

    于今难得亲自送到门外,跟钱虓握了握手,看着钱虓走向开来的车。

    就在钱虓拉开车门的瞬间,远处一栋四层建筑物楼顶火光一闪,然后就见钱虓后背开了一个血窟窿,仰身便倒。

    紧接着,另一栋三层建筑物上又是火光一闪,于今福至心灵,果断俯身,这一枪打穿他的左臂,但避过了要害。

    四层建筑上的枪手观察全局,朝于今又开了一枪。

    躲无可躲,于今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笑。

    这一瞬,他想起李有成问过他的一句话:“除了自己,你还喜欢过谁?”

    我还喜欢过谁?

    随着脑海里一个身影闪过,于今在心里默祷:“希望来生还能相遇……真特么疼!”

    ……

    ……

    (万分抱歉,才度过进入鲁院的适应期,恢复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俗人回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