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永夜君王 章六十三 力挽狂澜


    整场战役,暗火和中立之地佣兵超过四万,另有赵阀私军一千人,几乎全部战死,生还者不过寥寥数百。

    而在这片小小区域,永夜竟然抛下了超过十万具尸体,其中过半是真正的精锐。战死的高级军官和爵位强者不计其数,光是侯爵就超过两位数,作为整个永夜议会最精华的部分,“黑日”战队的高星持剑者,几在白城全军覆没。

    这座小小的石城,是一架名符其实的绞肉机。

    浮陆之战,有若一场风暴,风眼就是白城。

    如今风眼已经稳定,周边气旋仍在狂烈暴动,犹如上古巨兽倾力咆哮,想要撕裂领域里的一切事物。

    浮陆最靠近大秦本土一侧的边缘地带,有一处帝国资源点。建筑规格勉强算得上一座小型要塞,平时用作本土到浮陆的后勤接驳和中转分发。

    大战开始后,这个地方的航空港差不多就闲置了,大宗物资早已运送到各处要塞,来往的最多是些小型快艇,主要传递情报信息,和一些体积小份量不重的东西。

    所以,这里并没有成为黑暗大军的攻击重点。当然在整个浮陆处处战火的情况下,还是发生过几场短时高烈度的战役。黑暗种族并未料到这个小地方也有神将坐镇,被打得铩羽而归。

    整座建筑群落里进进出出的帝国将士都形色匆匆。在人流中,有一个灰色身影埋头疾行,他裹在一件长及脚踝的连帽斗篷里,只有靴子看得出是帝**靴式样。然而奇怪的是,他一路走进去,并没有人阻拦或者盘问。

    灰色身影一直走上位于要塞三楼正厅的战备室,直接推门而入。

    右相从堆满资料的长桌前抬起头,陡然睁大眼睛,“你!……”

    来人没等他说完,斗篷下亮起一道刺目寒光,向右相直斩而去。这场格斗结束得极快,等军部的几名将军听到异动冲进来的时候,歪倒在座椅中的右相,已没有了呼吸。

    来人早将兜帽放下,露出一头银发,只是发色灰蒙蒙的,仿佛一路行来沾染了许多尘埃。他站在浮陆沙盘前,熟练地挪动一些标记,偶尔从旁边桌上的资料堆里找出几页,快速翻阅,然后又回到沙盘上。

    将军们看清来人面孔,纷纷垂下枪口,露出张口结舌的震惊表情。

    这时门口又有人冲进来,是一名右相身边的谋士,他不若将军们犹疑,见到屋内情形,立时奔向前去戟指来人,“你……”

    林熙棠伸指轻弹,无形锋刃划过那谋士咽喉,一具失去生机的身体就重重倒地。

    房间里静得只闻呼吸声。

    林熙棠直到调整完沙盘上所有标记,方才抬起头,环视在场的将军们,道:“朝政重组,军部归于内阁。我任太宰,主政内阁,对军部有统辖权。”

    “我处决部臣之事,你们如实上报。”

    “沙盘上的方略调整,你们记录下来,以最快速度送去各路军中。”

    林熙棠交待完,转身就走。经过一群仍呆立着的将军们身边,有名少将终于开口叫道:“林帅!前线战况极危!不知道那些黑血杂种,从哪里调来那么多兵!”

    林熙棠点头,“我知道,我现在就去前线。”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去。

    将军们互相看看,忽然间充满了斗志活力,冲到沙盘边分头干活,再没有人去注意椅子上和地上两具尸体。林帅即已现身战场,那么这场大战就是胜利在望。没人说得清这信心从何而来,或许是这个男人一次次只手覆局的传说。

    帝国东路军的兵锋已不知与黑暗种族展开了第几次绞杀。大军上方空中,围攻海密的永夜强者已少了一人,其余也有一半带伤。

    海密十指均已裂开,半身披血,愈合缓慢的伤口中血滴时而渗出,连手上透明的弓弦都有了颜色。但她矗立空中,依然脊背挺直,仪态雍容,只有过分苍白的脸色透出一点点疲弱。

    一众永夜强者再次发起攻击,然而,他们还没突进到百米,就听见一声清脆枪响,几乎每个人的视野中都出现一枚高速回转的子弹,向着眉眼正中飞来。

    众强者大惊,顾不上进攻,纷纷收势自保。直到此时,大部分人才发现袭向自己的子弹只是个虚像。他们还在惊魂未定中,只听见一声惨叫,一名同伴从空中坠落,原来打向他的那颗子弹是真的!

    海密在枪响同时就转头看向东方虚空,然而灰蒙蒙的天幕下什么都没有。她苍白的脸上陡然泛起病态的嫣红,就连面对强者都不曾有半分动摇的站姿,居然微微晃了晃。

    永夜强者中突然有人惊叫起来,“重影回廊!林熙棠!”叫出这句话的强者下一个动作居然是掉头就跑,全然不管自己同伴。

    “重影回廊”,是大秦双璧之一林熙棠的神技。这名永夜强者显然曾在战场上与林熙棠交过手,而且还被打怕了。

    一个温和而清冷的声音道:“是的,回去告诉他,我来了。”

    又是一声枪响,虚空中再现数道弹影。这次所有在场的永夜强者全作鸟兽散,远远的有人闷叫一声,显然是某个倒霉蛋仍然没有避过那枚实弹,不过因为已在逃跑,受了伤却未致命。

    海密动了动嘴唇,然而那个名字终于含在舌尖,未曾吐出。

    她不知道自己立了多久,像是只有一刻钟,又像是一个百年那样漫长。这片空域中除了升腾的硝烟气息,就没有其它,而那个温和到仿佛刻在她骨血里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

    海密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吐出一口血。她直起身体,看了看自己伤痕累累的手掌,然后握紧长弓,将目光转向地面战场,随即投入战况最为激烈的一角。

    至于上方这片空域,恢复了寂静和空旷。

    在虚空深处,哈布斯双眉紧锁,脸色阴沉,不断催促舰队加速。可是此刻舰队已经接近极速,若是保持目前状态,又没有中转补给,燃料够不够返回永夜都不好说,哪还能更快?

    想要达到理想速度,惟一的方法,就是哈布斯让自己座舰脱离整个舰队,单舰突进。哈布斯几次差点冲动,最终还是忍住,率领整个舰队疾行。而目的地,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连亲王座舰的舰长都是满头雾水,只按照哈布斯的指示不断调整航向,舰队中的其他战舰更是摸不着头脑。

    不过航行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们发现自己的队列在扩大,新增的同伴几乎都是主力舰种,应该是来自浮陆外虚空机动舰队,有些战舰可能被召集时已投入战斗,舰身上还残留着炮火痕迹。

    舰长把来自哈布斯的又一道命令迅速分发下去,然后拿过自己手画的航行轨迹端详。发现他们从浮陆中偏西侧绕到了东端,先后转折两次,现在正冲向大秦帝国所在的中层大陆方向。

    舰长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上的短须,这个航行方式,说是在收拢各处的舰队吧,好像还有别的目的,倒仿佛在驱赶什么,或者准确说是在追赶什么。

    不过舰长随即把纸张揉成一团,满足一下好奇心就算了,他可不敢去招惹明显心情差到极点的亲王。

    就这样全速航行,整整半日,舰队终于来到了一片虚空。

    这里位于浮陆与帝国中间位置,一个处理不好,就有可能遭到帝国舰队的前后夹击。而且附近空域并不太平,就在前方几十公里处,旋转着一个已经成型的虚空风暴。

    不过哈布斯丝毫不管危险态势,反而命令舰队就地摆出拦截阵型,然后静候。

    片刻之后,前方出现一叶轻舟,在虚空风暴中飘荡而来。

    轻舟不大,满打满算也就是能装七八个人的样子,对于浮空艇来说,几乎就是最小的规格了。这么小的浮空艇,即不能经风雨,也不能远航,只能在内陆用用。可是它居然出现在虚空,穿越风暴就像在浪尖上滑行,悠然之意扑面而来。

    哈布斯座舰上,一众血族强者都是面面相觑,心中隐有不安。这叶孤舟来得实在诡异,不用脑袋去想都能知道,其中必定是坐着某位真正大能之士。

    啪的一声轻响,哈布斯手中酒杯被捏得粉碎,猩红酒液洒了满地,犹如一地鲜血。

    众人都是大惊,多年以来,还是罕有看到哈布斯如此失态。

    哈布斯第一次回归氏族时就已是公爵位阶,相对于血族上位者们通常的生杀予夺的威压,他给人的印象就是温和而宁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让他表露出太明显的情绪变化。

    但是现在,他显然失态,自己还一无所觉。

    酒液滴落在地板上的嘀嗒声终于唤醒了哈布斯,他看看洒落一地的水晶碎片,皱了皱眉,然后非常粗鲁地在外套上擦了擦手,就将大礼服脱下扔掉,穿着一身猎装,大步走向甲板。

    他刚刚跨出房门两步,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突然降临,那有若深渊般的宏大气息瞬间充斥天地,令一众血族强者本能地战栗,位阶稍低的几乎要俯首跪地。

    威压覆盖了整片虚空,其他战舰上的永夜强者也没能幸免,不断有人支撑不住,噗通跪下。

    这种无法抗衡的恐惧,这种发自黑暗源头的威压,只能来自圣山之上。不知是哪位至尊,将目光投注到了这里。更不知那叶孤舟中坐着何方神圣,能够引起至尊关注,并劳动了哈布斯大张旗鼓的过来拦截。

    哈布斯向空茫的虚空望了一眼,眼中复杂神色一闪而过,旋即被隐藏到瞳孔的最深处。他垂在身侧的右手手指动了动,终究克制住,没有抚上胸口。

    刚才就在那艘小小浮空艇出现的瞬间,那滴分离在外的源血噗地消散,不是意识被屏蔽,也不是源血被隐藏,而是彻彻底底不存在了。

    哈布斯定了定神,大步走上甲板,随即踏入虚空,凝立在那叶孤舟之前。

    “这一次,你再也逃不掉了。”

    ps:这是今天的份。

    (本章完)8)


重要声明:小说“永夜君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