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永夜君王 章五十三 参商终不见 下


    以殿内另一侧勋贵和大臣们的修为,内侍声音压得再低都逃不过他们耳朵,只是皇帝大大方方不回避,他们却也不会自讨没趣地故意去听。

    而皓帝也是神色自若,仿佛在听一件最平常不过的报告,内侍的话说得再含糊,他都没有追问,就像一切皆了然于心,只问道:“那些东西合用吗?他说了还要些什么?”

    内侍却面色一僵,完全不曾料到皓帝对报告内容没有半点反应。他根本没去天王府送物品,就直接来报了林熙棠行踪,又如何说得上来。

    皓帝没等到回答,“嗯”了一声。

    内侍显得有些窘迫,把腰弯得更低,悄声道:“小的不曾去送……里面有公文和战报会不会不合适?”

    皓帝淡淡道:“朕的太宰看些公文和战报有什么不合适?”

    内侍额头冷汗刷地一下就冒出来了,皓帝的声音依然很轻,语气也如往常般柔和,可他明着说出太宰两字,逃得过这屋里哪个人的耳朵?

    内侍一时间想不明白,皇帝为何在这里把事情挑明,但隐约感觉到事态发展不妙,于是汗流得更多了。他本以为内阁公务不能送入天王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知道皓帝问出来的话如此刁钻。

    其实诸臣在那内侍含糊口称国公爷的时候,就猜到大半指的就是林熙棠。皇帝在办公的时候还会有闲心听哪个国公的琐事?

    只是天心难测,昨天的人事任命一出来,很多人都不免多想几分。

    “帝师”头衔是一张免死铁券,可与此同时林熙棠的军权被毫无征兆地解了个干净,接了林熙棠帅位和西陆战区的又是赵阀的人。

    当年西陆叛军猖獗,一度与黑暗种族联手攻赵,林熙棠就是那时把战区拓展过去的。并且因为他名下其它战区局势安宁,在西陆一镇就是五六年。军部战区与领地封主向来多有摩擦,林熙棠和赵阀关系不好那几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皇帝把西陆封还赵阀,这一安排,足以让有心人翻来覆去想上许多遍。

    诸家主和大臣都是深有城府之人,在皓帝问出那句话的时候,还能各行其是,聊天的聊天,写字的写字,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然而紧接着,皓帝就轻描淡写地说了第二句话,“朕不觉得这座天启城里有何处是林太宰去不得的,折桂殿未免太操心了。”

    话一出口,殿内顿时鸦雀无声。皓帝的声音依旧轻轻淡淡,可这个当口再要故作没听见,就装过头了。

    内侍噗通一声趴跪地上,脸色煞白,嘴唇颤抖。自始至终,皓帝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一派温和谦冲之色。侧门悄无声息地被推开,有人迅速把那内侍拖了出去,小澜殿总管进来在皓帝身侧肃手而立。

    皓帝的轻声细语不带一丝波动,“去告诉皇后,该好好管管正事了,不要什么人都放到前头来。若连后宫不得干政这几个字她们都记不住的话,就先抄个百八十遍罢。”

    总管退了出去,皓帝靠在桌边,重新开始翻书。

    手上有活在做的两个民政长官立刻埋头疾书,力求字迹更加精美,词汇更加华丽准确。

    勋贵们就相当尴尬,刚才的轻松聊天是无论如何都继续不下去了。皓帝一连点了两名后宫,皇后以及“折桂殿”赵妃,偏偏敬唐李氏和燕云赵氏都有人在场。

    望海侯李天时还好些,皓帝敲打李后那几句话不轻不重,意思不太明白,他可以硬硬头皮算自家只是被波及了。况且和满座都五十岁朝上的家主比起来,李天时年纪又轻,接到其他家主的目光,陪个自嘲的笑脸也不丢份。

    燕国公就被弄得老脸上颇为挂不住了。赵巍煌坐镇西陆,幽国公在浮陆参战,帝都这边天王大丧,又赵公成接掌帅位,一众出面的事情都只能他来。

    然而燕云赵氏如今一门三公一帅,隐隐可与青阳张氏并驾齐驱。这句话说着容易,这个风头可不是这么好出的。

    燕国公昨天一天下来,已觉得比打整天的仗还累,哪里想到在一个以民政为主题的小型会议上,还能出这么一档子事情?

    而且这次的名声实在太难听,后宫干政不说,在皇帝身边插人不说,在座的几大家子谁也不要笑话谁。

    可明晃晃地去挑林熙棠的事儿算什么?手法还如此难看,让一个内侍在满屋勋贵大臣在场时候,跑来暗示林熙棠去了哪家王府。

    嗯?哪家王府?

    这个问题在所有勋贵心中都打了个转。既然赵妃拿来说事,那就肯定不是普通王府,至少皓帝听了很大可能会不悦。然而那个内侍自始至终没敢“一疏忽”露出口风,皓帝也有意无意地回避了,那就有意思了。

    燕云赵氏这是又对后位感兴趣了?还是对储位有意思了?

    顶着诸家主内容丰富的目光,燕国公心里实在很想把西陆上赵阀的某几个老家伙房子砸了!当年赵阀心存不满,胡乱送了个族女进宫,现如今越来越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趋势。

    那赵氏女是幽国公一脉小支之女,仅凭一个尊贵姓氏,在后宫实在搞不过众多世家精心调教出来的贵女。偏偏她又喜欢听信几名族老,不是第一次找林熙棠麻烦了。

    以往也就罢了,林熙棠一人揽了文武之权,又爱提拔寒门士族,所有门阀世家都不舒服。而现在连燕国公都想指着那几个老头子问一声,林熙棠这是招惹赵家的谁了?!

    况且当今陛下能让所有人都看走眼,岂是好相与的人物。皇帝过去不和后宫计较,现在却是无需再隐忍谁了,不管会不会让林熙棠掌实权,可光“帝师”两个字就知道,皇帝乐意捧着他。

    燕国公如今极为后悔当初没有联合幽国公强硬到底,任由族中老人把持了后院之事。不想送人就不要送,又不是种树,一定要占个坑!

    赵阀千年煌煌大族,宣扬家名的是子弟们的悍勇和牺牲,所谓后族不过锦上添花,从来不是立族之本!

    燕国公双手平放膝上,坐得笔直如松,一口浊气憋在胸中,无处可吐。

    一直背对众人的张伯谦忽然转过身来,缓缓道:“我反对高陵宋氏隔代袭爵不降的提案。爵位世袭不降从来都有条件,个人战力、个人战功、家族战功三者缺一不可,何况帝国柱石的世袭国公。一个宗王的妻族,一个郡主的夫家,何德何能敢破此例。要给年轻人一个保全家名机会的话,降袭后按军功重新升迁即可。”

    张伯谦扔下这么一个重磅原力炮弹后,只向皓帝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居然就这么走出殿门径自离开了。

    这是刚才议而未决的最后一个提案,张伯谦一直没表态。张宋两阀的矛盾由来已久,诸家主也不奇怪,只是他们本认为通过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因为目前宋阀除了核心领地,已被事实拆分,出来作保的睿王为人向来不错,所谓袭爵不降也只传一代而已,诸家主乐得给他个面子。另外亲眼看着一个门阀轰然坠落,无论哪个世族都多少有些戚戚焉的感觉。

    谁知道张伯谦沉默许久后,在这个微妙的时刻,扔下大段话就自顾自走了。

    诸家主无一不是洞察入微的老狐狸,当下就有人转头去看燕国公。这么说起来,睿王的母族就是燕云赵氏,而近两年宋阀里有几支巴结赵阀颇为用力。

    青阳王此举是落井下石而已?还是张阀和赵阀终于要争一争第一了?

    珠帘后的皓帝忽然抬起头来,“既然张王已表态,那诸卿就投票表决吧!毕竟这是世族头一等要务,多年不曾有过了,帝室也不好一言决断。”

    诸家主顿时一僵,再是老谋深算,都不由脸上现出些颜色来,他们可能从未有过如此刻般的殷切,希望大秦的陛下能够独断专决。

    张伯谦才不管小澜殿里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数刻后,他就已到了青阳王府大门口。然而进门后,他的脚步却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在第二重殿宇前的小广场上,就这样站了许久。

    久到脚下日光投影偏离了一个明显角度,久到管家的身影从前方长廊匆匆经过,到了开始要张罗晚餐的时刻。

    张伯谦像是方才回神,叫住了管家。管家见到他连忙行礼,道:“下午镇国公来了,一直在后殿的小书房里休息。”

    张伯谦点点头,举步欲走。

    管家问:“王爷,您和镇国公的晚餐摆在偏殿吗?”

    张伯谦顿了一顿,方道:“不用了,镇国公晚上另外有事。”说完,一步跨出,身影就消失在重重楼宇中。

    张伯谦推开小书房的棱花阁门,毫无意外看到偌大房间里空无一人。

    这里没有他的气息。事实上在踏入府门时就已遍寻不到那人的气息。即使天王强大的意识能够找过一个个街区,乃至整座城市,甚或更遥远的荒野,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书桌上铺开了一张长卷,用过的笔没有洗,随意地架在笔枕上。西窗半开,外面茂盛过头的红棉伸了半支红得耀眼的花枝进来。

    张伯谦走到桌前,一笔熟悉的字体跃入视野。

    “辜负此时欢宴散,棠棣寂寂不同看。”

    长卷右侧压着一方扁长形玉块,玉质古朴,玉色轻明,青白偏黄。伸手摸去,可以感觉到这玉块上下并非一体,是个能够从中间打开的玉匣,竟然又是一件“吉光片羽之兆”。

    张伯谦曾向林熙棠要过一个,但拿到手后既毁去了,不料林熙棠又留了一个给他。

    将玉匣拿起,张伯谦的神色十分平静,在掌中把玩了片刻,他忽然嗤笑一声,“你留给我的,是你的命运,还是我的?”

    PS:“辜负此时欢宴散,棠棣寂寂不同看。”当初在微博上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就在构思这个场景,今天终于写到了^-^。

    在微博上发了林熙棠的文字人物卡,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


重要声明:小说“永夜君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