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赘婿 第八一四章 声、声、慢(二)


    夜色安谧,林州城,许纯一带着人穿过了偶有士兵值守的街巷,走向城池西南的大门。

    作为曾经被田实倚重的将领,出身世家的许纯一性情刚直,作战勇猛,战场之上,是值得倚重的同伴。

    今日女真攻城,虽然主要的压力多由华夏军承受,但许纯一麾下的士兵仍旧挡下了不少进攻压力。尤其是在西面、南面数处薄弱点上,女真人一度发动奇袭登城,是许纯一亲率精锐将城墙夺回,他在城墙上奔走的英勇,受到不少华夏军军人的认同。

    白日里女真人连番进攻,华夏军不过八千余人,虽然尽可能地保留下了部分余力,但所有的士兵,其实都已经到城墙上走过一到两轮。到得夜间,许氏部队中的有生力量更适合值守,因此,虽然在城头多数关键地段上都有华夏军的值夜者,许氏部队却也包揽一些墙段的责任。

    此时乃是所有人最疲惫的时候,许纯一关心城防状况,免得被女真人钻了空子,并不出奇。沿途偶遇的士兵见了,大都打起精神来行礼,对于跟随了这样一名负责任的将领,也大都与有荣焉。

    渐至城门处,许纯一朝着那边的城楼看了一眼,随后与身边的心腹转入了附近的院子……

    燕青匿藏在黑暗之中,他的身后,陆陆续续又有人来。过了一阵,许纯一等人进入的拿处院落侧面,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探出头来,打了个手势。

    燕青的身边,有人轻轻地叹息……

    ……

    城外,偌大的军营已经开始休憩,聚集在侧后方的汉军营地当中,却有士兵在黑暗中悄然聚集。

    大营里,沈文金身着甲胄,拿起了钢刀,与帐篷里的一众心腹说出了整个事情。

    “……狼吃肉、狗吃屎,虽然跟了女真人,但我想大伙儿求的不止是活下来。眼下的这场富贵,拿住了,就吃肉,拿不住,女真人也瞧不起我们!”

    众人点头,当此乱世,若只是求个活,众人也不会有白日里的卖命。武朝气数已尽,他们没有办法,身边的人还得好好活着,那边只能跟随女真,打了这片天下。众人各持刀兵,鱼贯而出。

    夜黑到最深的时候,沈文金领着麾下精锐悄然离开了营地,他们稍稍绕了个圈,随后穿过有小丘遮挡的战场一侧,抵达了林州西南的那扇城门。

    一小队人首先往前,随后,城门悄然打开了,那一小队人进去查看了情况,随后挥手召唤其余两千余人入城。夜色的掩盖下,这些士兵陆续入城,随后在许纯一麾下士兵的配合中,迅速地占领了城门,然后往城内过去。

    女真正营,信使穿过营地,交给了术列速奇兵入城的讯息。术列速沉默地看完,没有说话。

    营地中火光黯淡,所有的士兵看起来都已经睡下,仅有巡逻的人影穿过。

    偶尔有几道身影,无声地穿过营地西南端的营帐,他们进入一个帐篷,片刻又平静地离开。

    帐篷里的女真士兵睁开了眼睛。在整个白天到午夜的激烈进攻中,三万余女真精锐轮番上阵,但也有数千的有生力量,一直被留在后方,此时,他们穿好衣甲,刀不离身。枕戈待旦。

    ……

    天空星辰黯淡。距离林州城数里外的杂木林间,祝彪咬着手中几乎被冻成冰块的干粮,穿过了蹲在这里做最后休息的士兵群。

    “吃点东西,接下来不休息……吃点东西,接下来不休息……”

    他低声的对每一名士兵说着这句话。人群之中,几只皮袋被一个接一个地传过去。那是让先行抵达附近的斥候在尽可能不惊动任何人的前提下,热好的烈酒。

    酒不多,每人都喝了两口。

    然后,开始启程……

    ……

    林州城内。

    排着谨慎的阵列,走过昏暗的街巷,沈文金看到了前方街角正小心向他们挥手的将领。

    许纯一。

    沈文金心头涌起一声叹息,在这之前,两人也曾有过数次照面。如果不是田实忽然身死,许纯一以及其背后的许家,恐怕不至于在这场大战中投诚女真。

    而在这样的叹息中,他实实在在感受到的,实际也是女真人的强大,以及在这背后完颜宗翰、完颜希尹的厉害。去年下半年的战争看起来平平无奇,女真人将战线南压的同时,晋王田实也结结实实地打出了他的威望。

    谁知道,开年的一场刺杀,将这凝聚的威望瞬间打倒,随后晋地分裂连消带打,术列速南下取黑旗,三万女真对一万黑旗的情况下,还有谷神早已联络好的许纯一的投诚,整个事态可谓环环相扣,要毕其功于一役。

    细细算来,整个晋地百万反抗大军,民众近千万,又兼多有崎岖难行的山路,真要正面拿下,拖个半年一年都毫不出奇。然而眼前的解决,却不过半月时日,并且随着晋地抵抗的失败,车鉴在前,整个中原,恐怕再难有这般成规模的抵抗了。

    作为汉人,他看到的是汉家余晖的落下。

    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沈文金保持着谨慎,让队列的前锋往许纯一那边过去,他在后方缓缓而行,某一刻,大概是道路上一块青砖的松动,他脚下晃了一晃,走出两步,沈文金才意识到什么,回头望去。

    黑暗中,地面的情况看不清楚,但一侧跟随的心腹将领意识到了他的疑惑,也开始查看道路,仅仅过了片刻,那心腹将领说了一句:“路面不对……被翻过……”

    沈文金一步后退,侧面的黑暗里有人声在响。

    “别动!”那人声道,“再走……动静会很大……”

    街面前方,许纯一无奈地看着这边,他的身后、身侧,有炮口被推了出来,街面四周的院落里有动静,有一道身影走上了房顶,插了面旗帜,旗帜是黑色的。

    沈文金举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盔,知道中了埋伏。但没有办法,如果说女真人是得世道庇佑,君临天下的真命天子,这面黑旗,是同样能让所有人生死两难的大魔头。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

    西南面城头,陈七站在寒风之中,手按在刀柄上,一脸肃杀地看着不远处的那列躲在女墙下取暖的士兵。

    他是沈文金麾下心腹,武艺高强,心狠手辣,原本在晋王的军队当中,各种利益盘根错节,他混不出头来。自投诚女真,沈文金想要在女真人面前杀出一番功名,军队中的风气也为之一变,陈七这等凶狠之人便颇受重用起来。

    原本在晋王手下时,沈文金麾下这支军队士气不高,名声也不显。到了投诚女真,众人指着表现,这段时日里,倒是打出了不少亮眼的成绩,众人自觉已是强军,似陈七这等“好汉”,也已经下意识地开始鄙视那些惫懒的军人。

    不远处那几名畏风畏寒的士兵,自然便是许纯一麾下的人手,沈文金入城时,留下近半数人手在城门这边帮助戍防,许纯一麾下的人,也没有就此离开——主要是害怕这样的调动惊动了城中的黑旗——于是到现在,大伙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聚在城门边、城头上,互相监视,却也在等待着城内外动手的讯息传来。

    许纯一手下负责卫戍城头的将领朝这边过来,那些士兵才缩着身子站起来。那将领与陈七打了个照面:“准备好,快了。”陈七瞥他一眼,懒得理他。将领讨个没趣离开,那边几名哈着冷气的士兵也不知互相说了些什么,朝这边过来了。

    陈七手按刀柄,走过来的几人便有些犹豫,只有为首那人,神态油滑得像个混混,挑了挑下巴:“兄弟尊姓大名,挺有种嘛。”

    “干什么?”陈七面色不善。

    “没别的意思。”那人见陈七拒人千里之外,便退了一步,“就是提醒你一句,我们老大可记仇。”

    “哼!”

    “知道你不怕。”这几个兵油子过来大概是想要交朋友,眼见陈七不善,为首那人将手搁在女墙上开始看风景,口中嘟囔:“娘的,白天里站在这,头也不敢冒,现在总算没事了……也好,反正将来女真人的天下,一了百了……行了,大家都是兄弟,女真人得了天下,我们汉人还不得抱团。我知道你武功高,杀过不少人,我当年不也跟过御拳馆的师傅……”

    陈七这才偏过头去看那兵油子,眼见他神态虽油滑,但身材架子却像是练过武的:“哦,御拳馆?谁啊?”

    “你谁啊?”对方回了一句。

    “哼,某姓陈,陈七。”他道:“说你。”

    “我……”那人刚刚开口,动静忽如其来!

    视野一侧的城池内部,爆炸的光芒轰然而起,有烟火升上夜空——

    ……

    女真营地,术列速放下了望远镜。

    ……

    大地震动起来。

    ……

    那昏暗的街巷间,沈文金口中呐喊,拔腿就跑,身后,光焰从泥土中升腾起来了!

    ……

    陈七,回过头去,望向城池内变故的方向,他才走了一步,忽然意识到身侧几个许纯一麾下的士兵离得太近,他身边的同伴按上刀柄,他们的前方刀光劈下。

    暖而粘稠的鲜血洒上陈七的脸。

    他猛地暴喝出声,刀光逆风猛起,随后猛然斩下。

    砰的一声,刀锋被架住了,虎口生疼。

    视野前方,那兵油子的眼神在陡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是眨眼间,他的眼前换了另一个人,那双眼睛里只有凛冬的严寒。

    两扇盾牌朝着他的脸上推砸过来,陈七的手被卡在上方,身形踉跄后退,侧面有人冲出,长刀斩人脚,一柄短矛被投在空中,刷的掠过陈七的侧脸,扎进后方一名同伴的脖子里。

    盾牌、刀光、长枪……前方原本区区的几人在转眼间似乎化为了一面推进的巨墙,陈七等人在踉跄的后退之中迅速的倒下,陈七奋力拼杀,几刀猛砍只劈在了盾牌上,最后那盾牌猛然撤走,前方仍是那先前与他说话的兵油子,双方眼神交错,对方的一刀已经劈了过来,陈七举手迎上,手臂只剩了半截,另一名士兵手中的钢刀劈开了他的脖子。

    鲜血喷洒而出时,陈七似乎还在疑惑于自己断手的事实,视野之中的城池上下,已经化作一片厮杀的海洋。

    ……

    夜色中,大地上的震动隐约传来,令箭爆炸在天空上。术列速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站了起来,周围已经是聚集过来的女真将领。

    “陈文金三千人落入城中,为了求生,必定死战。”他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此良机,岂能错过!”

    从头到尾,三万女真精锐攻八千黑旗的城,速胜就是唯一的目的,昨日一整天的猛攻,实际上已经发挥了术列速全部的进攻能力,若能破城自然最好,即便不能,犹有夜里偷袭的选择。

    偷袭不成还有许纯一的接应。

    即便城内的许纯一化作黑旗的陷阱,入城的沈文金为求自保,也必将对城内的防守力量造成巨大的破坏。

    “传我军令,全军发起总攻。”

    术列速戴起头盔,持刀上马。

    “破林州城,便在今日!”

    ……

    夜已央、天未亮。

    林州北面城楼,参谋李念举着望远镜,望向城内升起的爆炸。此前不久,许纯一投女真之事得到确认,整个参谋部已经按计划行动起来,城内火炮、地雷、诸多火药的安置,最初是由他负责的。

    总算摆了这完颜希尹一道……

    他吸了一口气,将望远镜看向城墙的另一边,也在此时,女真营地当中,无数的火光正在燃起来。

    投石器投出的火球划过最深的夜色,犹如提前到来的破晓时分。城墙轰然震动。扛着云梯的女真军队,呐喊着嘶吼着朝城墙这边汹涌而来,这是女真人从一开始就保留的有生力量,如今在第一时间投入了战斗。

    城墙上,炮声响起。

    军号一声接一声,在巨大的城墙上延绵往两侧的远方。

    城池东侧,此时似乎也有意外的厮杀爆发了出来,或许是预备投诚女真的其他人再也按捺不住,开始了他们的行险一击。

    此时,寅时三刻才过去了一点点,夜到最深的时候,整个林州城就这样忽然被惊醒了。这骤然醒来的动静几乎还超越了白天的喧嚣。

    华夏军、女真人、抗金者、降金者……普通的攻城守城战,若非实力实在悬殊,通常耗时甚久,然而林州的这一战,仅仅才进行了两天,参战的所有人,将所有的力量,就都投入到了这破晓之前的黑夜里。城内在厮杀,然后城外也已经陆续醒来、聚集,凶猛地扑向那疲惫的城防。

    仍有积雪的野地上,祝彪手持长枪,正在向前快步而行,在他的后方,三千华夏军的身影在这片黑暗与寒冷的夜色中蔓延而来,他们的前方,已经隐约看到了林州城那浮动的火光……


重要声明:小说“赘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